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黃背心」運動進入第三周,示威運動已經升級成反對政府的運動,比之前兩波更暴力,400多人被捕。1日「黃背心」運動延燒到鄰國比利時,造成60人被捕,這場反對高稅收的運動在歐洲能掀起多大的連鎖反應,引發關注。

12月2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召開緊急內閣會議。本周末的「黃背心」運動再次在巴黎和其它法國城市造成巨大騷亂,導致馬克龍面臨他上任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外媒評論這是法國50年來最大的一次國內暴亂。

「黃背心」運動蔓延到鄰國比利時,1日,數百名身著黃背心的示威者走上布魯塞爾街頭,抗議政府的高稅收和日益上漲的生活費。警方向試圖接近政府大樓和辦公室的抗議者發射催淚煤氣和水炮,大約60人被捕。

法國內政部長Christophe Castaner表示,從阿根廷G20峰會回來後,馬克龍首先趕到凱旋門,審查巴黎市中心被「黃背心」示威者所造成的經濟損失,並在考慮宣佈緊急狀態和部署士兵等措施。

法國內政部估計,1日巴黎發生的暴力衝突造成263人受傷,412人被捕, 這是上周末巴黎逮捕人數的4倍。富裕的巴黎西部和巴黎市中心遭受的打擊最為嚴重,商店遭到破壞和搶劫,數十輛汽車被燒燬,著名的凱旋門被塗鴉覆蓋。

據內政部稱,1日法國各地約有13.6萬示威者被記錄在案,在巴黎就有5,500人。相比之下,24日有16.6萬名示威者,而第一周末全國有28.2萬名示威者。

法國政府試圖將暴動歸咎與極右翼和極左翼勢力,但調查顯示,絕大多數法國人支持抗議活動。但是儘管民眾不滿情緒高漲,目前法國政府沒有任何讓步跡象。

「我們不會改變(政策)方向。」政府發言人Benjamin Griveaux2日表示。法國內政部國務秘書努涅斯(Laurent Nunez)說,估計現場約有3000名暴力分子,他們不是真的為抗議政府調漲燃油稅而來的「黃背心」。

12月本是聖誕購物的高峰期,由於「黃背心」抗議,法國各地大小商業區、聖誕集市生意慘澹,商家們準備的大量進貨無人光顧,有的商家表示營業額大降了60%,正在紛紛擔憂。

12月1日中午時分,大紀元記者在法國東南部一個市鎮Pontcharra的商業區發現,商業區的各個路口都被「黃背心」示威者封鎖,短短300多米的路程塞車近半個小時。平時繁忙的商業區一片冷清,超市、餐館、時裝店都關門了 。

法國的Williams 先生是一家跨國核能公司的高級項目經理,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黃背心事件的背後原因是生活水平下降,導致民眾對政府的高稅收不滿,燃油漲價只是一根導火線而已。

他批評馬克龍政府道:「黃背心事件其實就是民眾希望通過阻止正常的社會商業活動,來引起政府的關注。」

「黃背心」運動源於政府於2019年元旦起調漲燃油稅,抗議在民眾購買力未提升的情況下政府卻要加稅, 11月17日民眾發起首波全國抗議和封路行動,統一穿上螢光黃背心作為標記。

馬克龍為履行《巴黎氣候協議》,今年已將柴油稅每公升調漲了6.2%。抗議者認為馬克龍忽略中下階層人民的生活狀況,以環保之名忽視人民真正的需求。

「黃背心」運動是民眾自發運動,開始從網絡上發起,後來逐漸從抗議燃油稅演變成對馬克龍總統的廣泛抗議,馬克龍上台以來,法國的經濟改革尚未取得實質性成果。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 (Veronique de Viguerie/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 (Veronique de Viguerie/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Veronique de Viguerie/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Veronique de Viguerie/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12月1日,「黃背心」運動再次在法國造成巨大騷亂,並蔓延到鄰國比利時。(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