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卡拉奇,23日上午驚傳槍響與爆炸,3名自殺炸彈客用槍枝與炸彈襲擊中共領事館,造成4人死亡,3名疑犯也當場斃命。

據媒體披露,3名疑犯是來自俾路支省的分離主義組織「俾路支解放軍」,他們不滿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對巴國政府提供資金與軍事援助,介入巴國內政及主權問題。

此外,俾路支省的瓜達爾港,未來40年內的港口營運收入,超過90%也得交給中方——因為瓜達爾港是由中共出資興建。

這宗攻擊中領館的恐襲事件不但引發國際社會關注,也讓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再次引來爭議。

近期來,國內外輿論相繼對「一帶一路」發出各式批評,並且,許多人質疑,中國境內還有超過7000萬人尚未脫貧,為何中共漠視本國人民疾苦,不惜重金地對外「大撒幣」?

此外,中國經濟受到美中貿易戰重創,已經拉起危急警報,中共內部還向各地廳級以上機關發出文件,要求要「自力更生」、「做好最壞打算」。既然經濟如此告急,為何中共還要裝闊氣、不斷對外提供援助或貸款?

其實,中共不惜成本地推動「一帶一路」,幕後藏有多項秘密圖謀。

圖謀一:設債務陷阱 換取他國主權或戰略據點

挾債務以令諸國,是「一帶一路」的首要真實目的。

中共以「援助」名義對小國、弱國提供巨額貸款,令其最終無力償還,埋下一個又一個債務陷阱,最終迫使受援國讓出部份主權,讓中共得以干預其內政;或者要求小國讓渡部份地區、基礎設施的所有權,或長期出租給中共使用,藉此達成「佔據戰略據點」的目標。

例如,斯里蘭卡的重要港口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被迫租給中共99年;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Gwadar Port)未來40年內的營運收入,91%都要交給中共等。因為這些港口正是中共軍方準備在印度洋周邊地區擴張的「珍珠鏈」(string of pearls)戰略的重要據點。

此外,目前中共正加大力度向巴布亞新畿內亞等南太平洋小國借貸滲透,目的是為了在太平洋地區取得立足之地,藉此突破美國與其盟國的第一及第二島鏈封鎖線,同時在軍事上削弱美國海軍、空軍的制衡,以進一步向東太平洋地區及澳洲、紐西蘭等地擴張。

圖謀二:以經濟硬實力 換取銳實力影響他國

對慣於用「經濟決定論」來思考的中共而言,金錢收買,是換取國際影響力的最快途徑。

因此,儘管國內眾多人民仍身陷貧困、國內經濟瀕臨危機,但中共仍毫不手軟地裝闊撒幣,一方面是通過金錢收買外國政治人物,獲得影響該國政策的權力;另一方面是收買媒體、消除不利北京的言論、營造有利北京的輿論風向與網絡聲量,進而影響該國人民的認知、態度與行為。

換句話說,中共試圖用經濟「硬實力」,交換干預他國的「銳實力」。

例如,曾與北京簽署「一帶一路」合作項目的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日前因涉嫌貪污被調查,從中查出納吉布可能通過中國企業收受來自北京的金錢。而項目中的「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正是可以讓北京增強對馬六甲海峽控制力度的戰略計劃。

圖謀三:秘密佈局滲透國際 圖謀稱霸世界

為何中共積極通過「一帶一路」向外擴張、施展銳實力?根本目的是為了稱霸世界。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他的名著《百年馬拉松》裏,清楚揭露了中共自1949年奪權竊政後,便擬定一個野心勃勃的大戰略,要在2049年達成取代美國地位、稱霸全球的目標。

儘管中共一貫矢口否認,但它始終覬覦稱霸全球。

一方面是由於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本質上具有「建立全球大政府」、「統治全人類」的集體主義野心;另一方面則是由於共產黨「假惡鬥、反對普世價值、反人類、反信仰」等特性,使得中共政權不被多數人們認可,始終處於高度的生存危機感;只有取得宰制各國、控制人類的霸權地位,才能讓這個變異政權感到安心。

圖謀四:藉美國重振國力之際 分化他國與美方關係

過去多年來,美國在前朝政府的左傾政策統治下,經濟與軍事實力大幅流失。特朗普上任後,高舉「美國優先」旗號勵精圖治,此刻正是美國振興國力之時。

然而,特朗普重振美國、為美國找回公平貿易經濟的過程中,不免與其它長年享受美國利益的國家有所摩擦,也從而與侵佔美國最多利益的中共展開激烈貿易戰。

雖然中共在貿易戰裏落居下風,但卻試圖通過美國與他國重新協商貿易的矛盾過程中,用「一帶一路」的經濟收買、經濟援助在國際上鑽空子、插楔子,藉此離間、分化美國與其它國家,希望趁機攫取更多國際資本與影響力,甚至取得更多地緣政治要塞,進一步佈局稱霸全球的戰略。

圖謀五:以「援助」之名對外國抽血 緩解國內經濟危機

「一帶一路」表面上堂皇宣稱是對外國的經濟援助,實質上更像是對中國經濟的輸血急救。

「一帶一路」要求受援國,用中方國有銀行提供的貸款,僱用中國工程公司與中國勞工來承包工程,等於將過程中的絕大多數經濟產值,轉回到中方手上,不但為中國創造了GDP數據,也稍微填補每下愈況的經濟危機。

同時,中共也在過程中輸出國內過多的工業產品、原材料與勞動力,試圖紓解生產過剩問題與失業危機——至於跨國借貸的大筆債務,則硬生生地壓在受援國的脆弱肩膀上。

說白了,「一帶一路」骨子裏的另一圖謀,是對外國抽血,用來急救脈象漸弱的中國經濟。

中共秘密圖謀 惹各國批評 引人民反抗

承上所述,「一帶一路」的光鮮背後,其實藏有中共的五項秘密圖謀。

從2013年迄今,「一帶一路」的本質也逐漸被世界各國看穿,不僅引來美、歐等國抨擊中共用債務陷阱綁架小國,許多受援國也被鉅額債務壓得喘不過氣,陸續宣佈退出項目。美國國會還因此通過「建設」法案(BUILD Act),要用公平、透明的經濟援助策略,協助弱小國家興建基礎建設、維持可持續發展。

「一帶一路」也引來國內人民反彈,批評中共撒幣援助是「劫內濟外、漠視國人、別有用心」。同時,「一帶一路」的對外鉅額貸款,受援國無力償還,變成了中國銀行業壞帳,增加銀行業的金融風險,為經濟危機埋下更多不安因子。

特別是「一帶一路」對他國主權的侵蝕、干預,更讓許多國家政府與人民惴惴不安、心生不滿。

此次巴基斯坦人對中領館發動自殺式攻擊,便意味著「一帶一路」不僅惹來發達國家對中共的反彈與批判,就連政治上極為依附中共的國家,「一帶一路」也引起基層民眾的強烈牴觸,才會因此鋌而走險,對中共發起直接、激進的抵制與反抗。

鬧得全球風雨難寧的「一帶一路」,究竟還能走多遠?巴基斯坦傳來的槍聲,或許敲響倒計時的警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