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美人薛寶釵服用的冷香丸,體弱多病的林黛玉補身的人參養榮丸,以及豐富多彩的食補藥膳,中醫師看來是否有道理呢?

“冷香丸”治好寶釵的熱哮喘

薛寶釵在“紅樓夢”被譽為「群芳之冠」,其體態豐滿,品格端方,才德兼備,性格大度,是金陵四大家族之薛家的掌上明珠。

寶釵在海棠詩社別號蘅蕪君,此正因她住在蘅蕪院中,院前香草遍布,院內卻宛若雪洞般冰冷樸素。其代表花卉是牡丹。在情榜中評語已無可考,有人認為是「無情」,但縱是無情也動人。

這樣一位才貌雙全的女子,卻有喘嗽的毛病。她巧遇了一位專治無名之症的和尚,或出於憐憫,這位「仙人」告訴她生病的可能原因,就是「從胎裡帶來的一股熱毒」,需一巧方才能得到醫治。從採集,配伍,製作,保藏到服用方法,冷香丸叫現代人看了會覺得有點故弄玄虛,其實從中醫角度來說,確是極有道理。

這方之巧,可謂集天下之巧為一體:「要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蕊十二兩,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十二兩,冬天開的白梅花蕊十二兩。將這四樣花蕊,於次年春分這日曬乾,和在沒藥一處,一齊研好。又要……白露這日的露水十二錢,霜降這日的霜十二錢,小雪這日的雪十二錢。把這四樣水調勻,和了藥,再加蜂蜜十二錢,白糖十二錢,製成龍眼大的丸子,盛在舊磁罐內,埋在梨根底下。若發了病時,拿出來吃一丸,用十二分黃柏煎湯送下。」

這方對寶釵來說可靈驗了,和尚給它取名叫「冷香丸」,又給了一包沒藥作引,異香異氣的,只要稍有喘嗽,吃一丸症狀也就罷了。藥有對症,自能顯出它的療效,足見寶釵有虛熱一事,實非虛言,因為牡丹花蕊、荷花蕊、芙蓉花蕊、梅花蕊藥性都較為涼散,都用白色的花,能夠入肺,配上苦寒燥濕的黃柏,又埋在梨樹下,取梨的生津潤燥清熱之性,寶釵的熱毒自然能夠消散。

四種花蕊與四種水加上黃柏,有九樣;又各藥及配方重量之數皆為十二。在中國文化中,九為最大陽數,十二為最大陰數,兩者相乘一百零八,就是大中之最大,有圓圓滿滿、天意促成之意。如《水滸傳》一百零八位好漢、《紅樓夢》出場女子一百零八位、和尚的念珠一百零八顆等等,實是非比尋常;藥方中隱含一百零八之數,自然能祛疾卻病。

《紅樓夢》中林黛玉日常服用的補藥「人參養榮丸」並非如此對症。(Shutterstock)
《紅樓夢》中林黛玉日常服用的補藥「人參養榮丸」並非如此對症。(Shutterstock)

黛玉服「人參養榮丸」 有悖病情

林黛玉自幼體弱多病,可是她日常服用的補藥「人參養榮丸」則並非如此對症。《紅樓夢》第三回〈金陵城起復賈雨村,榮國府收養林黛玉〉中提到:「眾人見黛玉年貌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龐雖怯弱不勝,卻有一段自然的風流態度,便知她有不足之症。」不足就是泛指各種虛症了。

虛症一般泛指氣血虛,氣虛症狀有少氣懶言,語聲低微,自汗心悸,頭暈耳鳴等等,血虛有面色蒼白,頭暈目眩,疲倦乏力,手足發麻等。虛症的形成,與先天,後天的關係都有,先天為體質,遺傳因素,後天為生病失養,缺乏鍛煉等中醫對虛症的治療,最主要的就是:「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就是要補;氣虛補氣,血虛補血,兩者皆虛則氣血雙補,精氣虛更要補腎填精;若氣血暴脫,津液枯竭,陽氣驟衰等,宜峻補,用大劑重劑,救生命於垂危之中;若正氣已虛,邪氣不盛,則不求速效,緩補即可。

林黛玉自幼是雙親的掌上明珠,自然是嬌生慣養。黛玉的父母親都未見長壽,加上自己先天不足,後天缺乏鍛煉,再加上腸胃吸收不好,又有肺癆之症,造成氣血兩虛。黛玉自己說道:「我自來是如此,從會吃飲食時便吃藥,到今日未斷;請了多少名醫修方配藥,皆不見效......如今還是吃人參養榮丸。」賈母道:「正好,我這裡正配丸藥呢叫他們多配一料就是了。」

人參是一味補氣的要藥,賈母作為老人,氣血俱衰,人參養榮丸以人參為主藥,輔以其它補氣之藥,補氣補血,自然對症。然而,人參養榮丸雖緩,但畢竟是溫熱之藥,久服傷陰,口舌乾燥,與黛玉的病機有悖,最後黛玉傷心驚心,吐血氣絕,「香魂一縷隨風散,愁緒三更入夢遙」,與這也是不無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