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灣仔告士打道一棟大廈樓下,連日聚集一批來自大陸的「苦主」,舉著聲稱涉案人士照片,向一間香港上市公司索賠。

據參加索賠維權的北京苦主王小姐向本報透露,他們是「麒麟韋爾」金融事件苦主,10月30日已有200多人來港,向特首、證監會、中聯辦等處遞交投訴信,並向香港警方報案,苦於仍無結果,故上百名苦主,從上月19日至今,再度分批來港維權。

本身是舞蹈老師的王小姐稱,她從來不炒股。但去年6月由朋友介紹,參加「麒麟韋爾」在北京的一個說明會後投資66萬。

王小姐(陳仲明/大紀元)
王小姐(陳仲明/大紀元)

她稱,該項目由一個2016年底在港註冊的「韋爾亞太有限公司」牽頭,打著香港上市公司「麒X集團」和麒X第二大股東、中共央企「中X金控」的名義,以滬港通、深港通開通,香港股票回報率高,向他們銷售「資產包」產品。「他們說做『一級半市場』,如果成功將股票拉上市,有30至50倍收益,最低也有3至5倍收益。」

據來港投訴的大陸人稱,「麒麟韋爾」聲稱擁有香港九號牌(即資產管理牌,可提供管理證券或期貨合約投資組合等服務)外,還展示授權書、公司註冊證明等一大堆證書,並帶他們來香港實地考察和簽約。

王小姐說,麒麟韋爾聲稱以往只做高端客戶,現在搞「親民金融」,老百姓最低6,000元即可參與,他們就是麒麟韋爾「融資對象」,「滬深港通開通後,香港股市賺錢,也讓大陸老百姓沾光。」

去年6月初,王小姐連同大陸各省市約100名投資者,到位於會展中心的該公司在香港的辦公室簽約。舉辦機構稱成功簽約後,還有獎勵實體股票,更安排香港一家證券公司,上門幫他們開股票戶口。有的大戶還被安排開銀行賬戶,方便轉賬。

被騙的也有香港人。從事金融行業的香港苦主陳小姐(化名)透露,她在深圳被朋友拉去聽講座後,認為其金融團隊很專業,故決定投資16萬,被帶到上環的一家證券行開戶,並獲贈4,000股的8108獎勵股票。但股票現已跌成仙股(股價約0.05元),只值200元。

全國建俱樂部 開說明會 組團來港開戶

山西崔老闆投資240萬到麒麟韋爾金融平台,但血本無歸。除欠下大筆債務外,太太也和他分居。(宋碧龍/大紀元)
山西崔老闆投資240萬到麒麟韋爾金融平台,但血本無歸。除欠下大筆債務外,太太也和他分居。(宋碧龍/大紀元)

另一名苦主崔先生為山西小型建築公司老闆,投資240萬也化為烏有。崔先生本為農民,多年來白手起家,用了一生積蓄開辦個人建材公司。他在北京參加過數次麒麟韋爾聯辦的投資說明會。

崔先生說,每次會議都有四百至七百人參與。在會議上,有股票專家對現今的股票走勢分析得非常暸如指掌,可準確預測股票的未來走向。韋爾公司還在全國多個城市成立「韋爾名士俱樂部」,甚至邀請中港知名歌手在場助興,顯得聲勢浩大。

會上更以香港法律為保障,為投資者打強心針。

舉辦方稱投資後,會有電子合同、電子協議書、獎勵股票等,以及一個互聯網平台,實時可看到自己的賬戶餘額。還有諸如中共中央級半月刊《中華英才》、香港《大公報》旗下的大公網等為其站台報道。崔先生和韋爾資本簽訂的資本包協議,也保證了最低3至5倍的劣後保證收益。這些都讓崔先生很感興趣。

崔先生一開始只投資了6,000元人民幣,及後因為參加過多次會議,並親身到香港及深圳參觀過麒麟韋爾的辦公室,信心漸增。後來,他得悉更多人以百萬投資,於是決定把心一橫,把畢生積蓄,包括老人的養老金、孩子的保險以及親朋好友的錢共200萬人民幣投資到該平台。但如今不單血本無歸,太太亦因此跟她分居。

崔先生表示,自己今次上當受騙的原因,在於相信香港上市公司還有央企,還有香港法制完善,認為有完善的監管,不會出問題。

要求轉錢到私人賬戶 互聯網後台突關閉

值得留意的是,無論是王小姐還是崔老闆等這些苦主的錢,都是按麒麟韋爾的指引轉入指定私人賬戶,而不是公司賬戶。

王小姐稱,麒麟韋爾解釋,轉錢給不同的私人賬戶,是因為他們是散戶,不能直接轉給香港上市公司,要透過不同賬號轉來香港,「我們錢都存在那個平台。看那個平台就知道自己建倉,轉賬的情況。」

王小姐指,最初幾個月還有股票紅利,令更多人深信不疑,紛紛加碼投資;但今年1月分紅突然停止,至8月金融平台關閉後,苦主們一夜間掉入谷底,血本無歸。

至於苦主投訴被關閉的麒麟韋爾金融平台,記者曾嘗試登陸該網址「plat.wellgoing.net」,網頁顯示「找不到網站」。

指定炒兩隻細價股 去年單日大跌九成

苦主展示麒麟韋爾的聚會照片。她指,幾乎每個活動都有香港公司派人來參與,包括聲稱已離職的麒麟金融高管。(梁珍/大紀元)
苦主展示麒麟韋爾的聚會照片。她指,幾乎每個活動都有香港公司派人來參與,包括聲稱已離職的麒麟金融高管。(梁珍/大紀元)

綜合苦主投訴,招攬他們投資的公司先後發售兩個資產包,其中「一號資產包」名為「8108」福澤集團資產包、「二號」名為「8109」麒麟集團資產包,聲稱可將兩隻股票拉升獲利。

其中一篇名為「韋爾資本資產包優勢」文章,還在網頁上宣稱他們要在3至5年運作五隻「殼」,先是8108,再是8109,聲稱「首批骨幹將在2年內成為億萬富翁」。

據本報翻查,8018和8109股票屬創業板股票,又稱「細價股」,其中8108福澤集團屬殯儀股,去年6月16日遭離奇洗倉,暴跌85.6%。

集團當晚發佈通告,最大單一股東、主席李革將持有的1.13億股,因個人原因已於場內出售所有股份。今年3月,李革再辭去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職務。至於福澤的股價,則從暴跌前的1.56元,當天跌至0.221元,現更低至0.05元,成為不值分文的「仙股」。

另外,8109麒麟集團,去年8月初發生核數師「劈炮」事件後,8月14日暴跌75%,當天收報0.017元。

麒麟集團否認與麒麟韋爾有任何業務交易

中共媒體參與炒作 「麒麟韋爾」大計劃

麒麟集團控股(8109)上月2日發表公告,否認和麒麟韋爾有任何業務交易。公告稱,該集團已注意到欺詐者或交易商不法地訛稱為該公司附屬公司麒麟金融集團有限公司的代理商或經銷商,或聲稱所出售的產品為該集團的產品。

該公司確定,並無與聲稱以名為「麒麟韋爾」進行業務的公司或任何其它類似名稱的公司(Wei Er Assemblage)有任何業務交易;並無授權任何Wei Er Assemblage的代理商以公司或代表公司行事,並無就銷售任何產品或提供服務而從Wei Er Assemblage收取任何資金。

又稱,建議公眾人士如懷疑受騙,向中港警方報案。

本報曾致電由多位苦主提供,被指涉案的麒麟金融一名高管人員名片上的香港和大陸手機。對方否認,聲稱打錯電話。但又表示該號碼已使用了一段時間,只是這兩周才不斷有人打錯電話。

記者以匿名方式給麒麟金融打電話,該公司一名未有透露身份的人士聲稱該高管已辭職。至於另一位經常出現在麒麟韋爾活動中的麒麟高管,本報曾致電麒麟查詢,麒麟表示此人仍在公司工作。記者表達希望與其聯絡採訪,但至今未有接到回覆。

記者以「麒麟韋爾」字眼搜尋,發現去年多份中共官媒,包括去年6月5日大公網、6月5日環球網、6月6日中國日報網、6月6日《北京商報》都紛紛報道一個名為「麒麟韋爾金融平台大藍籌計劃」。

文章寫道:「香港麒麟金融集團攜手韋爾亞太的大金融新平台旗下『藍籌計劃』正式揭開神秘面紗並隆重上市。」

另外,騰訊視頻上,還有「麒麟韋爾大金融平台」去年3月31日頒佈的廣告,以及「韋爾資本核心領導人參加麒麟金融集團香港年會」去年3月的視頻,宣傳「香港麒麟金融集團和韋爾亞太正構建一個金融大平台」。

中共中宣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重點聯繫的中央級期刊《中華英才》去年3月也重點報道了麒麟金融高管的採訪文章,表示麒麟金融正努力創建全球大金融一體化專業平台;另據《每日頭條》報道,去年3月《中華英才》雜誌社海外版總編輯杜女士,與麒麟金融高管,一起出席了韋爾亞太發展有限公司在深圳新址發佈會。

公司註冊公開資料顯示,韋爾亞太發展有限公司於2016年10月31日在香港註冊,註冊資金為1萬元,董事為一名居住地址在台灣、持中國護照的鄧姓人士。

七旬夫婦被騙 抱病來港

在來港諸多大陸苦主中,不少人都是第一次投資理財產品。他們看好香港的金融發展潛力以及香港法制的保證,故砸下畢生積蓄,或借高利貸,以期「趕上香港金融發展的列車」,結果有的人要討債度日。

年過七旬湖南長沙梁女士和丈夫盧先生,去年在朋友介紹下參加了麒麟韋爾在長沙的路演大會,被「一帶一路」、「滬深港通」、「香港法制完善」、「香港投資前景廣闊」、「習近平來港慶回歸,香港經濟要騰飛」等話語打動,將110多萬的養老錢砸了進去,加上身邊的朋友共投資五、六百萬。

從未炒股的他們強調,如果知道是來港集資炒股,他們絕不會投資。「他們說他們是莊家,是一級市場,我們是一級半市場,跟了他們絕不會輸。我們不能買香港股票,不能直接付錢到香港,要通過他們公司到香港。所以就信他們。」盧先生強調。

太太梁女士更因投資失利,今年5月腦幹出血,所幸被搶救回來,現在是抱病來港投訴。她強調,今次輸了錢是小事,主要是對不起朋友,所以一定要討回公道。「他們宣傳攻勢很猛,《中華英才》報道,電視台播放廣告,有資金,有項目,還有央企和他們合作,有轉業軍人做保底,所以相信了。」

另一苦主北京的劉先生,以自己的房產抵押連同老人的保險金及小孩的保險,共投資300萬至麒麟韋爾平台。劉先生不單止血汗錢盡失,現時房屋貸款11萬沒法償還,房屋即將被沒收,家中90歲老人及9歲的小孩將面臨無家可歸。劉先生說,已是走投無路,打算輕生。

欠高利貸 帶兩幼子乞討

同樣是初次投資6,000元的哈爾濱金女士,因為第一次投資成功,被誘加碼投資,工作人員向她保證三四個月內一定回本。金女士在多番遊說被說服後,借了高利貸投資,前後共投60萬。後來發現事有蹊蹺,於是決定停止投資,但工作人員突然斷絕回覆。因高利貸多次上門騷擾,以致金女士的外母心臟病發,金女士丈夫因為母親的去世及欠下巨額高利貸而患上抑鬱症,離家出走已一年。目前,金女士隻身一人攜同兩名幼兒,千里迢迢從哈爾濱到深圳,麒麟韋爾深圳辦公室拒絕她們於門外。

為盼能討回血汗錢,金女士堅持留在深圳等消息。由於兩兒只有4歲及11月大,金女不能工作,只能帶著孩子在街上乞食討生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