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11月26日),紐西蘭29位學者和人權倡導者共同簽發了一封給總理嘉欣達‧阿丹(Jacinda Ardern)的公開信,敦促她向中共當局明確表示,紐西蘭不會容忍外國勢力企圖恐嚇紐西蘭學者並迫使他們噤聲。

這封信旨在支持紐西蘭著名的中國事務專家、坎特伯雷大學政治學教授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以響應兩位著名的中國歷史和文學教授傑瑞米‧巴爾梅(Geremie Barme)和閔福德(John Minford)最近發出的呼籲。他們要求紐西蘭政府更加認真地對待布萊迪所遭受的威脅。

自布萊迪去年9月發佈有關中共統戰系統對紐西蘭及西方社會進行全方位滲透的深度報告——《魔法武器》,並多次勸諫政府之後,她遭遇了不同形式的恐嚇,她的辦公室和家裏多次遭到入室搶劫。前兩周,幫她保養汽車的機械師又告訴她,有人蓄意破壞她的車。

紐西蘭警方和安全部門都已經介入調查,主流媒體也都對這一系列事件進行了廣泛的報道。有報道說,這些事件的發生與布萊迪一直在進行的有關中共當局在海外滲透影響的研究工作有關。

「恐嚇學者影響所有紐西蘭人的自由」

這封公開信表示:「對布萊迪教授遭到恐嚇和騷擾的報道感到震驚和不安。」信中說:「試圖恐嚇和騷擾紐西蘭的一名學者,會對所有其他人的自由產生影響——實際上,對所有居住在紐西蘭的人的自由都有影響,其中包括移民社區和本地人。」

「在紐西蘭,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被視為理所當然,這是我們的社會和政治規範的基礎。我們不應該輕視對這些自由的威脅。」「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是應該堅持的原則,而不是可以用來交易的原則。」

信中強調:「紐西蘭的大學在法律上有義務充當『社會的批評者和良知』(1989年教育法案)。為了履行這一義務,學者們必須能夠毫無畏懼地工作。」

「我們反對任何企圖將對學術自由的威脅歸罪於紐西蘭所有族裔群體或將其作為替罪羊的行為,並敦促政府在所有調查結果上保持透明,以幫助防止這種情況發生。」

公開信的最後還敦促總理阿丹「就布萊迪教授的案件,明確表示將捍衛紐西蘭的學術自由,並要非常明確地表示,不會容忍任何旨在壓制紐西蘭學術聲音的恐嚇和威脅」。

「紐西蘭華人的自由遭到威脅」

國際特赦組織也簽署了這封信,其發言人瑪格麗特‧泰勒(Margaret Taylor)說,不僅僅是學者們受到恐嚇和騷擾,紐西蘭的華人社區也都在擔心他們會成為中共當局的目標。

她說:「那些與我們交談的人,他們都非常勇敢。因為如果他們公開說出來,就會受到中共當局的關注。」

社會學家和評論員莫志明(Tze Ming Mok)也是這封公開信的29位簽署者之一。她批評阿丹在向中共當局發出明確信息方面做得不夠,並表示這是「非常明顯的沉默」。

「紐西蘭政府一直都有合適的時間,能夠向我們所有的貿易夥伴明確表明:我們是這樣一個國家,我們有自己特定的標準,對有些事情我們不會容忍。」

她說,布萊迪教授的經歷已經在紐西蘭的中國問題專家中產生了影響,許多人不願意公開評論布萊迪遭到威脅的事情。

在上個月底的一篇文章中,莫志明批評國家黨和工黨兩大政黨錯誤地把華人社區當成那些公開支持中共當局的華人政治家們的領地而棄之不顧。

莫志明認為,中共通過金錢增強對紐西蘭政商各界的影響力,使整個紐西蘭社會全面噤聲,這可能會讓很多紐西蘭當地人分不清「華人」與「中共」的區別,並會因為討厭中共的行為而遷怒於華人,觸發當地人對華人和亞洲人的仇外情緒。

布萊迪在之前的媒體訪談中也呼籲政府「要與紐西蘭華人社區合作,幫助華人社區恢復自主和獨立,並保護紐西蘭華人免受這些統戰活動的影響,避免中共的控制和操縱」。

「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

布萊迪對於各界的支持表示感謝,因為不僅她的同行們簽署了這封公開信,自從盜竊案發生以來,廣大公眾也一直對她表示支持。

她說,她只是在做她的工作。「教育法案要求所有政治領袖和政府機構保護和捍衛我們的學術自由,並且要堅持學術界批評和保持良知的角色。」「所以我做我的工作,我希望政府也能做好自己的工作。」

「這關乎紐西蘭遭到污染的政治系統的完整,所以我願意站出來討論這些問題,我也希望能夠看到更多人也這樣做。」

總理的一位發言人表示,她支持並捍衛法律規定的學術自由的合法權利。但她聲稱:「這封信中所包含的內容正在接受警方調查,在調查結束前對其進行評論是不恰當的。」

而布萊迪則表示,警方的調查已經結束,現在的問題完全取決於政府。「下一步是需要有膽量面對目前情況的政治意願。」

政界首次發聲

這封公開信也得到了綠黨和行動黨國會議員的支持,這標誌著此事第一次引起了議會的關注。

綠黨議員格瑞茲‧格拉曼(Golriz Ghahraman)和行動黨黨魁戴維‧西摩(David Seymour)都表示,他們同意公開信的主旨,並將敦促政府採取行動。

「學術自由對我們民主的健康至關重要」格拉曼說,「任何旨在破壞學術獨立的威脅或恐嚇的證據,政府都必須認真對待」。

西摩則說,政府在這問題上沉默了9個月,這令人擔憂。「對於一個關係到學術自由,乃至紐西蘭的自由和主權這樣的重要話題,這個沉默實在是太久了。」

早在今年二月份,布萊迪遭入室搶劫案發生時,阿丹曾表示,如果此事確定是因為布萊迪對中國問題的研究和發聲招致報復,她將「認真關注並採取行動」。之後,她多次以此事為警方案件為由,拒絕就此事及中共影響的問題對《紐西蘭先驅報》發表看法。

到目前為止,警方對此事也只發表了一個簡短的聲明。9月份,警方稱這是一個「複雜的案件」,他們有「積極的調查線」,並且國際刑警組織也參與其中。警方處理此案的是國家安全調查小組,通常是處理恐怖主義和間諜案的分支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