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第10次20國集團峰會,本周五和周六(11月30日和12月1日)將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負責籌辦本次峰會的東道國協調員德爾加多(Pedro Villagra Delgado)表示,「要建立一個讓所有人都受益的20國集團」。

G20聚焦「習特會」

儘管全球最為重要的20個經濟體都來參加這次會議,但人們真正關注的還是這次G20峰會之外的美中首腦會晤——「習特會」。周六的G20峰會之後,特朗普和習近平將在晚宴上相見。

點擊下載影片

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已經發出了警告,美中貿易戰肯定會對世界經濟產生影響。「在最糟糕的情況下,世界經濟增長會下挫0.5%。」

她說所有關心貿易議題的人都贊同這個觀點。因此人們都想看看特朗普和習近平將如何談判,從而化解兩國間正在發生著的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貿易戰,為世界經濟帶來一些積極影響。

特朗普表示希望與北京達成雙邊協議,但是他也指出,「如果我們無法達成協議,我還可以對250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相信我,我會這麼做的,因為(中共)已經掠奪我們國家太多年了。我不會允許發生這樣的事情。」

特朗普:達成協議需要滿足公平互惠

周一(11月26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在記者會上表示,特朗普總統認為在G20期間的美中峰會上,雙方有「很好的機會」能夠達成協議(there is a good possibility that a deal can be made),特朗普總統對此也持開放態度。不過他也強調,達成協議需要滿足公平、互惠的某些條件。

庫德洛解釋說,公平、互惠的條件包括「知識產權盜竊的問題必須要解決,強制技術轉讓的問題必須要解決,重大的關稅與非關稅壁壘的問題必須要解決,所有制的問題必須要解決。」他還指出,特朗普可能會重申他的觀點,「那就是我們想要世界在理想情況下實現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和零補貼。」

庫德洛說美國是處於有利地位,「絕大多數觀察者們都相信,中國的經濟在衰退,同時美國正處在一個非常強大穩固的位置迎來這場峰會。」他認為美國可以經受這場爭端,而中國(中共)需要做出改變。

如果大家長期關注我們的節目就會知道,庫德洛所說的這些內容,其實是重複他在9月8日曾說過的美方的要求,就是「3零2停1允許」。當時有媒體分析認為,如果中共不照單全收美國的這些要求,特朗普政府就不會收手。

就在剛過去的感恩節當天,特朗普表示「中國想跟我們達成協議」,他說自己「了解每個環節和每個數據」,並且說了一句非常耐人尋味的話:「我這輩子都在為這次與習近平會面做準備。」特朗普的話可以說是柔中帶剛,既向北京釋放善意,同時又施加了壓力。

也就是說,美中經濟明顯的對比,讓特朗普對「習特會」 增添了不少信心。那麼這種情況下,北京準備好「習特會」了嗎?

中共駐美大使:通過談判解決問題

也是在周一,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了路透社的採訪,他表示中方不想打貿易戰,要通過談判努力解決問題。

外界認為,崔天凱的話反映出中共已經沒有了以前的「強硬」,有的只是近乎「妥協」。《金融時報》文章認為,在美方「促開放、調結構」的要求面前,北京除了之前對美國進口商品提高關稅之外,似乎沒有甚麼有效的應對策略。

「促開放」有利於緩解貿易戰帶來的衝擊,也有利於同美國達成貿易協定。外界分析認為,「習特會」上,北京可能還會繼續提出包括降低關稅、減少對外資的投資限制和推進多邊貿易協定談判等(措施)。

我們看到中共從4月份開始,分四批下調了進口關稅。先是5月1日對部份藥品下調關稅等,然後7月1日降低了汽車整車和零部件的進口關稅,隨後又調低了進口日用消費品的稅率,11月1日又對1585個稅目的工業品實施降稅。差不多2個月左右,中共就有一個動作。

中共還在不久前舉辦了進口博覽會,而且在外商市場准入方面,列出了汽車市場和金融領域的開放時間表等。

不過《金融時報》指出,這距離美國要求的「對等公平」還有很大的差距。中共的降稅「促開放」是美國的要求,但並不是最主要的要求,「調結構」才是貿易戰的深層原因。但是如果中共做結構上的調整,可能也就觸及到了它的體制問題和政權問題。

特朗普施壓 北京必須做出結構調整

國際問題專家唐浩表示,美中貿易戰表面是經貿問題,實質是美中兩國體制的衝撞,意識形態上的較量。中共如果不做結構上的「實質調整」,恐怕進口再多、關稅降的再低,也不會有真正的公平貿易。

中共很可能希望先與美國達成泛泛的「框架協議」緩和貿易戰,然後再以「商談協議具體細節」的名義,將貿易戰打成曠日持久的「談判戰」,以此拖到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

也就是「以拖待變」,隨後中共可能會發動若干經貿戰、媒體戰、心理戰等手段,干擾美國選情。如果到時候特朗普意外沒能連任,像中華民國那樣「政黨輪替」,換一個對中共友善的人選接任,那就真的遂了中共的意;即使特朗普連任,那個時候可能中共又緩了一口氣,還可能繼續跟特朗普政府周旋下去。

不過唐浩也指出,特朗普近日強調「非常不可能」接受中方暫緩加稅要求,甚至準備提高徵稅額度,可能是對中共的「花招」有所警覺。所以加強施壓,逼迫北京必須做出結構調整。 北京準備好了嗎?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