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風險資產市場等待中美兩國領導人在布宜諾賽勒斯的晚餐會,此會對全球貿易形勢和地緣政治至關重要。不過交易員也沒有閑著,股市債市均有大的表現,一切源於聯邦儲備局主席在紐約經濟俱樂部的一席話。

鮑威爾上周談及美國經濟形勢時,指出目前的利率水準「略低於中性水準」,此言與數周前他認為目前距離中性水準「還有相當的距離」表述明顯不同,市場解讀為貨幣當局的政策立場有變,美國利率上升周期可能短期見頂。

美國股市走出了2017年一來的最好單周表現,債市走強,十年期國債利率一度跌破3%。英國脫歐方案得到歐洲領袖的批准,但是梅政府在如何取得國會批准上依然束手無策,英鎊低迷。相對於股市債市,石油市場比較平靜,交易員靜待OPEC+會議結果。黃金市場動靜也不大。

鮑威爾在關於目前利率水準與中性利率水準之間關係的兩次表述,的確差異較大。聯儲利率政策受到總統特朗普持續的和赤裸裸的干預,相信鮑威爾感受到壓力;十月份股市大跌,市場風險陡增,相信鮑威爾也感受壓力。

這是鮑威爾在言辭上作出調整的原因,市場感受到了這種變化,部份人士認為加息周期可能放緩,不過究竟這是言辭上的變化還是政策立場上的變化,分析師分歧很大。

究其緣由,乃是大家對美國增長與通脹前景的判斷有分歧,對聯儲貨幣環境正常化的決心的判斷有分歧。如果美國增長周期很快掉頭向下,聯儲的確有放緩加息步伐甚至停步的可能,但是如果美國增長只是回歸中位數而就業市場持續火熱,則利率會進一步上漲。

筆者認為對鮑威爾的兩次中性利率言論不必過度解讀,反而公開委員會市場上個月的會議記錄值得把玩。美國未來的利率走勢,data dependent(取決於資料),無論聯儲主席忽而轉鴿,忽而轉鷹。美國加息進入深水區,不確定性增高,沒有人能夠一眼看穿12個月了。

全球公司債市場上周遭遇50億美元淨流出,美國公司債權重利率達到4.36%,今年以來公司債投資者平均虧損3.9%,為2008年金融危機迄今之最。新興市場美元債慘遭屠戮早已不是新聞,這場災難有向美歐投資信用級債券擴散的趨勢。

石油價格和通用電氣的問題加速了資金的撤離,不過公司債被投資者離棄的根本原因還是整個貨幣環境的改變。美國持續加息,不僅令企業資金成本上升,也讓借錢炒債的成本大增、波幅動盪加深。

歐洲央行宣佈不久結束其QE操作,意味著它對歐洲公司債的購入也會停止,流動性減少。債市表現不濟,觸發投資者轉投其它資產種類,而此更加深了市場價格的調整。

金融危機後,在超低資金成本的刺激下,低信用公司債大行其道,BBB級公司債規模由6,700億跳漲到2.5萬億美元,當年曾經為市場帶來一片興旺,但是今天這些債券在拋售中首當其中,加大了調整的烈度和投資者的擔憂。金融時報有一篇文章,提出要警惕信用評級債券某日由緩跌變成急跌的可能。

本周焦點:1)市場對習特會結果的反應;2)星期三鮑威爾國會聽證;3)梅政府對脫歐方案的最後衝刺(11日議會表決);4)星期四OPEC+會議。美國十一月非農就業資料,市場預計就業增加205K,時薪環比上漲0.3%,vs上期的250K、0.2%,如果屬實就又是一個強勁的資料。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