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愛滋病村、污染、揭露中國黑暗現實…… 現居紐約持美國綠卡的中國紀實攝影師盧廣在新疆失聯,他的妻子徐小莉在推特上表示,盧廣是與朋友在烏魯木齊被當地國保帶走的。

徐小莉26日在推特(Twitter)發帖說, 11月3日晚上與盧廣失去聯繫。「從盧廣戶籍所在地浙江永康有關方面得知,他已被新疆當地國保帶走。」盧廣現已失去下落24天,然而徐小莉仍未收到新疆警方的通知,也不知道盧廣被逮捕的原因。

現居紐約的盧廣10月18日曾出席上海某場講座,分享了自己多年拍攝環境議題的成果和心得,包括如何保護自己、如何與工廠及官方周旋,他還透露自己將出版一本「內容敏感到無法在中國出版」的書,以分享從事攝影的歷程。

妻子:盧廣被新疆國保帶走

徐小莉在帖文中表示,盧廣10月23日受朋友邀請前往烏魯木齊,為當地影友做攝影和指導交流,10月31日往新疆喀什旅行,於11月3日返回烏魯木齊。

11月3日之前,盧廣與徐小莉一直都有聯絡,3日晚間開始失聯,他原定11月5日飛赴四川前往大涼山捐款,也未出現。

徐小莉輾轉聯繫朋友的妻子,才得知盧廣與朋友都被當地國保帶到新疆喀什,她向其戶籍所在地浙江永康的有關部門詢問,也獲得證實盧廣被新疆國保人員帶走了。

她說,盧廣失聯至今已二十多天,身為家屬的她從未接到過拘捕文件或通知,她多次撥打新疆警方電話,也沒有得到答案。

徐小莉說,12月4日是她與盧廣的結婚20周年紀念,「自從和他失聯,我度日如年,只盼他們平安歸來。」

「我的危險隨時都存在」

現年57歲的盧廣出生於浙江,從事紀實攝影25年,主要關注環保議題、底層百姓,攝影專題包含:愛滋病村、SARS、血吸蟲病、西部大淘金、小煤窯、關注中國污染等等。

盧廣曾表示,家人曾接到恐嚇電話,哭著要他別幹了,「我不是為我自己幹,是看到那麼多百姓的問題,他們上訪被抓去、又被判刑,要為他們呼籲。」不過他表示一直沒出過「重大事故」,他說妻子還是支持他的。沒想到事隔一個月,盧廣竟下落不明。

有人問盧廣:「你現在功成名就,這是否意味著最艱苦的階段已經過去了?」盧廣說:「恰恰相反,最艱難的階段我以為還沒到,而且我不知道它甚麼時候到。對於我來說,只要我不放棄社會問題的攝影報道,我的危險隨時都是存在的。」

為了能取得好照片,盧廣被警察拘留過、被工廠的人打過……

《我的鏡頭不撒謊》

《我的鏡頭不撒謊》是盧廣給自己拍攝的一組圖片起的標題。盧廣被媒體稱為「亡命天涯」的攝影師,他被中國攝影家協會授予「德藝雙馨攝影家」的稱號。

2001年,盧廣拍攝了震驚世界的「愛滋病籠罩下的村莊」故事,在河南後楊村、文樓村等一百多個村莊,多數農民因為貧窮而賣血求生,反而導致愛滋病瘋狂蔓延。盧廣冒險前進艾滋村莊內,但民眾不敢說出自己的病情,死於艾滋者只能悄悄地埋葬,「因為當地有規定,一律不准往外說。」

盧廣拍攝了艾滋重災村大量圖片,包括病危前的患者、孤兒等。他通常夜晚進入村莊,白天躲在人家裏,晚上再在各家走動,採集攝影素材。他後來講述自己數次逃脫當地政府抓捕的經歷。當時,當地政府對盧廣有專門的抓捕計劃。

被譽為「中國民間防艾第一人」的高耀潔介紹,1992年中共大搞「血漿經濟」,當地衛生單位紛紛辦起血站,官方媒體也以各種藉口動員人民賣血。導致愛滋病氾濫,在河南形成很多艾滋村。這些村被中共當局封閉起來,任其自生自滅。

隨著一幅幅作品的出世,接踵而來的還有榮譽:2004年、2011年、2015年3次荷賽獲獎,2009年獲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攝影獎,2010年獲美國國家地理攝影大獎……

中國河南某愛滋病村莊,一名男子緊緊抱著身患愛滋病生命垂危的家人。 (大紀元資料室)
中國河南某愛滋病村莊,一名男子緊緊抱著身患愛滋病生命垂危的家人。 (大紀元資料室)

在2004年,他以《河南愛滋病村》獲得了第47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金獎。

「像個獨行俠,我要行俠仗義。」盧廣曾語氣溫和地對《瀟湘晨報》表示,並非自來就有俠客情結,是從2001年拍河南艾滋村開始,「才慢慢變了」。

「以前攝影就是玩」,「功利,看重結果」,而現實中平民所遭受的不公和苦痛,叫人震動,「我的責任就是記錄」,「或能幫助解決(現實問題)」,「我不求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