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根廷的特朗普和習近平會晤,受到了特別的關注。我感覺,在這次雙邊會晤中,美中雙方不可能達成完美妥協,但也不可能徹底談崩。最可能的結果是在這兩個結果之間的某一點上達成妥協意向,然後公佈聯合聲明。另一種可能是談完後雙方各說各話,屆時便要看情況如何了。

11月初,中國向美國提出了一份書面的142項貿易改革方案,希望可以和美國達成妥協。不過,應中國的要求,這一份方案至今未公佈於眾,外界只能通過美官員的隻字片語來管中窺豹。不過根據美國貿易官員的說法,這142項的措施,基本都是過去兩年中國官方已經承諾過的東西,而且缺乏美方要求的落實時間框架,也缺乏具體執行機制。

感覺上,美方不會接受一個沒有時間限制和沒有執行機制的所謂貿易讓步,因為在過去20年,中國對美方的類似承諾多如牛毛,甚至連中國在美國的堅定盟友——華爾街投資銀行——也已經感到十分不耐煩。

不過,中國在宣傳上的創意卻層出不窮。中國提出「反對單邊主義」、反對「貿易霸凌」、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等等。霸凌容易理解,就是美國人借助自己體量巨大,欺負中國(和其它國家)。所謂單邊主義,是與WTO等多邊貿易機制相對而言的。中國認為,所有的規則和爭端裁決,都應該在世貿組織這樣的多邊國際組織內解決。

然而,中國並不真正尊重「多邊機制」。首先中國加入世貿之後,至今17年尚未落實當年入世承諾,世貿這個「多邊」對中國從無任何實質約束。其次,中國歷來也都以「中國特色」躲避國際通用準則和普世價值,無論是經濟貿易還是政治文化,中國都更為強調自我特色。如果說到貿易霸凌,中國更是最常採用的國家。中國周邊國家和地區,幾乎每一個都曾經被中國以經濟貿易手段制裁過。日本、南韓、台灣、菲律賓、越南、菲律賓、新加坡和印度,都在最近幾年經歷過中國制裁。不同的是,中國並不需要像美國一樣通過立法來進行制裁,而是通過行政措施,大多數的時候是做而不說,甚至在公開場合不承認「制裁」而已。

我們從2018年初就已經分析過中美兩國的糾紛絕非貿易衝突這麼簡單。目前,美國對中國的指責,最少提出了六大類。

一、不公平貿易措施,包括超額貿易順差、高關稅、非關稅壁壘、國家貿易補貼等;

二、知識產權盜竊,強迫外國企業轉讓核心技術,以電腦黑客方式盜竊美技術機密,針對包括中國製造2025計劃;

三、對商業機構進行黑客攻擊(留意,不包括政府和軍事機構);

四、全面社會政治滲透。11月27日美國參議院舉行安全策略聽證會,首次提出了中國對美國政治作戰的說法,更把孔子學院列為「政戰工具」;

五、南中國海軍事化;

六、在全球軍事佈局,削弱美國軍事優勢,這裏針對包括一帶一路的中國全球佈局,以及台灣安全。

目前美中較量的集中點在第一項,但經貿糾紛只是一個衝突的引發點而已。美中糾紛在這個點上引發,顯然對中國並不有利。這也是中國官方咬緊牙關保持低調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