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官場因秦嶺別墅案持續震盪,從省級到局級不斷有人落馬。西安官員被指在秦嶺別墅問題上「陽奉陰違」。據報,涉秦嶺別墅問題已有1000餘人被問話,後續或有更多官員丟掉「烏紗帽」。

到目前,秦嶺違建別墅案已牽涉前西安市委書記、陝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陝西前副省長馮新柱,陝西省委原秘書長錢引安,以及西安市長上官吉慶、西安市原政協主席程群力等高官。

《中國經濟周刊》近日報道,錢引安落馬,與其主政長安時的一系列政策導致別墅氾濫有關。在錢引安提出了「新長安戰略」下,大量別墅披著各種外衣建設起來。有的通過手段獲得手續,有的沒手續就直接建了。

報道引述知情者的話透露,中紀委曾找錢引安談過幾次話,10月26日的談話結束後,錢引安開始異常慌張。「有人看到,當晚吃飯時,他連筷子都拿不起來了。」

據報,10月27日,錢引安被帶走調查。他位於西安市曲江新區的一處住所被搜查。11月1日,錢被宣佈落馬。此外,其妻子和兒子也被帶走調查。

因掌握審批大權,西安市規劃局、國土局、秦嶺辦等部門官員成為秦嶺別墅開發商「圍獵」的對象。

一位當地知情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稱,此次秦嶺拆違以來,已有1000餘人被問話。

另有知情者則稱,除了被問詢官員數量龐大外,還有多名官員被調查,「總共有三位數之多」。「他們主要來自規劃、國土等相關部門。」

西安一位知名地產商表示,西安市規劃系統有多名官員,目前還處在「失聯」狀態。據他所知,今年8、9月份,西安市規劃局一位前負責人被帶走調查,他曾是秦嶺辦主要負責人。此人被調查後,他的妻子、弟弟也被帶走調查。

該知情者還透露,西安市規劃局一名前副局長和現任副局長、一位前總工程師、西安市規劃局長安分局一名前負責人等,目前也處在「失聯」狀態。另外,還有多名公安系統人士被調查。

此外,戶縣(現為鄠邑區)一名前縣長、西安市環保局一名前局長目前也處於「失聯」狀態。報道引述一位知情者的話稱,這名前縣長在今年8月初就被控制,據聞現金就被查出來數千萬。

而在8月初,履新不到6個月的西安市長安區委書記王強被王青峰替換,此前王強曾擔任過兩年多的長安區區長。緊接著,曾掌管長安土地審批的衛旭峰被查,之後,西安市魚化寨街道辦黨工委書記史凡被調查。據報,史被調查,被認為與錢引安有關。

地處秦嶺南麓的柞水縣朱家灣村村民趙曉軍(化名)向《華夏時報》表示,秦嶺北麓違規建別墅,以前年年查,隨後卻繼續再建,且一直不曾間斷。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秦嶺別墅問題上「陽奉陰違」,西安有些官員只是口頭表態,卻不落實。

2014年,秦嶺違建別墅大整頓的時候,時任市委書記魏民洲立下拆除202棟違建別墅的「軍令狀」。有當地媒體人爆料稱,當年在拆違的現場,魏民洲在記者鏡頭下「擺拍」,承諾「11月8日前全部拆除」。該記者臨近發稿時,魏又要求改為「11月底」,最終又稱「限時45天處置到位」。

今年11月20日,魏民洲受賄超過一億元人民幣被判無期徒刑。

「秦嶺別墅拆遷,背後有強大的利益鏈,不能光拆除就完事,還要一查到底。」11月15日,北京市京鼎律師事務所律師杜兆勇對《華夏時報》表示,秦嶺別墅是房地產亂象的突出代表。

秦嶺違建別墅內部奢侈程度驚人,最典型的就是「陳路別墅」。雖然輿論諸多暗示,但別墅案背後的神秘主人始終沒有被公開。不過,有網民發佈了一首藏頭詩:「陳年舊人今莫提,寶氣珠光觀者迷,根深樹大惹風起,家道中落猢猻離」,暗示陳路別墅的神秘主人就是陝西前西安市長陳寶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