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份新報告揭示了中共發展空軍力量的手段和終極目的,即中共通過購買、竊取或複製等手段獲取外國軍事技術,發展空軍力量,不僅是為了和美國競爭,而是在基於共產黨威脅理念和政策野心下,達到超越美國的目的。

這是美國智囊蘭德公司分析師斯科特·哈羅德(Scott Harold)一項新研究的結論。中共發展空軍力量,是為了超越美國空軍。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中共採取購買技術、竊取技術或複製美國方案等手段。

哈羅德寫道,中共軍隊尋求與美國軍隊競爭,不僅是作為一個目標本身,而且是為了實現中國共產黨為其軍隊設定的政治目標,該目標是在中國共產黨威脅觀念和政策野心下定義的。

哈羅德列出了中共空軍的戰略目標:中國領空的防禦,應對台灣衝突,以及控制有爭議地區的領空。

逆向工程 購買和複製俄羅斯戰機

為了實現這些目標,中共航空武器依賴於新舊技術,一些是中共政府自行合法獲得或開發的技術,另一些是其複製或盜取的技術。

哈羅德寫道,中共軍事航空動力結合了冷戰時代遺留的技術,及中共從俄羅斯和烏克蘭採購的航空硬件,通過逆向工程生產和複製俄羅斯產品。他補充說,中共的第五代戰鬥轟炸機部份是基於盜竊美國產品開發的。

他補充說,中國航空航天公司從俄羅斯購買並複製了蘇-27戰機。「在獲取這些技術後,有時並不全面,中國(中共)再對它們進行逆向工程,以便在本土生產,中國分析家今天稱之為『IDAR』,或『引入、消化、吸收和再創新』。」

據悉,中共第四代艦載型戰鬥機J-15(殲-15)是俄羅斯蘇-33航母艦載戰機的未經許可複製版本,蘇-33是20世紀80年代蘇-27K陸基戰鬥機的衍生物。中共從烏克蘭購買了一架T-10K-3原型機,然後對其進行了逆向工程。

J-15也因其飛行控制系統存在重大問題,在近年來發生了許多墜毀事故。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 News)最近還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中共)海軍艦載戰鬥機短缺 僅有問題纏身的J-15」的文章。

盜竊美國先進戰機技術

哈羅德說,當從外國購買不是一種選擇時,中共一般都試圖竊取外國技術設計,或觀察外國實踐過程,再著眼於複製和進行調整,以滿足中共軍方的需求。

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共黑客竊取了與美國F-35隱形戰鬥機計劃相關的數據。這些信息可能在中共J-20(殲-20)和J-31(殲-31)隱形戰鬥機發展方面起到作用。

中共盜竊外國技術是美中貿易戰展開的核心原因之一。

澳洲聯合新聞社2015年1月報道,中共間諜從美國竊取有關F-35隱形戰鬥機的機密資料數據,多達50TB(1TB=1024GB)。中共獲得這些數據後,已經將其應用在殲-20戰鬥機和殲-31戰機。

2016年12月,俄羅斯官方媒體報道,殲-20是偷竊了美國的技術後才建造的。當年被美國判監入獄的51歲中國公民蘇斌(Su Bi,音譯),承認了與中共軍官共謀,盜竊美國F-35和F-22戰鬥機,以及波音C-17軍用運輸機資料數據的計劃。

包括路透社在內的多家媒體報道,今年6月12日,英國汽車及飛機引擎製造廠勞斯萊斯(Rolls-Royce)前工程師瓊斯(Bryn Jones)因涉嫌向中共洩漏美國先進F-35B隱形戰機機密而被捕。

日本「產經新聞」11月6日報道說,中共最新款的隱身無人機「彩虹7」的全尺寸模型,也被指是抄襲美國海軍的「X47B」無人機。

複製美國空軍訓練方案

哈羅德在報告中還舉例說,在戰鬥機和戰鬥機作戰方面,中共空軍選擇直接複製美國空軍的技術和方案。美國空軍將多用途F-16和F-15戰鬥機組成「高低」組合,目前,一些F-22和F-35隱形戰鬥機也是這樣組合,但數量較少。

同樣,中共正在部署大量常規J-10戰鬥機,一些分析師認為這款戰機的技術來自以色列。中共也在部署一些隱形J-20戰鬥機。

此外,美國空軍強調在戰爭條件下進行現實訓練。中共空軍也開始沿著同樣路線組織自己的訓練。

相比美國空軍力量 中共仍落後很多

哈羅德報告顯示,雖然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中國航空航天業爆炸式增長,但到2018年,美國公司相比於中共,仍然具有生產更多不同類型戰鬥機能力的優勢。

據報道,自2011年首次飛行以來,中國成都飛機工業集團生產了大約20架J-20隱形戰鬥機。相比之下,僅美國空軍就擁有大約180架F-22和200架F-35隱形戰機,並繼續購買新的F-35戰機,每年約40架。空軍計劃從2024年開始每年將F-35的產量提高到60架。

11月19日,35架F-35戰機排成整齊的隊形,以「大象散步」(Elephant Walk)演習展示其強大的軍事實力。

中俄都在研發各自的第五代戰鬥機,用於與F-35戰機競爭,但是中俄戰機都無法做到「大象散步」。這是一種在限定時間裏出動大型戰機編隊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