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中首腦G20峰會會晤前,中共政府除批准兩宗巨額美企併購案,同時又推出了銀行、保險領域的數個開放案例,專家說,中共慣於在談判的關鍵時候做表面文章,此舉可能是為做交易用。

11月25日,中共銀保監會正式批准德國保險公司安聯集團(Allianz Group)籌建安聯(中國)保險控股有限公司,安聯成為中國首家新設立的外資保險控股公司。

公告同時批准香港集友銀行有限公司籌建深圳分行,此前,銀保監會還宣佈完成其它10項市場准入的申請審批。

23日,中共反壟斷審查機構批准美國聯合技術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230億美元收購飛機零件製造商羅克韋爾·柯林斯(Rockwell Collins)的案例。

20日,該審查機構無條件批准美國迪士尼公司以710億美元併購21世紀霍士公司的交易。

9日,美國運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 Co)獲准在中國境內開展銀行卡清算業務。

過去十幾年來,外國企業一直希望、外國政府也屢屢提醒中共,兌現入世時的承諾——給予更廣泛的市場准入。但直到美中貿易衝突升級,美國特朗普政府對華商品加稅施壓,中共近期才開始顯露鬆動或給出示意要開放的信號。

「中國(中共)正試圖向世界展示它正在開放,但世界是否會相信它的舉動則是另一個問題。」證券公司光大新鴻基公司北京辦事處主任肖特(Jonas Short)告訴《華爾街日報》。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中國事務副會長帕克(Jacob Parker)說,最新措施只能表明北京希望外國公司鞏固其中國業務的意圖。

「中國(中共)政府(若)希望在市場開放方面取得可度量的進展,如果它能給予人壽保險業外國公司多數股權,那才會更有說服力。」他說。

中共政府朝令夕改的動作向來如此。9月美中貿易衝突升級後,中共官員通知該貿易委員會,暫停辦理美資金融服務企業的牌照申請,直至美中關係有所改善、並回到穩定軌道。被停辦的牌照領域包括:銀行、證券、保險和資產管理等行業。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在「希望之聲」節目上表示,中共不可能全面開放與其統治權生死攸關的領域,比如:金融市場、國企壟斷領域,但它有時候會做出一些象徵性的姿態,它很善於以個案和例外來誘惑外界。

以中共批准美國運通在中國境內設立銀行卡的清算機構為例,這是到目前為止批准的第一家,但並不意味著中共開放了這一領域。「這不是結構性改變,這只是象徵性的一個姿態。中共往往在談判的關鍵時候做一些表面文章,給一兩家(企業)一些特別的供應。」他說。

《華爾街日報》也報道說,一些中國問題觀察人士表示,允許德國企業安聯成為第一家外商獨資的保險公司,可能是北京要在歐洲提高信譽、制衡美國,是中共的一種平衡手法。因為在G20峰會前,中共的關鍵經濟人物、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正在德國參加中歐論壇。

對本周中美首腦在阿根廷G20峰會上的會晤,橫河表示,他預計中共會做一些妥協。原因是第一,它許諾了也不會真兌現;第二,它表面上不會做傷筋動骨的結構性改變讓步,即使妥協,也會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設法保存面子。

「這是中共非常用心的地方,但不會從國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出發。」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