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星期庭審,香港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涉嫌行賄非洲政要一案,雙方律師4日結案陳詞。檢控方向陪審團陳述,何志平的犯罪證據確鑿,通過金錢輸送,收買非洲總統,獲得商業優勢,是電影般的經典行賄。而辯方律師則攻擊檢方證人、塞內加爾前外長加迪奧「謊話連篇」,並指檢方證據有漏洞。

控方指何志平先以非牟利組織「中華能源基金會」的名義在聯合國廣結人脈,2014年11月他向中國「華信」公司(CEFC)主席葉簡明報告,乍得與蘇丹、埃及、利比亞接壤,具有豐富的石油儲藏及戰略意義,他強調,因乍得總統德比在位逾20年,該國的石油開採權由他一人把持,「我們無需與乍得能源部長談」。中方希望從乍得開始,打開非洲市場的大門,乍得總統成為關鍵人物。

檢控官指出,何志平一方事前既無討論捐款協議,事後亦無公告捐款,既不是電匯給乍得財政局,也沒有支票給該國,只是悄悄將200萬現金藏在八個禮盒中的一個禮盒中,從海關走私帶入乍得,最後送給總統一個人。這種做法與公益捐款如此不同,以至於中間人加迪奧聯想,「除了試圖收買總統,沒有其它解釋」。

控方又引述「華信」網站指,「華信」利用一切機會宣傳自己,何志平在郵件中甚至訓斥助手在捐贈新聞稿上處理太慢,不懂得凸出「華信」捐贈方的形象,那麼,為何中方「捐贈」乍得與烏干達的款項不見報?唯一解釋是「秘密行賄」。

檢控官引述塞爾維亞前外長耶雷米奇(Vuk Jeremi)的證詞,指何志平很了解國際社會,英語溝通力強,他能幫助CEFC在全球進行能源業務和基建等多行業的戰略擴張。

何志平明言「捐款」交換

這並不是何志平第一次將賄款描述為「捐贈」。檢控官舉例FBI錄下的何志平與前聯合國大會主席阿什的業務夥伴(據信為嚴雪瑞)的通話證據,何志平告訴對方,已經「捐款」予對方,不過,他們還可以給阿什「更大額的捐款(Major Contribution),一切都可以商談」,只看商談結果。何志平明言「這是施與受(Give and take)的交換」,對方應和說「當然」。也就是說,一手給「捐款」,另一手直接索求利益回報。

在烏干達,何志平一方向競選獲得連任的總統家族付出50萬美元後,何志平向CEFC主席葉簡明報告說,「即使中方與烏干達的各部門設定了綁定項目協議,我們仍可以推翻,從頭再談。」

檢控官進一步指出,何志平第一次與烏干達外長庫泰薩見面時,自我介紹是聯合國非牟利組織「中華能源基金會」的副主席,而兩人接觸以後,何志平與庫泰薩之間的郵件,何志平與CEFC內部的郵件,完全不再提非牟利組織,全部是公司生意。

辯方:何毫無犯罪心理

何志平代表律師Edward Kim在結案陳詞中,則描述了完全不同的畫面。辯方將何志平一方送給非洲政要的250萬美元形容為「企業捐贈」,「企業捐贈也不會一無所求,但卻是寓意良好的,是為了雙方長遠的關係而投資,為品牌或企業樹立名聲。」他說,CEFC在送出這些錢款後,並沒有催促立竿見影的合同回報,就因為他們抱長遠合作的良好意願,這不是利益交換。

辯方稱何志平的願望是幫助很多人,他的所作所為都在他自己的報告和郵件中沒有隱瞞,毫無犯罪心理。

辯方又將砲火開向證人加迪奧,指他最早授意何志平賄賂乍得總統,向德比總統的政治生涯提供秘密經濟援助,指他早年競選塞內加爾總統時也有收受賄款的前科,指他用外交語言粉飾自己的謊言,指他不想付出代價就靠說謊換得免入獄(Get a free pass)。

控方:事實勝於雄辯

控方在辯方完成結案陳詞後,對辯方陳詞進行反駁。檢控官向陪審團指出,不需要了解何志平是怎麼想的,只要看他做了甚麼,事實勝於雄辯(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呈堂的證據已經充份說明問題。

控方舉例說明,早前呈堂的證據中有一條,加迪奧的兒子在手機短信中抱怨說,「我真的認為何志平想買下總統,(過河拆橋)將我們擺到一邊,他們這樣做不行。」加迪奧當時還稱,中方再不給他勞務費,他就要向乍得總統道歉。「如果加迪奧不認為何志平收買總統,就沒有這些對話。事實上,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一個信息,200萬美元現金的確是收買總統。」

控方最後以何志平及華信人員在2016年出席烏干達總統就職典禮期間,與總統及新內閣談生意,並到訪烏干達的能源及礦物資源部的照片做結尾,「他為何站在那裏?這就是收買來的結果(而不是靠競爭)。這不公平,這是犯罪。」

陪審團隨後閉門研討;陪審團一般2小時至數天內裁決被告是否罪成;如罪成,法官可快者一天、慢至6個月內裁定監禁刑期。

何志平被控8項違反《海外反腐敗法》和洗錢等罪名,去年11月與塞內加爾前外長加迪奧先後因事件被捕,何志平一直否認控罪。之後加迪奧轉為污點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