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全球關注的美中領導人會晤即將在12月1日登場。特朗普和習近平能否達成協議以及達成甚麼樣的協議,引發外界猜測。彭博社分析稱,美國11月份的中期選舉讓特朗普手握一大談判優勢。

彭博社商業周刊專欄作家格林(Joshua Green)11月30日發文稱,中共之前確信,其對美國農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將會給美國總統特朗普帶來政治壓力。但這種賭注是錯的。

美國的幾個農業州是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是共和黨的票倉,也是中共想要滲透的重點。

報道稱,中共預料,針對「特朗普友好選區」的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會給特朗普帶來政治壓力,從而削弱其在中美貿易中的談判力度。但中共完全沒有達到目的。

格林說,他的分析結果顯示,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為特朗普準備與習近平會面帶來了一些好消息。

格林說,讓我們回到今年3月,當時特朗普宣佈對進口鋼鐵和鋁徵收關稅。中共誓言要反擊。

4月份,中共稱對美國出口到中國的農產品包括大豆、小麥和高粱等徵收關稅。以期在11月6日的中期選舉中,讓共和黨來承擔特朗普徵收關稅的政治後果。

因此,這次中期選舉中,備受矚目的焦點之一就是,受中美貿易戰衝擊的農業州的選民,是否會倒戈,轉而支持民主黨。

以大豆為例,中國此前一直是美國大豆的最大買家,2017年進口了140億美元的美國大豆。

中共希望其報復性關稅能傷害到美國農民,從而影響共和黨在農業州的票倉,最終達到對特朗普形成政治壓力的效果。

為了分析中共的這一企圖是否能實現,格林在4月份建立了一個模型,看看哪個美國眾議院選區最受中共關稅的影響。

格林發現,在30個最依賴大豆為經濟活動的選區中,有25個在國會中的代表是共和黨人。而這30個選區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也都是特朗普的票倉。

格林表示,雖然美國大豆今年在關稅的影響下,對中國的銷量大幅減少,但中共希望通過報復性關稅給特朗普帶來政治後果的企圖卻從未實現。

格林說,他對在4月份做的模型和美國中期選舉結果進行分析後發現,他研究的30個選區中,雖然有三個選區獲得勝選的黨派與之前相比調換了一下,民主黨換成共和黨,共和黨換成民主黨。但總體看來,在這30個選區中,共和黨只失去了一個眾議院席位。

格林說,中期選舉之前和之後的對比表明,中共關稅對美國中西部國會席位競選影響是多麼的微小。很顯然,這些農業區與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的深層文化和政治關係超越了關稅所帶來的任何經濟擔憂。

其它作物也是如此,例如高粱。中共對高粱的關稅壓力主要落在了堪薩斯州。但共和黨人羅傑·馬紹爾(Roger Marshall)再次當選為堪薩斯州第一國會選區的美國眾議院議員。

中共本想期望關稅能給共和黨帶來政治損害,從而阻止多數議員繼續支持特朗普的關稅,但中期選舉並未看出這樣的結果。共和黨在農業州票倉選區多數屹立不搖,這促成了特朗普與習近平談判的一大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