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習近平啟程前往西班牙訪問並參加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前的11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會議,審議了一個條例和一個規則,當天下午則進行了集體學習,學習內容是「中國歷史上的吏治」。據報,這是中共十九大後中央政治局首次就「用人」問題開展學習,其目的是「了解歷史上吏治的得失」,為當下提供借鑑。

學習的成果與以往的提法並無太大區別,根據報道,首要的還是強調「政治品德」要過硬,即衡量幹部的第一標準,要看其是否忠於中共和人民,是否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是否堅決維護中共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是否全面貫徹執行中共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至於專業等則處於次要地位。

不過,一個罕見的比較新的提法是「多選在重大鬥爭中經過磨礪的幹部」。換言之,就是在以往的反腐、「團團夥伙」中沒有倒下的官員,將被提拔重用,而這事實上也是在暗示要把好「政治關」,與「政治品德」要過硬是一個意思。

在習近平離京前選擇這個主題也許是巧合,也許不是,但外界從中所感知的信號就是:一、與其剛剛在紀念劉少奇誕辰120周年的講話意思一致,那就是北京並不想改弦更張,並不想改變現有的政治體制。這意味著一旦北京政權覺得在G20上美國「過於咄咄逼人」,甘冒達不成協議的風險,也不會做出實質性的讓步。這無疑又給中美首腦會晤蒙上了一層陰影。

二、在用人方面再度刻意強調官員對中共、對核心的忠誠度,折射的依舊是官員們在這方面的缺失。至於那些「在重大鬥爭中經過磨礪的幹部」是否能保持晚節,同樣沒有人可以保證。就拿現任政治局常委韓正、現任司法部部長傅政華、現任應急管理部副部長黃明等來說,也都經歷過「重大鬥爭的磨礪」,但未來如何,其忠心是否能經得起考驗,也沒有人可以擔保。

而且,忠於中共和忠於人民本身就是相矛盾的,因為中共代表的從來就不是人民的利益,而是中共利益集團的利益。一個官員若選擇忠於人民,為人民的利益著想,就必定無法忠於中共,無法忠於核心。

在孔子的儒家學說看來,「忠」隸屬於「仁」,忠是誠實的表現,它同時受「義」的節制,是眾多美德中很值得稱道的。不過,縱觀《論語》,孔子從未要求臣應對君無條件地「忠」,他更反對阿諛取媚以逢君之惡。在孔子看來,君王以禮待臣子是臣子「忠」的前提,而臣子不可欺騙國君,如發現國君有不對之處,應犯顏直諫。如果國君失德,又不聽勸諫,那就「無道則隱」,而非一味地愚忠。

換言之,「忠君」就是要分擔君王的「國事」,而不是維護君王的個人和名位。忠的基礎是無私和關鍵時刻能捨身,甚至可以捨生取義。

此外,忠是因為皇帝是天地的任命,忠君的實質是敬天,尊重天地的任命。如果君王逆天而行,國民就不必再忠於這樣的君王,因為再談忠君就是逆天而為。

看看今天的中共,其詆毀傳統道德觀念,宣揚無神論,摧毀了傳統文化,使人失去了對神的信仰,失去了做人的道德規範,以致逆天叛道,肆意妄為;其宣傳唯物論,使「物質崇拜主義」、「拜金主義」、「享樂主義」大興世間,人成了「唯利主義」者,為了利益無所不用其極;其崇尚暴力,「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不僅使用暴力手段維持其統治,而且採用暴力鎮壓民眾的反抗,從其成立迄今為止,已經殘殺了八千萬中國人。

對於這樣的中共,上天早已藉由貴州天然藏字石宣告了「天滅中共」之意。因此,誰違背天意,誰一心跟它走,就是對中國、對天地最大的不忠。也就是說,中共挑選出來的所謂忠於中共的官員,不僅僅不能忠於人民,其實也是在逆天意而為,在歷史大戲走向落幕後,他們的結局也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