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會後的「習特會」已落幕,中方在四個方面做出承諾,美方則承諾暫停加徵關稅。而中共能否兌現承諾備受外界注意。有分析指,美方提出的市場准入、知識產權保護、公平競爭建立統一大市場是北京要面對的三大難題。

中美雙方達成共識:明年1月1日,美國不對中國產品加徵更多關稅,而中方則同意購買大量的美國產品,立即採購美國農產品、指定芬太尼為管制物質、與美方就「結構性改變」的問題展開為期90天的談判等。如果在90天內雙方無法達成協議,美國會將10%的關稅提高到25%。

「結構性改變」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服務和農業等結構改革。

《香港經濟日報》在3日的評論文章中寫道,美方輿論指,這90天是美方立下的談判時限,北京的中央智囊人士則認為,這90天是中國改革方案提出的程序期。

文章認為,在市場准入方面,不僅要讓外資進來,也要開放民間投資市場准入。「這一點看上去平常,實際上是打破所有制障礙,回應美方有關國有企業獨大的指控。」

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中方將按國際通行的準則,加強法律保護和侵權的公開懲處,「預期將在下一步談判中作出自己的方案設定」。

而保障公平競爭建立統一市場,則需要建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權威和效能,推進公平競爭審查制度,並清除以往妨礙公平競爭的規定。分析認為,公平競爭將上升為政治訴求。

香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對《蘋果日報》表示,中國在強迫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及網絡安全等問題上,積習甚深,甚至是科技發展的重要手段,難以在短時間之內改善。

時政評論員唐浩的文章認為,中美貿易戰的衝突,不是美國與中國的衝突,而是自由社會與中共體制的衝突,是普世價值與變異價值的衝突。只有把變異價值徹底消解了,才能徹底化解貿易戰衝突;而要徹底消解變異價值,就得徹底解體中國共產黨。接下來,就看習自己能否真正認清中共,做出理性睿智、利國利民的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