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押金,敗也押金。」中共監管部門的不作為,催生了共享出行行業的多個失信企業。「他們像騙子一樣佔用了用戶數以億元計的押金無法退還,但不用跳樓,也不會坐牢。」 21CN網站報道說。

過去一個多月,無論是共享單車ofo用戶,還是ofo本身,都經歷了一場「噩夢」。用戶噩夢在於「押金」拿不回來。共享單車ofo的「噩夢」則在於,企業還活著,但是沒錢了。

40億元用戶押金去向成謎

今年7月的統計數據顯示,ofo活躍用戶為2,700萬左右,其中部份老用戶押金99元,新用戶押金199元,按照149元的平均值計算,ofo的押金總量在40億元左右。至於這筆押金的用途和去向,ofo從來沒有公開過。

雖然從今年年初至今,ofo先後通過動產抵押和股權+債權的方式從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融資約55億元,但還是被《界面》披露整體負債為64.96億元。

有不少ofo共享單車用戶投訴,想拿回押金實在是太難了,要麼找不到退款按鈕,要麼客服電話無人接聽,退款時間也從7個工作日延長到10個工作日,又延長到15個工作日,結果15個工作日過去了依然收不到退款。

截至11月16日,21CN的消費投訴平台「聚投訴」關於ofo的投訴累計1,421件,僅227件獲得解決。這些投訴都是要求退押金的,但ofo從未予以回應。

多地ofo公司人去樓空

河南廣播電視台11月21日報道,據實地探訪發現,在河南鄭州盛潤國際廣場的小黃車鄭州營運部,雖然牆上還有ofo的字樣,但玻璃門緊鎖,還貼著房屋出租的信息,辦公室內則已空無一人,地上散落著一些宣傳單頁。

據辦公樓工作人員透露,ofo的鄭州營運中心已經搬走了,但搬到哪裏他們並不知情,聯繫ofo客服電話也打不通。

11月21日,澎湃新聞實地探訪ofo小黃車南京公司,發現已經人去樓空,附近商戶說該公司已經關了兩三個月了,曾有很多人來「要工資」。

此前的11月初,北京ofo員工已搬離北京總部,前往他處辦公。

石家莊員工多數離職

11月21日,河北石家莊。市區內出現大片小黃車損壞、隨意堆放的情況。澎湃新聞致電ofo石家莊地區媒體聯絡人,其表示目前已離職,「好多同事差不多都離職了。」

多個供貨廠家早已停產

據公開信息,上海鳳凰、富士達、飛鴿均是小黃車的生產商。11月4日,在天津市東麗區富士達廠區,一位員工表示,ofo剛開始生產兩個月就沒有(生產)了,當時就生產一批,造了大概15萬(輛),忙了一陣子。但去年上半年就不生產小黃車了,今年壓根沒有(生產小黃車)。

在另一供貨廠家天津市靜海區的飛鴿廠,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早就不生產了。」

此前,因拖欠6800餘萬元貨款,小黃車的另一生產合作方上海鳳凰將其告上法庭。11月2日,上海鳳凰證代朱鵬程表示,「今年來自ofo的訂單很少了。年初可能接過零星的訂單,最近肯定沒有(接ofo訂單)了。他欠我們款,我們已經起訴了,他欠款,我們不可能再接新訂單了。」

共享模式無異於「經濟白癡」

Ofo只是大陸共享模式的一個縮影,共享經濟的泡沫最終可能破滅。外界質疑到底是共享,還是吸金的龐氏騙局。

北京大學教授傑弗裏‧湯森(Jeffrey Towson)曾對德國之聲表示,摩拜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無異於「經濟白癡」。「每輛車買來250歐元,每天必須使用5次,才能在一年裏拿回本金。而摩拜單車的顧客平均四天才借一次車。每小時12歐分的價格太便宜。」此外,摩拜單車還面臨來自其它公司的激烈競爭。

網民紛紛表示,中國共享單車是「圈錢的工具,單車的墳場,資源的浪費!」「畸形的一個產業。」「就是一個笑話!」「野蠻生長,最後必然是一地雞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