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融)前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近期被逮捕。賴除了涉及驚人貪腐,在資本市場上與賴有聯繫的人員情況也不斷遭披露。

賴小民案爆料迭出

11月7日,賴小民被當局逮捕。

隨後,彭博社報道引述知情人士稱,賴小民涉嫌受賄16.5億元(人民幣,下同),調查還發現他擁有34套房產。最終的確切受賄金額可能還會有變。

大陸《經濟觀察報》9日報道引述接近賴小民案情的人士稱,彭博報道的16.5億元(涉賄金額),這個數字「非常接近」。

兩名接近賴小民案情的人士表示,就此前調查情況來看,賴小民涉案的現金存款等即超過16億元,此外還有大量的房產及珠寶等貴重物品,「保守估計,錢財總計會超過20億元人民幣。」

上述人士以「近乎瘋狂」來形容賴小民的腐敗問題。

「以賴小民案為導火線,金融系統的反腐現在才是開端。僅僅他交代的這些涉案事情和涉案人,以現有的力量,沒有3年時間,難以辦完。」消息人士還表示。

賴小民自今年4月被調查以來,其交代和調查人員「挖掘梳理」出了數以百計的「關係人」。消息人士表示,其中包括此前早已「落馬」的前中共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等人。「賴小民與楊家才在一定意義上,曾結成同盟。彼時,兩人均為司局級幹部時達成協議,互相舉薦對方為副省部級幹部。」

此前,中共官方在賴小民的「雙開」通報中曾提到,指其「與多名女性搞權色交易」。

財新網之前報道,賴小民被指有「3個100」,即有100多套房、100多個關係人、100多個情婦。

接近賴小民案調查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與賴小民進行「權色交易」的女性,既包括欲求職於華融公司的普通女性,亦包括「大牌女明星」,「有女性求職者,會將自己大尺度的寫真照附在簡歷中,遞交給賴小民,彼此心照不宣。」

不過《經濟觀察報》的這篇報道很快就遭到刪除。

27日晚間,知名演員舒淇和許晴的工作室,分別通過媒體發佈聲明,回應「賴小民傳聞」,並警告說,她們將追究傳播不實消息者的法律責任。

賴小民與香港資本市場大佬的關係被揭

在賴小民被查後,華融系香港上市公司華融金控被質疑在借殼上市過程中涉及向外利益輸送。

2014年10月,賴小民以華融國際為主體,認購了當時名為天行國際(00993.HK)發行的新股17.02億股,認購價格為0.275港元,佔擴大後股份的51.93%,成為其最大股東。

今年5月,騰訊《稜鏡》題為《香江往事:香港「財神爺」賴小民》的文章提到,在認購天行國際之前,香港資本市場就盛傳華融要在港借殼上市,不少投資者一度以為00993就是中國華融的殼。實際上並非如此——這是賴小民的朋友圈生意。

在華融國際認購前,天行國際的實際控股人為一位香港資本市場大佬。

2009年,該資本市場大佬以佳元投資公司為主體,用1.3億港元從當時天行國際大股東張人龍家族獲得了60.1%股權。

當時佳元投資派駐天行國際的獨董之一為李海楓,任期自2010年4月至2013年4月。

報道引述不同的信源處獲悉,李海楓就是天行國際實際控制人在港股市場的具體操盤手之一。公開資料顯示,李海楓早年曾在方正集團工作,還曾操盤了北控水務港股借殼等案例。

報道稱,彼時,購買天行國際的主體佳元投資公司,由大陸投資者彭曉東及李江南分別持有60%及40%股份。彭曉東也是該資本市場大佬在港的重要操盤者。

2011年11月28日,李江南將其持有的佳元公司的40%股份轉給香港富商紀曉波,作價1600萬港元。隨即,紀曉波被任命為公司執行董事及執行總裁。

報道從不同的信源獲悉,紀曉波實際也只是上述資本市場大佬的「人頭」,即代理持股以及應對上市公司檯面的事。天行國際彼時的實際控制人並沒有任何變化,依舊是這位「隱身」的資本市場大佬。

報道稱,同一時間,紀曉波也為該大佬在澳門負責賭場資金管理,並深受該大佬的喜愛——這也是紀曉波能夠獲得天行國際代理人角色的主要原因。紀曉波據說也和賴小民相熟。

報道稱,儘管並未最終核實到賴小民與該香港資本市場大佬相識的具體時間,但是雙方實際在2014年賴小民接盤天行國際前,已有交集。

2015年11月27日,在華融入主天行國際一年之後,後者正式更名為「華融金控」。

2015年10月30日,中國華融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上市,華融繫在香港資本市場逐步擴張,而賴小民和上述這位神秘大佬的合作也越發頻繁。

報道還指,2017年2月,該資本市場大佬東窗事發。

賴小民落馬後,他與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華信董事會主席葉簡明等關係也浮出水面。

金立手機劉立榮賭博事件

近期另一宗事件也與紀曉波有關聯。

大陸手機大廠深圳金立集團董事長劉立榮「賭博輸掉百億元」的傳聞,近日成為市場焦點。劉立榮的賭博事件引起了外界對塞班島賭場的關注。

界面新聞11月23日刊發獨家報道《復盤金立死亡之謎》一文指,「劉立榮在賭博上輸了超過100億,股東們推測過,劉立榮挪用公款的數目可能在60億左右,但賭博地點不是在香港、澳門,而是在塞班(島)。」一位接近金立股東的人士傅磐霞(化名)說。

報道還披露了劉立榮在塞班島賭博的細節。上述知情人士稱,劉立榮去過兩次塞班島。第一次就輸了20個億。第二次,「最後一把牌,就一把牌,一次性輸了7億美金。」

當天晚上,金立官方發聲明否認,稱是不實報道及要追究法律責任。不過到現在,上述文章仍在界面新聞的網站。

金立去年底陷入債務危機。據報道,金立牽連400多家大大小小的企業欠款,10餘家上市公司,總債務高達280億元。

針對賭博事件,避走香港的劉立榮在11月24日接受《證券時報》的專訪,他承認在塞班島參與了賭博,從金立「借用」了資金,但否認賭輸100億的說法。

「參與是有的,但是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錢?如果是真的,博華(指紀曉波家族控制的博彩公司博華太平洋)股價都要大漲了。在國內能有幾家公司拿出100億?」劉立榮說。

劉立榮究竟輸了多少錢?劉立榮沒有說出從公司挪用資金的準確數字,只是稱「大概十幾個億」。但他首次坦承自己使用了金立的資金,在講述這一行為時,敘述為「借款」。

上述報道說,有關塞班島,劉立榮零碎的敘述中提到,在塞班島輸錢發生在2017年的1月,其中參與人確實有傳聞中的博華太平洋老闆紀曉波。

劉立榮說:「我和紀曉波之間是平的,我沒有給紀曉波錢。」按照他的話說,他確實欠了紀曉波錢,但是沒有支付給他,而是支付給了其他參與者。

劉立榮所說的博華太平洋塞班賭場,有早前騰訊財經的報道也指與紀曉波有關。

2013年9月,紀曉波家族斥資3億港元,以「買殼」的形式入主香港上市公司第一天然食品。兩個月後,紀曉波以這家公司的名義從姨媽崔麗梅手中,收購澳門博彩中介公司恒生一人有限公司,透過這筆交易,將這家上市公司的主營業務由食品轉型為博彩。

不久後,這家上市公司更名為博華太平洋(1076.HK)。目前,這家公司是開發和營運紀曉波旗下賭場的主體。

2014年8月,紀曉波家族憑藉總額31億美元的投資計劃,從競爭者中勝出,奪下塞班島的獨家博綵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