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本文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橫河評論》節目。)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隨著特、習會的臨近,中、美雙方連連出招,拉開架式準備在G20期間攤牌,於是我們看到這個星期令人眼花撩亂的新聞事件一個接一個的出現。首先是中共官員在APEC會議期間,做出被媒體稱為是有史以來最怪異的誇張舉動,導致了共同聲明流產;本來歡天喜地的金馬獎典禮也變成了抗議台獨的宣洩口。

美國方面的動作就更加簡單直接,首先,他們直接宣佈了對14個類別的出口禁止清單,緊接著發佈了301調查的更新。

橫河先生,我們現在就按著時間的順序一件一件來討論。剛剛過去的APEC會議是25年來,第一次沒有發表共同聲明,美國的說法是說,中共反對所有其它國家都同意的一句話,為了在東道國最後的聲明上加上中國的意志,還試圖強行闖入主辦國的政府機構;但是中方就否認說是美國要用他們事先寫好的稿子,最後把大家都整崩潰了。您認為這個事件的真實情況應該是如何呢?

橫河:對APCE會議報道和評論已經很多了,我們就不想重複。重點來講一下這一次外交事件和它的影響。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了,從各方面媒體的報道,不僅是美國官方,最主要就是在最後的聯合聲明的稿子當中有這麼一句話,叫「我們同意對抗保護主義,包括所有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中共堅決反對這句話,而其它所有的國家都同意,在這種情況下,沒有能夠達到一致,因為聯合聲明是一致聲明,最後只好不發這個聲明了。

特別有意思的是,中共其實自從美國開始貿易反擊戰以來,它一直宣佈美國是保護主義,它是代表自由經濟的,它是反對保護主義的,但是問題是這句話「不公平貿易行為,保護主義」,它怎麼會一看到以後就知道是說自己呢?也就是說它自己也很清楚它原來說的反對美國的保護主義,它自己是這個代表自由貿易的,完全是假話,反過來的。所以只要別人一點到真實的情況的時候,它就跳起來了。因為其它所有的國家都不存在保護主義和不公平貿易的行為。

中共外交官為了在這個聲明當中加自己的私貨,有四個外交官闖到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外交部部長辦公室去,糾纏了好久,最後沒有辦法,叫保安來把他們趕走,才結束這件事情的,有人說是把警察叫來了。中方否認這件事情,這個不奇怪,因為中共的外交部從來都是習慣性的抵賴,甚麼時候它要承認做了一件錯事,那才叫新聞。

巴新的外交部他只是證實中共官員曾經提出會面的要求,但是遭到了拒絕,這句話其實並沒有否認發生外交官被趕走的事件。巴新外交部長說了一句話,他說沒有造成一件事情,There wasn』t an issue,這句話實際上幾乎承認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只是說作為東道國,又是個小國,他不願意為這件事情公開的去冒犯中共,所以它也就含含糊糊的這樣說過去。

這件事情是法新社最先報道的,西方主流媒體在這件事情上面沒有編造的動機。這類事情,就是在國際事件上,西方媒體報道的可信度還是相當高的,因為巴新是一個開放的國家,不像中共搞活動都是黑箱,如果在巴新開會發現有封殺媒體現象的話,一定是中共幹的!只要是巴新作為主持的單位來說,他絕對不會幹。跟中共有關的,或者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西方媒體沒辦法證實,但是在巴新這樣的開放的國家,西方媒體的消息是可以從不同的管道來證實的,所以我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

主持人:外交官闖其它國家政府官員辦公室的事情,大家都戲稱這是「戰狼式」的舉動。最近我們看見出現了幾次類似這樣的事件,比如說有遊客大鬧瑞典酒店,還有孔琳琳大鬧英國保守黨年會,但那些都是非職業的外交人員,這次是職業外交官做的事情,為甚麼也會做出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以前有沒有過先例?

橫河:這個事情其實經常發生,就在這之前我們知道9月份的時候,在諾魯,中共外交官就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別人發言,人家是太平洋島國挨個領導人發言,結果中共一個代表,其實他不是這個組織的成員,他要搶著人家發言,結果被諾魯這個國家給拒絕了,說讓我們這個組織的首腦先一個個發言再說。

其實以前在中國大陸流傳了很多關於中共的外交或者領導人在國際舞台上所謂捍衛形象那些故事,都屬於這一類的,你現在再仔細看一下,全都是屬於這一類的。比如以前說過一個故事,說周恩來拒絕和杜勒斯握手,這種不是一件甚麼光榮的事情,起碼國際的禮節都不顧了。

另外,文革之前有過一個陳毅的講話,陳毅當時作為外交部長,在記者招待會上,我看過這個全篇,在文革之前就看過,這個片段最近在網上流行,也是蠻不講理。另外我們都知道以前駐美大使後來在外交部,就是李肇星,李肇星在國際上的形象被人稱為是紅衛兵的;沙祖康駐聯合國的代表,後來成為聯合國副秘書長,他也是以言語粗魯著稱的,甚至跟聯合國秘書長都發生衝突。

這些問題我個人覺得不能以個人質素來看,個人質素是可以訓練的,如果不能訓練好的話,他就不能當外交官。但是中共為甚麼會有這麼多這種類型的外交官呢?我覺得來源,第一個是中共的鬥爭哲學,這個鬥爭哲學在外交領域的運用就是外交官的粗魯,因為中共政策,尤其毛澤東時代,其實到現在都沒有變,就是以粗魯為光榮,這個在官場上都是這樣的。

第二個是中共的政策鼓勵在外面鬧事,甚至鼓勵職業外交官鬧事。你像李肇星在美國鬧了幾次事以後,最後回去的時候,很多華人都歡欣鼓舞的,說是總算把丟臉的人弄走了;結果回到大陸以後還陞官了,一回去就升做外交部的黨委書記。

除了官場推崇以外,所有這些不合外交禮儀的粗暴行為在國內都得到了喉舌媒體的歡呼,都認為是所謂捍衛了中國的形象,其實都是丟臉的。我們也不要看得太遠,你就看每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表現就很清楚了,都是屬於這種類型的。它的根子是痞子文化。就是說其實中國的外交官受的訓練,它的思想體系都是共產黨文化,這種痞子文化。當他表現出這種溫文儒雅的時候,他的內心和他的表面是衝突的,而這種粗魯的表現才是表裏一致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在台灣金馬獎上也發生了大陸演員集體抗議的不愉快事情,這個好好的慶祝典禮最後鬧得不歡而散。您覺得這些演員、導演們是不是也受了這種鬥爭哲學的影響呢?

橫河:演員、導演受鬥爭哲學的影響,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在這件事情上,我覺得還不完全是那樣。這件事情和後來發生的事情確實非常奇怪的,可以看到非常明顯的,就是中共當局在這件事情上操縱民意,就是以民間業餘外交的形式表現出來,但實際上是有操控的。

我們可以看一下,金馬獎究竟是甚麼?雖然說後來的獎盃設計成了一個馬的形象,但是那不是金色馬的意思。金馬獎是,「金」是金門,「馬」是馬祖,1962年的時候,台海兩岸關係非常緊張的時候,建這個獎項就是為了鼓勵影視界的人士像反共的金門、馬祖前線將士的那種精神。金馬獎是這個意思。

最初是中華民國政府創立的,當然後來好幾次經過所有權的變更,已經不是中華民國政府直接管的了,但是它不變的是一直是台灣主辦的這個電影獎,雖然說有大陸的影片參賽,後來也曾經或者仍然有大陸的影視界人士擔任評委,但是它仍然是台灣主辦的。

當然了,這些評委我講的是大陸影視界人士,但仔細一查有不少是外國籍的,既不是中國人,也不是台灣人,哪裏人都不是,是其它國家的人,那個不管。也就是說台灣金馬獎人家是主人,大陸不管演員、導演、評委都是客人。沒有這個道理的,說作客的到主人家裏面去潑皮耍賴的。你不說台灣,這個台灣一說,全世界都說台灣,你非要說一個中國台灣,難道你這樣一說就能回去領賞了?這個不涉及統獨的問題,是一個基本做人的原則和最起碼對主人的尊重、禮貌的問題。

你要是真的這麼講究,你就別去,你去了,你不就承認了這個金馬獎的主辦單位的主權嗎?難道你能直接從大陸飛到台灣去不要簽證?當然是要簽證的!所以一開始你要就是拒絕,要是你接受了邀請,你就是客隨主便,你就應該尊重主人,這個跟統獨毫無關係。

這裏我覺得還有另外兩個問題是值得提一下的,第一個就是後來談到的政治問題,就是說政治和藝術應該不應該分家的問題。我覺得中國大陸的人討論政治和藝術分家是最可笑的。全世界的人都有資格去建議政治和藝術分家,當然能不能真的分開那是另外一回事,唯獨替中共發聲的沒有資格說這句話。

從中共建政以前的延安文藝座談會開始一直到今天,在中共的統治下,沒有一個地方沒有一天文藝不是被中共政治管著的,哪一天在中國的文化藝術和政治脫離過呢?從來就沒有過!所以讓這些人來說這句話是太奇怪的事情。

當然我從個人的角度,我是很同情中國大陸的藝人的,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影視界人士是看重金馬獎的。不管怎麼說,它比甚麼金雞獎、百花獎在國際上要有信譽得多,它是真的有含金量的,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巴巴的跑到台灣去當評委,把電影送去參展。

但是這些人卻連沉默的權利都沒有,說句老實話,上台發言說個「中國台灣」,不要說別人,我覺得他自己說出來都彆扭的,如果不是說他怕回去挨整,怕被穿小鞋的話,自己願意這樣在國際舞台上獻醜,這種人不是沒有,但是我相信不會是多數,所以我說同情他們,因為畢竟在中國大陸,現在藝人的日子非常不好過,動不動就罰你幾個億。

但是你想想看,外交部發言人這麼說那也就算了,你是個演員,你是個導演,你算甚麼?就是在中國大陸當一個甚麼政協委員,你要不是當了外國公民的話,這輩子恐怕連一張選票都沒見過。

前幾天中國大陸有一個學者,獨立的歷史研究學者殷敏鴻,向中國外交部申請就是要公開一個中、俄邊境歷史地區的歸屬問題的檔,但是中共外交部說這是資訊涉密,以這個理由拒絕了,也就是說對於領土,對於主權,普通的中國人不要說沒有資格去決定歸屬,連過問的資格都沒有。

即使你演員或者是導演當了全國政協委員,也絲毫沒有例外,你去問問看,所以不要到人家地方去撒野。這種情況當然有群眾自發的可能性,但是可能性更大的,我覺得是預謀而為之,就是說去說這種話的人,或者是在所謂抵制啊,我覺得是有受命攪局之嫌,就像之前CCTV的記者大鬧英國保守黨年會一樣的這種事件。

主持人:您是覺得說,CCTV的記者如果說事先有預謀,我還可以理解,但是像這個,他們並不知道哪一個電影會得獎,因為剛好是得獎的那位導演講了一些話,引發了這個爭端,那您為甚麼說他有事先預謀攪局呢?

橫河:因為這個大的局勢是這樣的。另外一個,就作為演員來說的話,他本來是沒有理由為出現的這種事情去做反應的,因為這不是你的責任,這是政府和政府之間的問題,政府在國際舞台上的事情,主權是政府去爭的,不是演員去爭的,演員沒有資格也沒有理由去爭一個國家的主權。

所以我認為要鬧事,只要有一點暗示,總有理由,因為你畢竟去台灣,你就是掛著各種旗啊或者說話,百分之百會出現問題。另外就是這個事情發生在現在這個大背景的問題,我覺得這更重要。

我們曾經說過中共一定會加強對台灣的霸淩,現在又加劇了,就是對一些不再跟著它指揮棒的獨立的小國或者是公司,會加強霸淩,為甚麼呢?因為中共在需要民族主義來轉移視線,或者強化自己的立場,或者來威脅對方的時候,它會去煽動民族主義、煽動對外仇恨,這是一個規律。不算文革,就是說最近20年發生過的大規模的全國性的反美、反日、反韓的抗議活動,這些活動百分之百是當局組織的,甚至都不僅是當局默許或者是同意的。

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按說起來的話,跟美國打貿易戰是最應該來抗議或者抵制美國的時候,然而我們發現在中國大陸一起都沒有發生過,不敢了,倒不是說不敢反美了,而是不敢去惹中國政府。當然這種敢不敢還有一個物件的問題了,就是對佔領中國領土最多的俄國,他們從來就不敢抗議,為甚麼呢?現在沒有抗議了呢?

我們講原來曾經反美、反日,反美抗議現在為甚麼不做?那是給貿易戰火上加油,你唯恐美國下手還不夠狠嗎,所以不敢做了。所以我想這個不敢不是說民眾不敢抗議了,而是說當局不敢抗議了。這也證明以前的反美抗議就是當局組織的,要是自發的話,那麼現在肯定會有一些冒出來的。

那麼反日抗議呢,現在中共連巴結日本還來不及,更不要說去反日抗議了。我們上次談到,就是彭斯在日本的時候曾經談到過,說是中共當局現在拉攏日本是一個跡象,表明他們終於認真對待這屆美國政府了,它知道了美國政府的立場,知道特朗普總統的立場,知道這個貿易戰是認真的,不是能糊弄過去的,因此它需要去拉攏日本。它自己現在太孤立嘛。

但是就是說不敢反日了,不敢反美了,那怎麼辦呢?它煽動起來的民族主義情緒,它總要有一個發洩的地方,所以得找一些地方發洩。再一個,中共對貿易戰它是無可奈何的,雖然說不會做結構性的、制度性的改變,但是有的時候假裝的讓步還是要做的,因此,它需要在其它的方面強硬,來彌補這種表面讓步的看上去的軟弱。

再一個,它希望通過敲打美國盟友當中的薄弱環節,來開闢貿易戰之外的所謂迂迴的戰場。那麼它找誰呢?那就找像台灣啊,還有一些小國,這就是這次中共的職業和業餘外交當中霸淩事件的背景。

主持人:好,那我們現在再來看看美國方面的舉動。美國從確定特、習會,到中共提交清單以後,美國並沒有鬆口,雖然特朗普在某一些時間裏,的確說我們肯定會跟中國達成協議。但是在APEC會議上面,美國副總統彭斯和習近平針鋒相對,然後在會後,美國領館在微信公眾號上第一時間表明了美國的態度。在美國國內,白宮是這個星期發佈了出口管制清單,雖然目前只是先期通知,那您覺得這個出口管制清單有多大的可能性最後會變成一個法案?

橫河:出口管制是商務部的許可權,它是一個行政權,它不需要國會通過法案。那關鍵問題就是先期通知來徵求意見,這個和對中國的商品進口徵稅是一模一樣的,它必須要相關的企業進行討論來評價後果。經過這些企業部門的討論以後,商務部會做出適當必要的調整,然後就可以直接實施了。我看了一下,一共是14個類別,估計大多數最終是要實施的。

主持人:這個名單提出來的時候,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中共,但是輿論一致認為這是衝著中共來的。如果實施這個名單,您覺得對中國的影響會如何?

橫河:對,這個是衝著中國來的原因?是因為所有的條款都符合中國的情況,其它的國家沒有這麼龐大,工業基礎也沒那麼高,科技發展也沒有這麼大的野心,就是全方位的。所以別的國家即使它是一視同仁的實施的話,中共當局受到的打擊是最大的。

英語有一句話,小心你希望甚麼。意思是,你求甚麼的話,你真的會得甚麼。中共前一段時間不是在強調自力更生嗎?如果美國新的出口管制全部或者大部份實施的話,那麼它的後果就是「中國製造2025」不管你表面還是實質上放棄還是不放棄,基本上就沒戲唱了,高技術領域以後就只能真的全部靠自力更生了,影響就有這麼大。

主持人:那麼雖然中國的高技術高科技公司會受影響,但是美國公司不也會受影響嗎?而且這些公司都是民間企業,它們會沒有意見嗎?

橫河:如果沒有這個管制的話,這些高技術公司的技術和市場遲早會丟失給中國公司,這是一定的。作為公司來說的話,它重短期利潤,只有國家就是跳出公司的具體利益,它才能夠做出長遠的規劃,才能看到真正國家的利益和公司的長期利益。因為政府在這個具體公司的利益上它沒有直接的利益關係,所以它就更客觀、更中立、更能從大局來考慮。

中國以前流傳過一個故事,當然也不能證明是不是真的有這件事情,但至少是在中國大陸,中共在教育體系裏面把這個故事告訴所有的人:列寧曾經說過:「要絞死所有的資本家。」,當時就有工人就問:「我們怎麼有這麼多的繩子呢?」,列寧說:「沒有關係,資本家會賣給我們的」。這個高技術管制清單實際上就是阻止資本家把繩子賣給將要絞死自己的劊子手,就這麼一個意思。

其實最典型的案例,美光,我們上次討論的。福建晉華和台灣聯電聯手盜竊美光的智慧財產權,回過頭就通過中共的司法系統,通過判決把美光排除出中國市場。如果沒有美國政府出面制裁的話,福建晉華一旦投產以後,美光不僅在中國沒有了市場,它連國際市場都危險。因為在中共政府的補貼之下,福建晉華廉價的仿製品就會像潮水一般地湧向世界,這樣被摧毀掉的美國企業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在不同的領域。

所以說美國公司寧願接受短期損失,也不應該去期望一旦智慧財產權被中共盜取以後,你還能夠生存下去,所以我覺得這最終是對美國公司有了最好的保護。

主持人:另外,美國的貿易代表辦公室也發佈「301」的調查更新,它更新的內容是甚麼呢?

橫河:內容只主要是分五個部份,這個大家都可以去查,具體的這裏就不介紹了。但是我覺得這裏頭把它歸納出來有幾個方面會對特、習會,和以後的美、中貿易談判有影響。第一個就是,中方是否承認在「301」調查當中,美方指控的這些事情,中方有錯。這本來就是貿易戰和貿易談判最基本的核心。但是這個報告非常明確地指出,中共到現在都沒有承認過用任何手段盜竊美國智慧財產權。就是說你連基本的事實都不能承認,有甚麼可談的呢?

第二個是,這個調查更新發現沒有任何改進。我們知道中共有的時候會嘴上不承認,但是有的時候會具體的採取措施來做部份的彌補。你像現在對市場準入,就放了幾個美國公司進去。但是這不屬於結構性的改進,美國「301」調查認為在盜竊智慧財產權方面沒有任何改進,包括網絡黑客和盜竊行為,現在還有加劇的趨勢,就從上一個「301」的調查結果。

第三點是說,中方進行了不正當的報復。就是說非但不改,當美方進行貿易制裁的時候,中方還進行報復,這個報復它是不當的,並不是因為美國公司違規了、美國產品違規進行報復,而是從政治上打擊特朗普總統的票倉。所以這是屬於不正當報復。

那麼這個更新內容的這些部份說明甚麼問題呢?我覺得說明在「301」條款或者其它關於中共違規的調查當中,很多事情是可以驗證的。有人曾經問過怎麼驗證?這個更新報告我們可以看出來,對於侵犯智慧財產權的驗證,甚至都不需要看長期的效果。因為這個更新是從今年3月份的調查和初始報告開始的,到現在一年還沒過去。它的每個階段,如果你仔細讀一下它的更新報告,它每個階段都在進行驗證,同時隨時做出對應的制裁措施和調整,這個主要是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新的調查。

主持人:那麼下面還有一分鐘時間,雙方都這麼強硬,火藥味都這麼濃,那接下來的特、習會您有甚麼預期?

橫河:中共上周提交一個清單,我個人認為它仍然停留在訂單外交上。雖然說細節沒有透露,但是基本上不會是一個讓步清單。而美方的「301」條款的更新報告,和商務部新的高科技出口管制清單,也顯示出美國不僅絲毫沒有放鬆制裁,而且還再進一步加強制裁,是這樣一個強硬立場。

還有一周就是G20,我一直對G20的峰會的特、習會不樂觀,而且現在別人也不樂觀了。即使是開始比較樂觀的美國智囊或者媒體,現在也在向下調整預期。關鍵的問題還是因為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對立和衝突,因此單純的貿易協定是很難達成了,即使達成了一部份也是無法實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