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讀過一篇蘭茂和李鐵拐比劃醫學的故事。

故事大意說,李鐵拐是醫家之祖。一天,他聽說昆明有個蘭茂的醫生了不得,簡直說嘛,就是神仙看病也沒他那麼好。李鐵拐因此趕到昆明來和蘭茂比賽。

他們比賽抓藥,比賽給人看病,結果是李鐵拐輸了,而且李鐵拐對蘭茂是佩服得不得了。倆人趁合作的機會,把幾個壞人用醫家的辦法給制服了。

蘭茂,止庵先生,是《滇南本草》的作者。

《滇南本草》 先於《本草綱目》

《滇南本草》成書的時間比《本草綱目》早約140年。3卷的書中記載4百多種藥物,是以中國西南地區的藥物為主的一部藥物學,算是第一部地區性藥物學。

《滇南本草》有很多當地藥物,在一般醫書中都難以見到的。例如能破血、散瘰結核、攻癰疽紅腫的「小九牯牛」;又如「斑莊根」,能攻諸腫毒、止咽喉疼痛,利小便,走經絡,治筋骨疼、痰火痿軟、手足麻木戰搖,又治婦人病。

《滇南本草》也有許多雖然常見,但屬於第一個被記載的藥物。例如「仙鶴草」是有止血效果的藥;又如「燈盞花」、「川牛膝」、「川草烏」、「貝母」等都是始載於《滇南本草》。

茲舉幾味特殊的 藥物和讀者分享

●韭葉芸香草

《三國演義》七擒孟獲的故事中,孔明的部隊在正當六月熱如火的炎天,山惡嶺峻,人馬爭飲「啞泉」水,結果軍隊都不能言語。萬安隱者草庵後有安樂泉,中啞泉水毒的,飲之即癒。另外,庵前有一種叫「韭葉芸香」的草,口含一葉,就不會染上瘴氣。

《滇南本草》云,此草治山嵐瘴氣,不服水土,感冒風寒暑溼,或冒四時不正之氣,頭疼發熱,乍寒乍熱,體困痠軟,寒熱往來,似瘧非瘧,或發瘴瘧,胸膈膨脹,飲食無味,肚腹疼痛,嘔吐、水瀉等症。逢水毒可解。此草上有白毛者真,若無者非是,須辨之。例如H7N9禽流感非常迅速地感染人群,患者又非常可怕地染病就死亡,症狀上蠻相似的,可能用此藥也有能力治療。

●燈盞花

也叫燈盞菊、細辛草。搗汁滴入耳內,可以治小兒膿耳。燈盞花,水煎,點水酒服,可用以治療左癱右瘓(類似中風的病情,肢體左邊不能用,叫癱,右邊叫瘓),風溼疼痛;還能用以治療手生疔、手足生管(類似瘻管)。扯燈盞花1百朵,摘背角地不要,用瓦鐘,用石杵搗爛,加砂糖少許,入花搗爛。敷在傷口,2、3次即癒。

●野煙

又名煙草、小煙草。味辛、麻,性溫,有大毒。可用以治熱毒疔瘡、癰疽搭背、無名腫毒、一切熱毒惡瘡;以此草,煎服,瘡潰調治痊癒。後來的人,將之起名叫「氣死名醫草」。有吃牛、馬、驢、騾死肉,中了惡毒的,惟用野煙草藥可救。如果以此藥材,單劑為末,酒和為丸,又名「青龍丸」。野煙的藥性惡烈,虛弱的人忌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