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中共的媒體如何渲染北京領導人在阿根廷舉辦的G20峰會上盡顯「大國」外交手段,如何給世界經濟、G20的未來發展方向「把脈」,發生在會場外、全世界都看在眼中的一幕,已然讓這一切都暗淡無光。

據大紀元報道,11月29日,數名阿根廷法輪功學員在習近平下榻的喜來登酒店附近,進行了和平請願。他們掛出兩條傳遞心聲的橫幅,上邊分別以中文與西班牙文寫著:「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辦江澤民」。

一個在諸多民主國家或打著民主旗號的國家再正常不過的和平請願活動,卻被中共收買的親共僑團組織和當地警官所阻撓。

報道指,在法輪功學員請願期間,中共駐布宜諾斯艾利斯大使館和當地幾個親共僑團組織,組成了千人隊伍,他們身穿紅上衣,手舉大紅旗,將法輪功學員全部包圍,並大喊大叫。隨即,一名來自中共大使館的官員和一名便衣警察交談後,幾名阿根廷警察未說一句話,就開始強行取下法輪功學員所掛的橫幅。

根據阿根廷法律,允許公民用橫幅、旗幟進行和平請願,橫幅、旗幟等都屬私人物品,他人搶奪私人物品,屬違法行為。是以法輪功學員護住橫幅,但卻遭到警察的暴力對待。

錄像顯示,當地一名警察局長還在現場指揮,並命令一名警察搜查一名法輪功學員的背包,謊稱背包中有炸彈。當天,警方拘捕了9名阿根廷法輪功學員,但於隔日下午全部釋放。

毋庸置疑,中共大使館正是此次暴力事件的幕後推手,也應該是中共收買了當地警察,甚至將謊言灌輸給阿根廷高級警官,從而以莫須有的罪名拘捕法輪功學員。

中共駐外大使館如此作為並非首次。無論是早前的江澤民、胡錦濤的出訪,還是習近平上台後的對外訪問,所到之處的中共大使館、領事館針對法輪功的抗議和請願,全都是如臨大敵,方法也如出一轍。

比如2002年江訪德期間,中共駐德使館公使孫榮民等外交官使出渾身解數,使德國政府動用上千軍警大規模戒嚴,並警告穿黃藍衣服不能上街不能過馬路,住旅館的要被強行搜查攆出來,不服從的還得戴手銬,大聲講真話要被掐喉嚨關禁閉,井蓋被封,江坐火車要封鎖全站等。民主國家的德國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舉動自然引起了軒然大波。

比如2012年6月,時任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對丹麥進行國事訪問期間,丹麥和北歐周邊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集會向胡錦濤一行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但在中共使館的壓力下,哥本哈根警方出動四輛警車擋住抗議人群,以遮擋胡錦濤一行的視線。哥本哈根警察還拘留了試圖接近胡錦濤一行表達抗議的六位支持西藏人士。

2013年6月,中共前政協主席俞正聲訪問丹麥,也遇到了部份法輪功學員的請願,其中有兩名法輪功學員因為身穿黃色T恤,而被丹麥警察強行帶離抗議現場。

隨後,丹麥警方被提起訴訟。2017年12月,丹麥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決定,判決哥本哈根警方違反《憲法》。今年4月,丹麥警方發佈新聞公告,正式承認他們在對待抗議民眾的處理過程中,犯下了嚴重錯誤,警方並宣佈對提起訴訟的八名當事人給予每人2萬丹麥克朗的經濟賠償。

再比如2014年習近平訪問德國、法國、比利時期間,法輪功學員打出了「法辦元兇江澤民、羅干、周永康」等橫幅,同時呼籲所在國政府正視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實,並予以制止。而這些國家的中共大使館一如既往地要求當地警方禁止法輪功學員請願、抗議,並試圖干擾當地劇院神韻的演出。

且不說中共駐外使館的長臂干涉行為讓在場內大展「大國自信」的中共黨魁在國外丟盡了臉,單從世界各地中共使領館的一貫所為看,他們是何等的不自信。

對揭露迫害真相、戳穿中共謊言,害怕、恐懼到了何種程度——連黃色、藍色的衣服都不敢看到。相較於西方領導人面對諸多抗議時的定力,這樣「厲害的國」、這樣的不自信,世界都看在了眼中,誰會與之真心交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