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是共產黨員!當西方媒體從中共黨媒上發現這位中國最富有的民營企業家原來也是中共「政治精英」俱樂部的一員時,多少感覺有點詫異。美國之音說,中國媒體或許認為外媒大驚小怪。馬雲的黨員身份凸顯國進民退下的中國私營經濟的困境。

民企生意好壞 中共控制

馬雲的黨員身份,是在中共黨報11月26日發表的《關於改革開放傑出貢獻擬表彰對象的公示》中被列出後,被媒體傳遍全球的,引起了廣泛關注。

《紐約時報》報道說,他曾經試圖和政府保持距離。當他在公開場合被問及如何處理和政府的關係時,他說過「愛政府,但不要和政府結婚。」

不過,中國人對富豪和共產黨員這樣的結合早已見怪不怪。外界其實已經看到,中共雖然仍然打著共產主義的旗號,但在經濟上則擁抱「資本主義」。

馬雲也並非唯一有億萬身家的中共黨員。其他巨富的共產黨員還有萬達集團的王健林,和房地產開發商恆大集團的許家印等。

在中國的民營企業中,很多企業家背後隱藏著紅色權貴,也就是中共上層利用民營企業家當「白手套」來牟取最大利益。而民企只有攀上了權貴,才能夠生存和發展。

「馬雲是黨員這點並不奇怪,因為在中國,一個私人企業家能把生意做到他現在的程度,那你哪怕不是黨內的黨員,你也會被當作是黨外的黨員。中共扶持你或允許你的生意成功,那就意味著你在它的控制之下。今後你的生意它可以任意處置。」旅美學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

民企內部設有龐大共產黨系統

實際上,美國之音說,阿里巴巴內部已經有著一個龐大的共產黨系統。

馬雲的阿里巴巴成立於1999年,次年公司就成立了黨支部。到2008年,該公司黨支部升格為集團黨委,下轄3個二級黨委、一個總支、兩個直屬支部,共有黨員2,094人。中國媒體援引的這些數據顯示,到2017年底,阿里巴巴已經有中共黨員6,051名。

馬雲曾三度赴延安。後來,馬化騰和劉強東也穿著紅軍軍裝走了一遍。馬雲還在中共另一個所謂的「革命聖地」古田開了兩次會。

《華爾街日報》此前援引香港科技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院長Kellee Tsai 的話報道說,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中國民營企業家中,有三分之一是中共黨員。

按照中共規定,有三名以上黨員的實體,都需要成立黨支部。據新華網發佈的「2017年中國共產黨黨內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約有四分之三的私營企業(190萬個)已經這樣做了。

中共為何此時端出「馬雲」?

馬雲何時入黨沒有報道,但他的大學同窗披露,馬雲在杭州師範學院就讀時,就是該校學生會主席,而且是杭州文革後恢復學聯的第一屆主席。

馬雲作為民營企業家的標誌人物,分析認為,中共對他採用又打又拉的手段:今年(2018年)9月,馬雲宣佈將在一年後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職務後,外界曾猜測他是被中共強迫卸任的,但馬雲隨後予以否認。

但有知情人披露,馬雲曾有幾次激怒高層,其中一次是他於2017年會見美國總統特朗普時,向美國透露了阿里分析的中國市場數據,這或成為之後美國關稅問題的一個「誘發點」,中共找他「約談」,強令他選擇:1)阿里從美股退市,轉回國內A股:2)馬雲退下來,政府佔有股權,實際就是從他的合夥人股權中奪取大部份。馬雲選擇了後者。

此外,中共內外交困,外部美國貿易關稅步步緊逼,內部經濟持續放緩、各項經濟數據疲弱,中國股市從年初到10月已經蒸發了四分之一的市值。投資者對宏觀經濟前景感到悲觀。

此時,當中共面臨貿易戰生存危機時,民企一下升格為救命稻草。原因是,民企對中國經濟具有巨大貢獻,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和80%以上的城鎮就業等。

然而今年9月,中國財經界人士吳小平發文說,中國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國有經濟發展的任務,應逐漸離場,引發巨大爭議。

中共高層顯然意識到問題已經嚴重到可能威脅穩定,罕有地齊聲喊話,包括習近平、李克強、劉鶴等力挺民企。但是效果並不好,分析認為,投資者聽到的只是口號,看不到具體行動,很難令他們信服。

此時,美國之音認為,馬雲作為民營企業家的代表,他與其他民營企業家被列為傑出貢獻表彰候選人,顯示出當局仍挺民企,雖然在很大程度上表現在這種榮譽表彰的宣傳手段上。

《紐約時報》說,對中國商人來說,入黨更多是一種權宜之計。目前,在中國經濟放緩與美國貿易戰加劇之際,中共明確中國最成功的商人馬雲是黨員,是試圖增強中共執政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