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中貿易戰打了4個多月,中共始終不敢正面回應美國的要求,「3零2停1允許」。向美國悄悄提交一份書面清單,還有意「漏掉四五個重大事項」。有分析表示,其中漏掉的重大事項中,可能包括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而這個計劃,幾乎是靠著盜竊美國高科技技術在支撐。

最近20年,中共向西方國家派出了大批科技人員去學習最新科技。現在發達國家越來越擔心,這些以民間身份出來的學生、學者,正在為中共的軍隊高科技化效力。《金融時報》的文章表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正在設法減少這方面的威脅。

點擊下載視頻

科技人員赴西方學技術 為中共軍隊服務

在前不久,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28研究所所長毛永慶和百度雲計算業務副總裁尹世明一起,揭開了「智能指揮控制技術聯合實驗室」的銅匾。《金融時報》指出,這個實驗室的研究成果將用來指揮軍事行動。

大家知道,這兩個人的背景可以說完全不同。毛永慶是習近平委任的一小批領導幹部之一,他所在的研究所在為中共軍隊開發電子作戰技術,負責推動軍隊進入人工智能時代。尹世明是一位工程師,他曾在西方像蘋果這樣的最重要的科技公司累積專業技能,他現在服務的百度是中國的民營企業。

毛永慶在揭牌儀式上說,與百度成為合作夥伴,是在實施已經被寫入了中共黨章的「軍民融合發展」戰略。也就是說,按照中共的指示,民營領域開發的新技術必須與軍方共享。

旅居美國的自由評論人士、電腦博士方偉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中共的軍民融合併不是近幾年才開始的策略,這就是中共「一個黨國的體制。政府要甚麼東西,一句話就可以拿過來」。

但是這對西方國家來說,中共的這個「軍民融合」戰略就是噩夢的源頭,「令人相當擔憂」。這也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共採取越來越對抗性的措施動機之一,也就是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中國民營和軍方密切合作 西方擔憂

華盛頓擔心的是,中國的民營領域和中共軍方的這種密切合作,正在幫助中共在這場剛剛開始的「軍備競賽」中獲得優勢。上個月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的演講中,明確指出中共政府在竊取美國的「尖端的軍事藍圖」。彭斯說,「北京方面把削弱美國在陸地、海上、空中以及太空的軍事優勢能力列為優先任務。」

美國電子通訊工程學博士龔書佳表示,中國的很多高科技企業都有軍方和政府的背景,「華為就是有軍方背景的公司」。他指出,「高科技公司如果沒有政府或者軍方的背景和支持,在中國想做起來是非常不容易的。」這些高科技企業在西方謀取的技術,往往帶有十分明確的具體目標。

我們在節目中曾引述澳洲有官方背景的智囊研究報告指出,中共軍方在過去10年當中,已經派出了多達3000名研究人員前往美、英、澳等西方發達國家的高校。這些人員的興趣主要集中在導航科技、電腦科學和人工智能等硬科學,尤其是新興軍民兩用科技領域。

報告中表示,通常中共軍方派出的學者不會和東道國的軍方官員直接接觸,而是專心蒐集能促進中共軍事科技進步的知識。這些人通常隱瞞他們軍方的背景,只自稱是來自看起來像是民間的學術機構。

美國研究生 中國公民佔25%

但是中國人有句話「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些人在「民間學術機構」的偽裝下,與西方高科技院校公司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然後這些人通過非軍方企業,把技術轉移給軍方。在中共的安排下,這些人已經逐步組建了一個可以大幅促進軍事科技發展的研究合作網絡。

而據美國國防部的估算,在美國學習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研究生當中,中國公民的比例高達25%。這就是說,中共的大批學者以民間人士的身份,與西方高科技公司和高校合作,把各種高科技引入到中國,最終為中共軍方提升作戰能力。

方偉表示,以前中共偷美國的技術,「美國要麼不在乎,要麼就是執政當局不當回事」,現在「特朗普政府看得很清楚,這已經對美國造成威脅了。」

負責國際安全和不擴散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克里斯托弗·福特(Christopher Ford)在10月的一次演講中發出了警告,被私營公司轉移到中國的技術,很可能威脅著美國的國家安全。

福特指出,中共「軍民融合」混淆了民用和軍用之間的界限,它的根本目的是確保技術和材料在民用和軍工之間的自由流動。

美國尋找政策工具 予以監控

顯然美國已經看到了威脅所在,特朗普政府正在積極尋找政策工具,以便監控可能具有雙重用途的技術流出美國。

方偉認為,除了人工智能之外,無人作戰、目標識別、新興電磁武器和激光武器等,也都是中共需要要繼續獲得西方技術的區域,需要格外注意。

但他也指出,雖然中共在高科技方面投入巨大,還是有很多東西是偷不了的。所以「中共在近期內想超越美國,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