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羅德發表報告,將明年環球經濟增長預測由3.1%下調至2.9%,今年預測維持3.3%,主要是由於經濟體的經濟增長放緩,當中美國經濟增長減慢而其它經濟體亦未能鞏固增長。

首席經濟師Keith Wade稱,預期明年美國經濟增長2.4%,隨著核心通脹上升,預計美國將會在本月再加息一次,以及在明年加息兩次,直至利率在明年中達到3%。

但隨著美國財政刺激措施消退及經濟進一步放緩,預期聯儲局將會在2020年減息兩次,並停止量化緊縮措施。

施羅德將明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測維持6.2%,但調整對人民幣的預期。Keith Wade認為,中國通脹不會超過3%的目標,隨著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幅度較預期更大,貨幣政策將會有更大的調節空間,預期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將進一步放緩至6%。

他相信人民幣會保持穩定貶值,人民幣兌每美元2019年底將見7.2、2020年底見7.4。

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施羅德預期歐羅區明年經濟增長將會放緩至1.6%,新興市場將放緩至4.5%,貿易磨擦和科技需求放緩,將會廣泛影響亞洲各個經濟體。

Keith Wade估計隨著美國利率達到最高峰,以及其它地區的緊縮周期開始,美元將在2019年走弱,並有望為新興市場帶來增長和為通脹降溫。

施羅德亞洲區多元化資產投資主管Patrick Brenner認為,由於預期市場波動性將會持續,大部份投資機會仍集中於股票市場。

明年環球每股盈利增長預測接近一成,低於今年的16%,而投資者關注的焦點將會轉向基本因素,包括企業盈利及聯儲局動向。新興市場的估值較歐洲更具吸引力,今年新興市場的盈利增長14.9%,歐洲為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