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定想不到,他在中國的支持者比在美國的支持者還多」,專欄作家胡少江日前在題為「中國民眾為何成為特朗普對華強硬政策的支持者?」的文章中說。

這篇發表在自由亞洲電台的文章認為,美中之間的貿易爭端,甚至美中在南海、印度太平洋地區和世界更廣泛地區的爭端,表面上看起來是美中兩個國家之間的衝突,但是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更多地將它看作是中國的一個內部衝突,也就是「北京政府中人數極少的左傾執政利益集團與其他社會精英甚至整個社會的衝突,後者似乎將特朗普看作是解決中國問題的一個『幫手』」。

在對待美中衝突的問題上,美國執政的共和黨和在野的民主黨雙方的立場高度一致;政府和民眾的態度高度一致;學界、商界和媒體的立場也高度一致。

但是反觀中國,文章說,政府與社會、最高執政集團和各級行政技術官僚及公眾知識份子、「官媒體」和「自媒體」之間的立場則截然不同,這種立場根本對立的背後是不同利益團體之間的尖銳衝突。

文章說,按照常理,中國的各級官僚、公眾知識份子、商界私企精英和稍微有些知識的民眾在美中貿易衝突和南海問題上應該與政府的立場一致,反對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國政府的立場。但是奇怪的是,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卻站在一旁對北京當局的困境採取幸災樂禍的態度,甚至是一邊倒地支持特朗普,而且「挺特」的熱度絕對高於美國人。

為甚麼會出現這個奇怪的局面呢?

文章認為,中國民眾期待特朗普阻止中共當局的一意孤行,而這種一意孤行比美中之間貿易戰更加損害中國民眾的利益。

看看美中衝突中美國向北京提出的清單,文章表示:「不得不承認清單上的絕大部份要求,的確是中國的商業精英、知識精英和作為生產者以及消費者的普通民眾長期以來向自己國家的政府要求但是無法得到的。」

例如,1、降低關稅將提高中國消費者的獲得感,促進中國這樣一個已經基本完成工業化的國家不斷提高國際競爭力;2、取消對國有企業的特權能夠為廣大的民營企業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3、允許外國的金融企業進入中國更是對在信貸政策上遭受政府和國有部門歧視的民營經濟的一個重大幫助;4、互聯網對外開放則是打破政府壟斷、讓普通中國企業和中國民眾自由獲取信息的需要。

因此,文章最後說,中國各界精英和社會大眾不得不把希望寄託在美國總統的對華強硬政策上面。「這正是中國政治、商業、知識精英和普通民眾對美中衝突所採取一種看似荒謬實則理性的立場的根本原因。」

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也曾評論認為,中國社會利益分化極端嚴重,已經不可能再形成任何全社會共識。尤其是被嚴重邊緣化的社會群體,目前他們已經有了「張獻忠意識」,「即不屬於我的國家,早爛早好。」在統治集團與這個群體之間,雙方已經形成「你之機會,即我之不幸;我之災難,即你之狂歡」的極端對立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