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大陸的民眾被形容成玻璃心氾濫,現在弄得一個情況,就是許多外國人都討厭與大陸人接觸,因而連累香港旅客在外遊時也易受當地人白眼。「難道你們香港人就好好嗎?你們的投訴文化不是更差嗎?」是的!只要我把以上的文字放上網絡論壇,必定引起一堆玻璃心人士反攻。

但筆者想首先指出,玻璃心是一種無國界的狀況,簡單來說是哪個國家都有玻璃心人士。如上周的文章所解釋,玻璃心是形容自尊心極容易受損、心靈異常脆弱、故極容易心碎的人,這些人可以是你與我!

筆者第一次遇上的玻璃心人士是在美國,他們是我的大學同學,那一班是有關少數族裔範疇的心理學,而他們是一群有色人種的女性同學。為何聲稱他們很玻璃心?只要班裏有任何男生(尤其是白種男生)表達任何反對他們見解的意見(無論態度如何?),這群女生便會群起反攻。

而且他們永遠不會聽完對方的說話,便會開始反擊,而且在反擊的過程中更會用上大量侮辱性的字眼,甚至亂把罪名套上對方的身上。例如:你們這些白人天生就有歧視黑人的基因,你們這些男人就是看不起女人了!但是,那位白人男生最初明明只是提出了一條反問句:「根據男女平等的大前提下,為甚麼男士在女士上下車時,不主動幫女士開車門便應該被批評為沒風度呢?」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