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空公司今年夏天發生一連串的駕駛失誤問題,置乘客生命於危險之中。美媒報道,這類失誤原因包括中共不重視對飛行員的培訓、很多中國飛行員缺乏經驗、疲勞駕機,以及飛行員擔心無意犯錯後受到嚴厲懲罰。

中國民航今年意外事件頻發 外媒關注

中國在今年7、8月期間發生七宗嚴重的飛航事故,外國飛安專家表示,中國如果有更安全的飛航協議(protocols),應該可以避免這些事故。

以下是其中的數例。

7月10日,中國國際航空公司(Air China)一架從香港飛往大連的波音737飛機,一度陡降了25,000呎。事發原因是飛行員為了抽煙,試圖停止空氣循環系統。

8月16日,廈門航空公司(Xiamen Airlines)一架波音737噴氣式飛機失去了起落架及一台發動機,當時飛行員在惡劣天氣下仍試圖降落在馬尼拉機場。

8月28日,北京首都航空公司(Beijing Capital Airlines)一架空中巴士A320班機,在澳門機場的跑道上彈跳了三次,失去了前輪及損毀一台發動機。該班機飛行員最後放棄著陸,並緊急降落在深圳的機場。

這些事故雖然沒有造成機組人員及乘客的死亡,但是引起媒體關注。中共民航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今年9月在與航空高官的會議中,要求展開全面的航空檢查、辭退「不合格的員工」,以及解決民航「過度擴張」的問題。

對飛安認知不足 使問題更複雜化

在2005年至2017年間,中國航空公司的載客數量翻了兩番,達到5.52億人次。去年,中國約有5,000名新飛行員加入航空公司,波音公司估計,未來20年,中國民航公司每年需要增聘6,500名飛行員,才能滿足市場需求。

《華爾街日報》報道,七名具有在中國航空公司擔任飛行員的外國人士表示,很多中國民航飛行員缺乏經驗,加上疲勞駕機以及民航公司對無意犯錯者的嚴厲懲罰,使問題更為複雜化。

這些外國飛行員表示,「所幸未釀成致命意外」以及「發生災難事故」兩者之間存在著微妙的界限。其中一人說,中國的航空公司認為「維護飛安只是一種幻想」,「他們似乎認為是安全的,因為到目前為止他們的目標只是不要墜機。」

中共掩蓋飛安事故

中國上一次重大空難事件發生在2010年,造成44人遇難。中國在2017年和2018年向國際民用航空組織報告了41宗航空事故,相比之下,美國在相同期間報告了600宗航空事故。

航空信息服務公司Flightglobal的亞洲總編輯瓦爾德倫(Greg Waldron)認為,美中之間事故件數的巨大差距,透露出中共可能掩蓋了大量的航空事故。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一位發言人表示,該機構已經注意到中國飛行員引發的飛安問題,並且正在監測中共是否具備「有效分析、調查,以及為這些事件提出糾正措施的能力」。

中國飛行員訓練不足 出現的問題無奇不有

外國籍飛行員告訴《華爾街日報》,中共航空管理當局過份關注技術程序,不重視飛行員安全駕駛的訓練。

安迪·範·巴斯特拉爾(Andy Van Bastelaar)說,去年他與中國籍副駕駛駕著空中巴士A320打算降落在上海附近的一個機場,他看到那位副駕駛沒有按照工作程序執行安全降落。

「在最後一刻,我收回了控制權並設法校正,但是我們仍然無法避免地完成了非常危險的著陸。」範·巴斯特拉爾說。

他補充說,這名副駕駛在著陸後立即檢查飛行數據記錄器,以確認他是否會因這個錯誤而受到懲罰。

範·巴斯特拉爾來自南非,今年40歲,四年前來到中國擔任民航飛行員,今年辭去工作。

這些外國籍飛行員還看過中國飛行員在起飛後,用報紙遮住駕駛艙的窗戶,以避免陽光直射在他們的皮膚上。一名已離職的外國飛行員說,在貼上報紙後,「突然間,能見度變成零。」

他們指出,中國籍飛行員在駕駛艙內抽煙是司空見慣的事。其中一人說:「當我向管理人員抱怨所有中國飛行員都在駕駛艙內吸煙時,得到的回答是,『如果允許他們吸煙,他們會更安靜。』」

外國飛行員還說,中國飛行員擔心因駕駛錯誤而被停飛或被扣薪資,導致他們寧可在跑道上滑行更遠的距離,避免硬著陸(hard landings)。

「這些飛機的設計考慮了避免硬著陸的因素」,一名外國飛行員說,「過於擔心硬著陸而在跑道上滑行更遠的距離,反而會造成更不安全的降落。」

中國和美國都有類似避免飛行員疲勞的規則,最大的區別是,美國規定飛行員在航班之間必須至少間隔10個小時,其中應包括8小時的睡眠時間。然而,在中國,航空公司沒有類似的規定。在此情況下,如果遇上長途航班嚴重延誤,中國的飛行員更難獲得充足的休息。

範·巴斯特拉爾表示,他在中國工作時,曾連續工作20個小時,在歐洲,絕對不允許發生這種情況。

「中國的飛行員非常疲勞,非常不開心,他們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