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G20峰會,將於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此次G20會議的焦點,其實在中美兩國首腦的會面上。由於中美兩國的貿易糾紛,不止影響兩國的貿易和經濟,也波及世界其它國家,所以特朗普和習近平兩人是否能夠達成某種程度的妥協,便成了全球關注的最重要事件。 兩周之前,特朗普透露了他和習近平通話,還進行了「長時間良好的談話」,使得情況變得頗為樂觀。然而就在本周二,美國貿易代表USTR辦公室發佈301的補充報告,全面抨擊中國不但沒有對「不公平貿易體制」做出任何改變,在某些領域甚至變本加厲。譬比如報告中指,美國國土安全部的資料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來自位於中國的黑客攻擊陡然大幅增加,被追蹤到的IP,有中國的政府部門,也有清華大學這樣的高級學術單位,明顯是由中國政府支持的行動。

目前,橫梗在中美之間的障礙,主要有兩點。第一,美國要求中國必須在體制上做出「全面、限時、可核查」的改變,而不接受局部的數額或者幅度上的調整。這些改變,包括低關稅、零補貼、零非關稅障礙的貿易體制;包括停止以市場准入作為壓迫美國企業轉移核心技術;包括停止對美國企業的歧視性政策,允許美國企業,包括互聯網公司(譬如谷歌)自由進入中國市場;包括停止對美國的商業機構和學術單位進行電腦黑客行動,以盜取最新科技和商業機密;包括停止對中國企業,尤其是國有企業進行大規模財政補貼,以實施所謂中國製造2025計劃。這些,基本上都是中國不可能接受的條件。

第二,美國對中國的承諾不信任。中國加入世貿所承諾的多項條款,在15年的過渡期內幾乎無一落實,前年習近平在日內瓦,去年在北京以及今年在上海進博會上,作出過大量的市場開放承諾,在美國看來無一兌現。特朗普特別顧問,也是美國白宮安全和策略委員會主任納瓦羅,上周在哈德遜研究所演講時特別強調,美國對中國的不信任,是目前雙方解決糾紛的一大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除非美國看到真實可核查的行動,否則恐怕不會做出策略上的妥協。

而特朗普,則具有和以前歷屆總統截然不同的特徵,這對之後中美關係的走勢也有重要的作用。特朗普是一個成功商人,具有極強的執行力,這和之前的總統,尤其是奧巴馬形成巨大反差。作為成功商人的第一代,他絕不可能允許部下拂逆他的決心,即使是龐大的美國政府官僚體系,也無法改變他的方向。這一點,在過去幾年白宮和政府首腦頻繁換人一事上體現得極為明顯。他要推行他的政策,任何人、任何團體和部門都不能做出改變。

其次,作為一個生意人,他熟練掌握緊張的生意談判和與談判對手維持個人關係的平衡。在過去幾年裏,他和習近平和普京都曾經是「很好的朋友」,但談判細節上絕對不會讓步。在和日本及歐盟的談判中也是如此。

因此,G20峰會上的特習之會,能夠獲得各方滿意結果的可能性,恐怕會是極低極低的。即使有聯合聲明,最可能只是表達一下「繼續談下去」的意願。而美國各階層及各界意見正在統合,國內資源也逐漸集中進行調配,未來對中國所施加的壓力,只會比2018年更為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