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11月27日),谷歌員工發佈一封公開信,籲請公司取消為中共創建的搜索引擎「蜻蜓」(Dragonfly)項目,勿與中共同謀侵犯人權。

谷歌員工表示,他們在Medium上發佈的公開信,計有11名員工聯名簽署,陸續將有更多人加入。

今年夏天谷歌蜻蜓項目遭人洩露,引起人權組織和美國政界人士的批評。8月,數千名谷歌員工簽署了一封信,提出「緊急的倫理道德問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會主席埃內西(John Hennessy)上周表示,在中國大陸開展業務需要對「核心價值觀」妥協。

由於擔憂中共越來越多的網絡攻擊和審查監控,谷歌於2010年決定退出中國市場,停止其在大陸提供的搜索服務。

此後,中共當局更加密集地限制中國網民在互聯網上的自由,採取的手段包括要求網民實名登錄、將部份網站列入黑名單,以及刪除敏感信息,例如有關中共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血腥屠殺和平抗議學生的信息。

彭博社報道,2017年春天,谷歌公司開始研發「蜻蜓項目」,這是一個為中共專制政權量身訂做的搜索引擎,可以屏蔽諸如「人權」之類的敏感關鍵詞,並且設計一套方法,以利中共政權追蹤那些敢於嘗試在網上發表敏感信息的網民,包括他們的電話號碼。

批評者表示,谷歌通過蜻蜓項目與中共政權合作,違反了言論自由及侵犯用戶私隱權。

國際特赦組織27日發起全球行動日,抗議谷歌公司秘密推動蜻蜓項目。該組織表示,谷歌公司開發蜻蜓項目將讓互聯網用戶對谷歌的信任蕩然無存,呼籲谷歌首席執行官皮查伊終止這項計劃。

谷歌發言人沒有立即置評這封公開信。

以下是公開信的譯文:

我們是谷歌員工,我們加入國際特赦組織,呼籲谷歌取消蜻蜓項目,這是谷歌致力為中國大陸市場創建的一個具有審查功能的搜索引擎,目的是實現中共的全國性監控機制。

幾個月前,成千上萬谷歌員工對此提出了他們的關切,我們也是其中之一。國際人權組織和調查記者也發出了警告,強調這是個嚴重的人權問題,並且一再地呼籲谷歌取消該項目。到目前為止,我們領導層的反應令人感到不安。

我們反對蜻蜓項目並不是針對中國,我們反對的是,通過這些技術幫助有權勢的人鎮壓身處各個角落的弱勢群體。中國(中共)政府當然不是唯一扼殺言論自由及監視鎮壓異見人士的國家,谷歌在中國動盪的政治時刻推動蜻蜓項目,將建立一個危險的先例:未來更難以拒絕其它專制國家的類似要求。

我們公司做出這項決定的時機,正是中國(中共)政府公開擴大其監管權力和控制人民工具的時刻。許多工具依賴先進技術,並且結合在線活動、個人記錄及大規模監控,以追蹤及記錄網民的一舉一動。許多報道已經揭露了遭到中共鎮壓的受害群體,包括維吾爾人、人權倡導者和學生。谷歌若根據中國(中共)法律的要求,配合中國(中共)政府,使其可以隨時訪問用戶數據,將成為鎮壓和侵犯人權的同謀者。

蜻蜓項目還將助長審查及傳播政府主使的虛假信息,進而顛覆真相,使得網民及異議分子無以判斷。據報道,中國(中共)政府​​抑制異議分子的聲音。這種控制技術可能會被(中共)用來傳播促進政府利益的信息,以及迫使這些人士沉默。

我們許多人決定到谷歌工作,是因為公司的價值觀,包括公司先前對中國(中共)審查和監控機制的立場,以及了解谷歌是一家願意將其價值置於利潤之上的公司。然而,過去一年我們失望了,包括馬文(Maven)及蜻蜓等項目,以及谷歌對迫害者的支持,我們不再相信谷歌仍是原來的谷歌,這也是我們現在採取這個立場的原因。

我們加入國際特赦組織,呼籲谷歌取消蜻蜓項目。我們還要求領導層致力於透明及明確的溝通和真正的問責制。不能因為谷歌太強大而不負責任。我們有權利知道我們正在建設甚麼項目,並且有權利在這些重大決策中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