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美股感覺飽和?炒作新興市場已經過時?揸人民幣看不到出路?也許是不少投資者的心聲。資金不能「坐以待斃」,必須尋找新目標,近年興起的VC(Venture Capital,創業投資)享盡「天時」之利,恰恰填補了這個投資空洞。創投主攻Startup,焦點可放在種子期、創建期、擴充期、成熟期、重整期(或收購期)等。如果說銀行貸款「借十間,倒一間就完蛋」,那麼創投就是「投十間,中一間就發達」。

創投酷似玩大富翁

由Carman Chan掌舵的創投基金公司Click Ventures(CV),投資逾40家Startup,橫跨10個國家,包括香港、南韓、以色列和澳洲等。公司旗下一隻以投早期Startup的基金,回報在兩、三個寒暑間大幅飆漲超過5倍,名列全球前茅,成績斐然,轟動天下,並促成CV與AngelList的結盟,成為首家獲AngelList夥拍的亞洲基金公司,CV從此走向世界舞台,實為香港人的驕傲。

投資創企需要耐性、冒險和彩數,有如玩大富翁紙牌遊戲一樣,起初轉幾圈感覺還是「以禮相待」或「沉悶異常」,後來氣氛忽然緊張起來,贏家大贏,輸家大輸,快速拉開戰果,整個過程更需十足運氣。股票早上入市,下午已有輸贏,而創投一等就是以年計,幸運最快一年或有價值重估機會,否則苦等數年可以仍在原地打轉。

舉世知名的創投公司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多年攻城掠地,如臂使指,沾手多隻成功Startup,例如PayPal、YouTube和Instagram等,單計去年已分別透過IPO和併購套現分別多達68及203項投資。GV(谷歌)、高盛Growth和軟銀Capital等均武裝起來,直探高風險、高回報的創投世界!

A輪融資生死界線

很多香港初創即使能夠英勇闖過種子、天使輪融資,但卻失足掉落A輪的死亡谷。勇者無懼,然而這遊戲需要極高智慧方可通行過關。概念資本始創合夥人張瑞祺曾於去年表示,初創的3大「死因」是欠缺老闆思維(成功老闆需懂得講重點數字,如收入和用戶數量等)、目標市場太小和欠擴展業務的詳細計劃。

強如三藩市起家、於Jason Calacanis's Launch Incubator的Demo Day奪冠的酒店服務初創Hello Scout,在2015年獲得種子融資後,約兩年後便因無法擴大業務而高舉白旗,最終給澳洲Luxico吞噬了。為了一嘗百倍回報的滋味,Startup還是滾滾而來,浩如江河,有以區塊鏈殺入的,有以特色內容吸引followers的,當然還有平台搞手,花樣繁多。

憑實力走過死亡谷的其實大有人在,它們的共通點為業務scale up能力極高,例子有民宿平台Airbnb、電簽DocuSign和初創分析平台Oddup。後起新秀如提供eKYC服務的Chekk、圖表妙手Chartipedia等皆獨步天下,成一舉問鼎中原之勢。創投之精妙,一代年輕人背後的動力,刻劃出地上百花爭豔的盛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