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表示,未來他會與中俄首腦討論軍事發展問題,希望結束各國間的大規模且無法控制的軍備競賽。

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我相信,在未來的某個時候,習主席和我以及俄羅斯總統普京一起,開始討論如何以有意義的方式停止大規模且無法控制的軍備競賽。美國今年支出了7,160億美元。瘋狂!」

特朗普沒有就此話題提供更多的細節。他在今年8月簽署了一項7,160億美元的國防授權法案。該法案授權軍事開支,加強法規來限制中資對美國科技公司的投資,增加在導彈防禦方面的支出。

特朗普當時表示,這個支出法案是「現代歷史上對我們軍事和我們的戰鬥人員最重要的投資(法案)」。

特朗普此前曾表示,他「別無選擇,只能為軍事提供資金,因為我們必須擁有全球當前最強大的軍事。」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軍方將對抗中共和俄羅斯威脅作為新國防戰略的核心,並將從世界其它地區撤軍,以支持變化了的優先事項。

特朗普10月份還宣佈,美國打算退出與俄羅斯在1987年簽訂的核軍備控制協議《中程核導彈條約》(簡稱《中導條約》)。該條約禁止生產或測試所有射程為500至5,500公里,或310至3,420哩的陸基導彈。條約涵蓋攜帶核彈頭和常規彈頭的陸基導彈。

多家媒體分析認為,特朗普這次宣佈退出《中導條約》,除了因為俄羅斯違背條約外,背後還隱藏著另外一種動機,那就是應對中共無約束發展導彈。

特朗普在宣佈美國打算退出該條約時說,美國要繼續堅持遵守「中程核導彈條約」,而俄羅斯和中國(共)在追求核武器,這是「無法接受的」。

「如果俄羅斯正在做這件事(尋求核武器),中國正在做這件事,而我們還在堅持(遵守)這一協議,這是不可接受的。」特朗普說,「如果他們變得明智起來,其它國家變得明智起來,他們會說,『讓我們不要發展這些恐怖的核武器』,那我將會非常高興。」

外界分析認為,特朗普的這一聲明可能帶來兩種結果。一種是最終退出《中導條約》,為美國鬆綁,開發更先進武器,應對中共威脅。另一種是中共或不希望看到美國被鬆綁,從而有可能促成美俄中達成新的三國協議。

北約秘書長斯圖爾滕貝格11月13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支持將美俄1987年簽署的《中導條約》擴大成國際條約,這樣中共也會受到該條約的限制。他表示,中共現在一半的導彈都違反該條約。

「我們看到中國(共)在大舉投資研發新的,現代武器,包括新導彈」,斯圖爾滕貝格說,「如果中國是(《中導條約》的)簽約國的話,他們(中共)的導彈有一半將違反該條約。」

「我們支持擴大該條約,這樣中國(共)也會受限制。」 斯圖爾滕貝格說。

斯圖爾滕貝格指出,回到1987年,《中導條約》簽約,當時要解決的只是美國和蘇聯的問題。但自那時起,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變化。

中共和其它國家已經發展了導彈能力,如果它們是《中導條約》的一部份的話,將會早已違反了該條約的規定。因此,這是令我們所有人感到擔憂的地方。因此,我們相信這類協議的國際化將會是有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