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西江月》

世事一場大夢,

人生幾度新涼。

夜來風葉已鳴廊,

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

月明多被雲妨。

中秋誰與共孤光,

把盞淒然北望。

蘇軾(公元 1037-1101年)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博學多才,詩、詞、文章、書法以及繪畫,無一不精。是文學藝術史上的通才,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詞開創了豪放清曠的詞派,對後世的文學有巨大影響。

題解:蘇軾因「烏台詩案」入獄,事後遭貶謫至黃州,過著近似流放般的生活。此詞寫於受貶後的第一個中秋夜。

世事:世間的事情。

幾度:幾次。

新涼:這裏指清新涼爽的中秋氣候。

廊:屋簷下的過道,或指獨立的有頂的過道。

妨:妨礙。

孤光:這裏指月光,帶有作者孤獨感的色彩。

盞:小杯子,這裏指酒杯。

北望:望著北方,隱含著仰望皇上之意。

世間萬事總好像一場大夢一樣,

人生有多少佳節如此清新涼爽?

到了晚上,風聲和葉聲颯颯滿房廊,

看看自己,眉頭和兩鬢斑白如秋霜。

酒雖然便宜,卻為客少發愁,

月兒太明亮,總有浮雲來遮擋。

誰解我孤獨,與我共賞中秋明月光?

我只能拿起酒杯,悲傷地望着北方。

全詞語言平易,卻情深意長、富於哲理。

負罪放逐,過著流放似的生活,過去的朋友和周圍的人都迴避著自己。在中秋節的晚上一個人孤單單地倍感淒涼,於是咀嚼人生,沉思默想,頗有感悟:人一失意了,有酒也沒有人肯來喝,世態炎涼令人感傷;光明磊落、行高於眾,反而招來小人的妒忌和陷害,這小人當道的社會豈能長久?人生能有多少像中秋這樣的佳節良辰?一轉眼眉毛、頭髮都白了,卻落得這樣孤獨寂寞。這紅塵中混跡一生,還不和夢遊一樣麼?

~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