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與朋友的相處中,我總是話最多的那個,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話題,我總能將話語權搶過來。雖然活躍了氣氛,但我卻不知朋友的喜、怒、哀、樂,因為關心的是自己講得痛快;修煉後,學會放下自我,才漸漸懂得理解別人,傾聽別人。

一天,玉姐約我聊天。她因為兒子結婚的事煩惱,給兒子買婚房花光了積蓄,未來的兒媳對玉姐也不太尊重,每件事都得以她的意見為主,玉姐很是不滿。未來婆媳之間的較量,已經拉開序幕。

我不願意干涉別人的家務事,但看到玉姐如此煩惱,便出了一些主意。見玉姐聽著點頭,我很是得意。起身要告辭時,玉姐突然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卻是個萬全之策。我詫異地看著玉姐——原來她早想好了要怎麼做,只是需要一個傾聽者。我暗自感嘆,還好我沒出甚麼餿主意,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聽。

我想到幾年前找朋友傾訴苦惱,可朋友反過來指責我,說我不應該這樣,應該那樣,讓我聽了更加難過,也沒接受朋友的意見。朋友很不高興地說,我的事以後她再也不管了。現在想來,誰又能真的管得了誰呢?其實那個時候,我只是需要朋友能體諒我的難處,體恤我的心情。

由此我深深地體會到,當朋友遇到煩惱的時候,善意的理解比千言萬語來得更有力量。你無須去告訴別人怎麼做,因為那只是你的人生經驗,不一定適用於別人。而傾聽,無疑是為朋友敞開了自己的世界,去托扶一顆搖搖欲墜的心、去接納那些無處釋放的情緒。理解與懂得,是這世界上最有效的一種安慰。

幾天之後,又碰到玉姐,結局是玉姐想出的那個萬全之策也沒用上,還是未來兒媳的意見成了主導,雖然無奈,但玉姐也沒再抱怨,而我,只是靜靜地聽著玉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