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淵明

陶淵明是中國第一位田園詩人,被稱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

陶淵明,字符亮,又名潛,自稱「靖節」,世稱靖節先生。東晉末至南朝初期的大詩人、辭賦家。潯陽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他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參軍、鎮軍參軍、彭澤縣令等職。他當時所處的時代,社會政治極為黑暗,官場風氣腐敗。

在官場上,人們為了私利而互相爭鬥傾軋的環境中,他絕不同流合污,瀟灑的寫下一首《歸去來兮》,棄官而去。像衝出籠中的鳥兒,回歸天地之間。

歸去來兮辭(並序)——是陶淵明的著名之作

序: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

歸去來兮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太陽快落下去了,手撫孤松不願回去(希望之聲合成)
太陽快落下去了,手撫孤松不願回去(希望之聲合成)

乃瞻衡宇,載欣載奔。僮僕歡迎,稚子候門。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 。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

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游。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於西疇。

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丘。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善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為乎遑遑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

白話譯文

回去吧!田園都將要荒蕪了,為甚麼不回去呢?既知自己的心靈被軀殼所役使,那為甚麼悲愁失意?我明悟過去的錯誤已不可挽回,但明白未發生的事尚可補救。我確實入了迷途,但不算太遠,已覺悟如今的選擇是正確的,而曾經的行為才是迷途。船在水面上飄蕩着輕快前行,風輕輕吹起了衣襟翩翩飛舞。向行人詢問前面的路,恨天亮的太慢。

終於看到了自己的家,心中欣喜,奔跑過去。家僮迎接,幼兒守候在門庭等待。院子裏的小路快要荒蕪了,松菊還長在那裏。我帶着幼兒進入屋室,早有清釀溢滿了酒樽。我端起酒壺酒杯自斟自飲,看看院子里的樹木,覺得很愉快;倚着南窗寄託傲然自得的心情,覺得住在簡陋的小屋裏也非常舒適。天天到院子裏走走,自成一種樂趣,小園的門經常地關閉,拄着拐杖出去走走,隨時隨地休息,時時抬頭望着遠方。雲氣自然而然的從山裏冒出,倦飛的小鳥也知道飛回巢中;陽光黯淡,太陽快落下去了,手撫孤松不願回去。

回來呀!我要跟世俗之人斷絕交遊。世事與我所想的相違背,還說甚麼努力探求呢?以親人間的知心話為愉悅,以彈琴讀書為樂來消除憂愁。農夫告訴我春天到了,西邊田野裏要開始耕種了。有時叫上一輛有帷的小車,有時划過一艘小船。有時經過幽深曲折的山谷,有時走過高低不平的山路。草木茂盛,水流細微。仰慕自然界的萬物一到春天便及時生長茂盛,感嘆自己的一生行將結束。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活在世上還能有多久,何不放下心來任其自然地生死?為何心神不定,想要去哪裏?富貴不是我所求,想成神仙不是期望的,是要修煉的。趁着春天美好的時光,獨自外出。有時放下手杖,拿起農具除草培土;登上東邊的高崗放聲呼嘯,傍着清清的溪流吟誦詩篇。姑且順其自然走完生命的路程,抱定樂安天命的主意,還有甚麼可猶疑的呢!

陶淵明總共作了十三年官。他一生以聖賢標準要求自己,力守「真」守「道」,要求自己的言行合乎聖人的標準。

他看到當時社會風氣敗壞,官場的爭鬥,深感那不是自己所願。即退居山林,潛心修道。

他最後一次做官是當了彭澤縣令,但九月去十一月就請辭回家,時年四十一歲,他的非常有名的《歸去來兮辭(並序)》即作於此時。從此以後,他便居家不出,直到六十三歲時去世。

當他棄官歸來時,他覺得自己就像一隻籠中鳥重返了自然的懷抱;回憶起十三年的官場生活,無疑是「誤落塵網」。過去的事悔恨無益,以後的事還能好好地作,「迷途未遠」,彌補還來得及;人生短暫,順應天命為己所願。

陶淵明的詩文辭賦唯真,隨順自然,融合天地之美,令人心曠神怡,消除憂鬱煩惱。

下面選陶淵明詩三首。

休隨大眾旅遊忙,十里鄉間美景藏。無際麥田鋪綠錦,滿園桃樹散芬芳(希望之聲合成)
休隨大眾旅遊忙,十里鄉間美景藏。無際麥田鋪綠錦,滿園桃樹散芬芳(希望之聲合成)

七律:昨日午後偕妻 遊桃園小記

休隨大眾旅遊忙,

十里鄉間美景藏。

無際麥田鋪綠錦,

滿園桃樹散芬芳。

嫩芽吐翠觀林秀,

菜圃新培嗅土香。

雨後晴明春踏去,

油鹽柴米暫相忘。

七律:陶淵明故居

山色湖光映草堂,

篪邊牆外菊花黃。

人間未見桃源境,

世上仍留五柳鄉。

戴月歸來吟酒興,

躬耕憩後看斜陽。

安貧守志終林野,

風骨文章萬古芳。

陶淵明《飲酒》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有人說陶淵明的詩是「絢爛之極歸於平淡」。宋代蘇東坡的評價是:「淵明詩初看似散緩,熟看有奇句。……似大匠運斤,不見斧鑿之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