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民間消費疲弱,中國人民大學發佈一份報告表示,消費者在房地產去庫存中債務率大幅度上升,居民財富基本被房地產掏空。學者認為,這是中共剝奪中國人民財富的手段。

居民財富被房地產掏空

「中國宏觀經濟報告(2018-2019)發佈會」於11月24日在北京舉行。報告認為,消費者在房地產去庫存中債務率大幅度上升,消費基礎受到嚴重削弱。目前居民財富基本上被房地產掏空,廣大中產階級和中下收入階層被房地產套牢。

報告分析稱,2015年之前,被房地產套牢的基本上是中上收入階層,而新一輪的去庫存,特別是貨幣化以及鼓勵農民工購房,實際上將儲蓄存款相對薄弱階層的可利用資金,基本上全部投入到房地產市場。

2018年中國商業銀行半年報數據顯示,銀行房地產貸款的投放規模仍居高不下,在26家上市商業銀行中,有19家銀行的房地產行業貸款餘額高於2017年同期。2018年上半年,三四五線城市房地產個人貸款額的成長尤為明顯。

中共政策驅動了中國人購房負擔

實際上,大紀元記者何堅此前已經表達過類似觀點。他在《數據說話 房市如何吸乾中國人「六個錢包」》一文中闡述了中共政策驅動了中國人的購房負擔,當局如何掏空夫妻雙方的父母、以及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三代人「六個錢包」的積蓄,支付首付,貸款買房。

文章說:中國人的購房負擔,從2008年的56.7%,猛增至2009年的76.7%。這與2008年末中共為應對全球金融危機,而推行的4萬億(人民幣,下同)經濟刺激計劃相吻合。

2013年購房負擔從上年74.3%跳漲至88.7%,對應的是中共央行當年大放水(投放貨幣)。

2016年購房負擔從84.5%增至95.4%,與2015年底的房地產去庫存政策脫不開關係。

過去兩年的購房支出與收支結餘比例逼近百分百,顯示出中國人當年的餘錢幾乎全部被房市吞噬。

該比例在過去10年的變化反映出中國人每年能動用的錢,被越來越多地投入到房市中,而且中國人的購房負擔受中共政策驅動,已變得越來越重。

地方政府賣地推高房價

大陸評論人士鈕文新曾撰文表示,大陸房地產市場一直都存在「大莊家」,這個「大莊家」就是地方政府和開發商聯手而成。

公開資料顯示,中共地方政府仰仗土地公有制,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大範圍實行土地財政,壟斷土地供應,政府和官員高價出讓土地使用權,推高房價以維持高地價。

例如,今年4月12日,杭州實施限購買房搖號後舉行首場土地拍賣,三宗宅地平均溢價超過40%。本次出讓面積最大的艮北新城宅地以總價33.43億元成交,樓面價28,866元/平方米,溢價47%。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杭州土地成交額923億元。

為甚麼會政府限購的同時,土地市場依然紅火這樣的反常現象。時事評論員趙培曾分析說,政府這些限房措施是一個心理暗示,讓百姓覺得房價還會漲。當限購政策出來,整個房地產銷售量淡下來。隨後,土地市場出現搶購,樓板價比周邊的限售房價錢都高,大家一看樓板價4萬多了,預計將來可能樓盤要賣到7萬,那現在4萬買不是賺了嗎?緊跟著銷售量猛增,它是一個正反饋。事實上是誆老百姓將大量的錢投入房地產。

31省份「經濟對房地產依賴度」

據 「中新經緯」11月24日報道,今年前三季度31省(直轄市、自治區)的GDP和房地產開發投資數據悉數出爐,「房地產開發投資佔GDP比重」被視為衡量一個地方經濟增長對房地產投資依賴度的指標。比重越高,說明經濟對房地產投資依賴程度越嚴重。

2018年前三季度31省份「房地產開發投資佔GDP比重」排名中,海南省佔比達到了34%,高居榜首。安徽省22%次之,重慶市21%排第三,其餘大多數省份比重都在10-15%之間。

對於中國人民大學發佈的報告內容,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11月25日對大紀元表示,確實如此,這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團有計劃、有目的、系統性的剝奪中國人民財富的手段。

謝田教授說:「房地產掏空了居民的財富,使得財富流向中共權貴,造成巨大的貧富差距。雖然中共達成了回籠資金的目的,但房地產市場泡沫越滾越大,現在已經大到非常危險的境地。一旦泡沫破裂,中國的資金鏈、銀行業、地方政府都會大面積破產,通貨膨脹也會餓虎出籠,造成經濟的全面崩潰。美中貿易戰的繼續,也在加快這一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