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萬眾矚目的「習特會」究竟談得如何,外界都在關注著雙方公佈的消息。然而人們發現,對「習特會」的細節內容,美中雙方的說法截然不同。美國不論是總統特朗普還是其他政府官員,接連透露了大量的會晤消息。而中方則是言辭閃躲、含糊不清。不過外界注意到,沉默幾天後,中方終於作出了回應,儘管還是不敢透露「習特會」的過多消息,卻有了實質性的向美方讓步動作。

中方沉默幾天首回應 特朗普再發重砲

周二(12月4日),中共商務部首次確認了美中談判有時間限制。面對記者的提問,發言人表示美中首腦會晤很成功,對落實有信心。他表示「雙方經貿團隊將在90天中,按照明確的時間表和路線圖,積極推進磋商工作。」「中方將從落實已達成共識的具體事項做起,越快越好。」不過對具體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以及他自稱的「具體事項」都沒有說明。

點擊下載視頻

這是「習特會」結束4天後,中方第一次向外界確認90天的問題。不過也僅僅是承認有一個90天期限,而對媒體關於「習特會」的追問,中共依然是實問虛答,內容乏善可陳。頗有「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

對中共言辭的躲躲閃閃,特朗普昨天再發重砲:「若行,我們就達成協議;若不行,記住,我是個打關稅牌的人。」

特朗普說,「我們要麼與中方達成切實的協議,要麼乾脆沒有協議,我們就將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加徵高幅關稅。我相信,我們會達成協議,不是現在就是將來,中國不想要關稅!」

不過,中共確認90天的時限,《華爾街日報》認為,這意味著中共已經接受了美國為貿易衝突「暫緩升級」開出的第一個條件。另外,對美方關注的保護知識產權問題,中方也有了動作。

中方首次動作 與美方要求仍有差距

4日中共38個部門推出了對盜竊知識產權的懲戒措施,在這個標註日期為11月21日的聯合通知中表示,本月結束前將嚴懲知識產權領域「嚴重失信」的主體。對重複專利侵犯、非正常申請專利、專利代理嚴重違法等行為的主體進行懲罰。

懲罰措施包括:限制政府性資金支持;限制擔任國有企業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限制其作為供應商參與政府採購活動;限制購買不動產和國有產權交易;還有限制在一定範圍的旅遊、度假等非生活和工作必須的消費行為等。

不過,這離美國的要求可能還有很大的差距,美國商會總裁托馬斯·多諾霍(Thomas Donohue)4日表示,美國希望中國能夠根除導致貿易戰的痼疾。他在與美中工商領袖和前高官的對話中說,中國需要努力根除貿易不當行為,諸如補貼、市場准入設限、強迫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侵犯等等,這些中共應「做出實質性的改變」,「美國希望看到解決這些問題的永久性方案。」

對中共出台的文件,北京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認為只是中共在「走個過場」。他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知識產權問題和失信問題之間存在著「微妙的區別」。「侵犯知識產權的意思是侵犯了別人的發明、技術,比如專利和名稱;失信則是信用的問題,主要是指貨幣、金融和債務的問題。」也就是說,這二者雖然有一定的關聯,但並不是相同的主題。鞏勝利指出,「中國以前都沒有商標、知識產權的概念。」

從「習特會」後的中共反應來看,自由亞洲電台認為,儘管中共不敢向民眾公開究竟向美方作出了甚麼讓步,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領導似乎願意做出一些改變。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將中方的變化歸功於總統特朗普的努力。

特朗普持續施壓 促北京90天完成改革

納瓦羅在4日表示,從本屆政府組閣的第一天,就開始與中方就改變貿易關係問題進行交涉。此前的美國政府也這麼做,但中共沒有理睬,更沒有落實。「特朗普總統成功地促使中方正視這個問題」。

我們看到這幾天當中,特朗普每一天都沿用他與民眾溝通的辦法,利用推特向外界公佈消息,而且這幾天的密度明顯增加了。 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的內閣成員也是紛紛向外界公佈「習特會」上所達成的協議內容。比如雙方從12月1日開始的90天將談判中共結構性改革的問題、中方答應額外採購1萬2千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將要減免美國進口汽車關稅、美國「史上最強硬」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領軍接下來的談判令中方大感意外等等。

正是美國方面不斷公開協議內容,海外媒體不斷報道「習特會」的相關情況,才迫使中共作出回應。在外界緊追不捨之下,不得不承認90天的限定。

不過聖湯姆斯大學教授葉耀元認為,中國需要真正自由開放的市場。但是在中共體制下,無論怎麼改革,它作為一個極權國家的形式還是沒有辦法解除。

也有大陸學者在《紐約時報》撰文警告,北京如果不啟動改革,就只能等來激烈的社會變革。自由民主潮流浩浩湯湯,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在這個歷史大勢面前,沒有例外可言。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