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四島的歸屬問題在日俄之間折騰了70年,蘇聯崩潰後,俄羅斯繼承了北方四島的主權,但北方四島始終是兩國首腦在外交上攻防交手的焦點問題。在這麼多年的談判中,1998年,橋本龍太郎(Ryutarou Hashimoto)和葉利欽的首腦會談結果,被認為是北方四島「最接近日本」的時刻。

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崩潰後,俄羅斯繼承了蘇聯的國家主權,但是陷入深刻的經濟困境,而日本卻迎來了泡沫經濟的鼎盛期,日本的資金和技術成為了把兩國拉到領土問題談判桌的粘合劑。

1998年,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與葉利欽總統在日本的溫泉之鄉,靜岡縣的川奈會談時,庫頁島出生的丹波大使以其親身經歷對葉利欽說:「四島是祖輩留下的,我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那裏,是立國之本,失去了它,意味著無法立足於世界。」之後,橋本開出了誘人的經濟合作項目,向葉利欽提出了解決北方四島歸屬問題的「川奈提案」。

「川奈提案」的核心內容是:承認四島的歸屬主權是日本,同時承認目前俄羅斯的控制權。何時交付控制權,不設時限,由雙方今後商談而定。如果同意,雙方可締結和平條約,並把上述核心內容寫入和平條約。

葉利欽似乎被「真情」所感,為「經濟」所動,對「川奈提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表示出了積極推進的意向。但是葉利欽身邊的幕僚意識到這是一項「重大決定」,提醒葉利欽「一次性承認四島的主權,步子跨得太大」。最終在臨門一腳時,叫了暫停。

歷史的機遇一旦錯過,就難以再續。就在日俄之間繼續在「川奈提案」基礎上探索解決方案時,橋本龍太郎領導的自民黨在同年的參議院選舉中慘敗,橋本引咎辭職,後來上台的小淵惠三首相在做事的魄力和風格上遠不及橋本,加上葉利欽之後身體欠佳,很快離任,「川奈提案」就此擱淺。

丹波在電視訪談中,回憶這段往事時流露出幾分遺憾:「『川奈提案』曾一度讓北方四島最短距離地靠近日本。」2000年普京訪日時,談及「川奈提案」時表示,「是深思熟慮,極富勇氣的方案。」

普京致贈流失海外日本刀

圍繞北方四島歸屬問題,日俄之間進行了多次談判,但無果而終。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解決領土歸屬這樣的問題需要時間,而之前兩國首腦交替頻繁,特別是日本幾乎是每年換一個首相,很難無縫地繼續前任的談判成果。

不過現在安倍和普京都具有長期執政的基礎,雙方又有解決這一問題不得已的苦衷,因此安倍放言要和普京一道「給領土之爭畫上句號」。

其實在解決北方四島歸屬問題上,雙方都清楚對方的底牌。日本要主權,最終收回四島;而俄羅斯需要日本的技術和資金重整衰退的經濟困境。但是對俄援助的技術和資金難以具體化,這帶來解決期限難以明示。特別是「領土」是個敏感禁區,除了需要平衡國內的政治壓力,還需考慮民意,一不小心可能就背上「賣國賊」的千古罪名。

2013年俄羅斯吞併克羅米亞後受到了歐美的經濟制裁,經濟陷入困境,之後俄羅斯在退休金社保問題遭重挫,普京在國內支持急速下滑,從60%左右下跌至40%左右。在此背景下,2016年安倍晉三訪問俄羅斯,帶去8項經濟合作項目,與普京重啟了北方四島歸屬問題的談判。就在雙方會談期間,普京送給了安倍一份貴重禮物,安倍興奮地禁不住「浮想聯翩」。

據日本NHK電視台的報道,普京親手送給安倍一把精緻的、流失在海外的日本刀,這把刀的來歷不凡。普京說:「當年慶祝昭和天皇即位時,聽說特意打製了12把日本刀,我從收藏家手上得到一把,想贈送於你。」並稱附有專家的鑑定書。安倍看後有點興奮地連說幾聲:「非常精緻的刀。」普京接著對安倍說:「像這樣的寶物應該回到它的祖國。」

普京一語雙關,富有深意的舉動,讓安倍晉三和在場的日本官員禁不住「深度解讀」,認為四島歸還有了希望。安倍事後表示:「和普京建立了牢固的信賴關係,有信心使領土糾紛止於吾輩。」

欲流芳歷史 安倍押注普京

日本政界流傳安倍晉三在政治生涯中有兩大願望:修憲,擴大自衛隊行動範圍;實現北方四島回歸。目前修憲問題爭論很大,在任期間還看不到眉目。但是在北方四島的歸屬問題上,與普京幾番交手後,看清了對方的所求,特別是普京贈送厚禮時的暗示,讓安倍覺得「流芳歷史」的現實正在走近。

在今年9月12日,普京在遠東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行的東方經濟論壇上,向一旁的安倍呼籲稱:「在不設任何前提條件下,今年底前締結和平條約吧。」

相關人士透露,安倍領會到這是普京發出的暗示,「剩下的時間有限,要儘早決斷」,面對還剩下3年任期,安倍開始押注普京,欲加速談判進度。

在安倍晉三的主導下,很快擬定了「新提議」,即先將歸還齒舞和色丹兩島敲定,通過加強經濟合作解決國後和擇捉兩島歸屬問題,在今年12月普京訪日前的秋季,基本確定了先行歸還兩島的方案。

據共同社11月18日的報道,11月14日在新加坡,安倍在與普京的會談上放手一搏,向普京展示了「新提議」。隨後兩人叫來各自的事務級官員,下達加速談判進度的指示。

報道引用日本政府人士的解釋:「這完全是自上而下的決斷,首相的決心就是如此堅定。」對於安倍的押注能否帶來積極成果,今年底或許就能有個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