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l,oil,oil,原油市場慘遭空軍轟炸,星期五布蘭特石油價格急跌超過百分之六,西德克薩斯石油價格勁挫近8%,好倉自相踐踏,石油價格跌到一年來的低位。

市場不看好即將召開的OPEC+會議,認為2019年石油供應增加、需求減少,沽空盤湧現。德國經濟資料疲弱,令市場擔心歐洲經濟,加上西班牙聲稱要否決脫歐方案,歐股、歐元走低。

美國股市因為感恩節而縮短、成交量下降,油公司股價帶動大市探底。聯儲官員語境偏鴿,美債繼續獲得支持,十年期國債利率收報3.02%。石油價格遭遇黑色星期五,寫下2014年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大跌的直接原因是沙特與俄羅斯的產油交涉不順利,俄羅斯在減產上態度曖昧。美國對伊朗實施能源制裁之前,為了平抑油價,極力促成OPEC增產以填補伊朗石油退出市場所帶來的真空,幾大產油國礙於美國的威嚇而就範增產。

不料美國在制裁前夜對伊朗的進口大戶開出豁免清單,令石油供應撞車。同時,美國葉巖氣開發再度增強,該國能源進出口趨向平衡,對世界其他地方的石油需求不斷降低,庫存增高。

全球經濟開始出現放緩跡象,市場擔心2019年的需求較之前預計的更少。供需失衡之下,油價在兩個月內急跌三成,受傷頗重。筆者認為,本周的OPEC+會議,在減產問題上難以達成重大共識,沙特及小夥伴單邊減產可能更現實一點。

近日債市講得最多的故事,叫做Fed Pause,即是因為經濟增長放緩和市場大幅波動,聯邦儲備局會在明年年中暫停加息,樂觀者更認為今年底加息之後息口就已經見頂。歐洲、中國和日本經濟在放緩是事實,美國經濟應該也見到本周期最高點了。

不過,筆者相信美國經濟的放緩在可預見的將來都比較溫和,屬於回歸中間點的性質,不至於聯儲出手救援。筆者不認為貨幣當局會因為目前程度的市場調整而改變政策立場,因為投資者並沒有出現過度反應,金融系統更不存在系統性風險。

1958年以來S&P500每年大約有53次單日波幅超過1%的,美股目前波幅大致符合這個範圍,市場只是因為金融危機後日子過得太舒服了,所以一遇到逆境就出現央行搭救的幻覺。

以現在工資上漲的情況,估計聯儲在停止加息上會十分慎重,但是筆者同意未來的聯儲政策將取決於當時的經濟資料。

本周重大事件頗多。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見面,中美關係如何發展是市場的第一個看點。

OPEC+舉行會議,能否出現減產協議備受市場關注。聯儲高官有幾個重要的演講,包括鮑威爾星期三在紐約經濟俱樂部關於美國經濟的演講。聯儲十一月會議紀要在星期四發表。美國第三季度GDP增長預計被下方修正到3.4%。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