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運,成長於開元天寶時期的人,以為盛世是常態,誰又能想到,大多數人會死於隨後的安史之亂。現實也是如此,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雪崩時,沒有一朵雪花是無辜的,財務自由的幻覺並不意味著一代人擁有了尊嚴。不要以為擁有了豪宅、擁有了香車美女、擁有了蘋果產品、日本馬桶,就擁有了與生俱來的權利,在通往文明的路上,每個人都不能孤身前行,彼此攜手才能抵達理想的彼岸。

時評人註定也是歷史的塵埃,在有生之年或許無法抵達理想的彼岸。然而如果你我都甘做埋首撅腚的鴕鳥,那麼你我的後代永遠無法迎接光明的未來。正是歷史的宿命選擇了我們這一代,必須有人站出來接受深重的寂寞、無力和犧牲,以唐吉訶德的勇氣,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並如詩人海子所言——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條路上。

在這個浮華的太平盛世,安逸和利己是可以理解的平凡選擇,那些獻媚的歌唱家和心靈雞湯的調適大師選擇的吟唱方式也理應得到尊重和理解,但無須諱言,在一個人人有夢的新時代,依然還需要捨棄功名、拒絕誘惑的擔當者,舉起理想的薪火、穿越時代的黑暗,讓眾生腳下的大地不致於徹底淪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