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古城關

第二天早上,海二叔跟小箭子走進鎮上西門口茶棚子喝茶時,剛一落座,就有兩個漢子趨近桌來,抱拳躬身向海二叔說:「必是海二叔了,兩位真是仁厚好漢,我們兄弟先謝過了。」兩個漢子也向小箭子點了頭,小箭子知道是昨晚那小偷,自顧吃著燒餅喝著茶,海二叔懷裏仍抱著那只箱匣子。那漢子接著說:「這陵山鎮一帶我們熟極,閒雜人等一瞧即知,近日附近可不太寧靜。」這漢子斜著身子,眼光投向遠處桌上的光頭黑漢子說:「不知兩位還往哪去,我們蒙二叔恩惠,願意引導護衛。」海二叔喝了口茶,緩緩的說:「區區物資兩位不必掛意,行走江湖道義相助也是應該,路上無謂瑣事我們自會料理,兩位的好意就謝過了。」兩個人抱拳就離開了。

海二叔看著小箭子燒餅也吃了茶也喝了,就從懷裏掏出一封信遞與他說:「我們這就開往古城關,預計晌午準到關口,到了關裏選了酒,這趟任務就圓滿九成了,你就持著這七然爺的手札,上關北城郊虎山寺,向那裏一位老道士討一張拳譜,拿了就速回,這可是七然爺交待的。」

海二叔估量著時間從容,既然茶棚裏那本地漢子善意提醒,心想還是安穩為要,就打算沿著燕子河走南柳村,再取道二龍山麓,雖然繞了遠路,可這路上還算人煙錯落,過了二龍山,再穿過一小片棗樹林就到了青陽河口,上了橋就能看到古城關了。

此刻,驢車也有點份量了,海二叔就讓驢子慢慢走著,小箭子的馬繞著驢車竄南竄北有影無蹤的。果然近晌午時分就出了二龍山邊的棗樹林,驢車在海二叔吆喝聲中,困難的駝上了拱橋。海二叔坐車上喘了口氣,正摘下頭巾擦著汗時,卻瞧見陵山鎮那兩個漢子騎著馬立在棗樹林前向他揮著手,想不到世上還有這等憨厚人物,海二叔也舉高了手往空中揮著。

待驢車輪子滾進古城關黃家老窖酒場時,就聞到了一陣撲鼻的酒香,這黃家老窖出產的酒,供應了燕子河畔的商家酒肆,七然爺每年著海二叔遠從五里坡趕來購酒,也是看重這裏的酒老實淳厚。這時,黃家掌窖的望見了驢車,吆喝著奔了過來,手中還擎著一小杯酒說著:「海二叔一路勞累了,您嚐嚐,這是剛開甕的五十年老酒。」海二叔將酒杯接在手裏,放鼻子前聞了一聞,又放進嘴裏嚐了,頷著頭說:「可以,可以。」待安置了驢車,回頭就找不著小箭子了,料想小箭子早奔虎山寺去了,也就安了心。

掌窖的陪著進到酒窖裏選好了酒,海二叔交待要幾甕老酒、幾甕五糧液,還要幾罈米酒,就拍拍掌窖的肩膀說:「都置驢車上,定要綑縛紮實了,空隙處務必塞緊茅草細軟的東西,驢車走的路還遠著呢。」出了窖裏來到櫃前,就與那掌窖的結了賬。

出了黃家老窖,海二叔駕著驢車往城南那家客棧行去,一路上心情便放輕鬆了。驢車進了客棧後院,小箭子也跨著馬跑進來了。小箭子跳下馬來將那拳譜交給海二叔,海二叔攤開看了後,高興的褒著說:「小箭子辦事真是俐落。」就倒出箱匣子裏的幾個碎銀子揣進懷裏,將拳譜謹慎的放進箱匣子裏去。

西下的陽光已從驢車蓬頂斜射過來,店小二跑過來問海二叔要在哪裏開晚飯,海二叔指著院子說:「就在這裏吃吧,這院子涼快。」海二叔走進屋房裏,把那箱匣子放桌上,轉身要走回院子裏時,猛然聽見屋裏一聲嚷叫:「嘿嘿,這銀子我要了。」海二叔回頭一看,正是那茶棚子瞧過的光頭黑漢子,眼看一條黑影子破窗而出,瞬間飛上了天空。海二叔見了這一幕,卻凝住了,反是小箭子沉住了心,說:「海二叔您放心,一會我就把那拳譜取回來。」小箭子一腳踩上海二叔的肩膀,海二叔蹤身一挺,小箭子腳尖借了力就飛上了天。眼看那黑漢子跑得只剩一個小黑點,就展開兩臂,兩腿踢出一陣疾風,一瞬間就看見那黑漢子抱著箱匣子在屋宇間一路狂奔。小箭子圈起手掌喊著:「兄弟您搞錯了,那箱裏一個銀子也沒有,只是小娃兒的畫畫兒,您這一帶走,小娃兒沒了圖畫兒要哭鬧的,可那畫兒對您也沒有用處。兄弟您若不信,可打開來瞧瞧。」片刻,那箱匣子就直直墬往地下,小箭子見勢又加快腳力奔了過去,夜色裏只聽見一聲狂叫:「又白跑了一趟了。」只見一串紙張從空中嘩嘩滾落,小箭子墊起腳跟躥上一步,接住了那譜桿子,順著風勢將拳譜收成了一卷,迅即揣進懷裏,望空中瞧時,已不見那黑漢子蹤影,小箭子心裏一陣竊喜,翻了幾個觔斗,輕輕的落了地。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四、黃河之水天上來

當太陽從燕子河升起時,海二叔載滿了物資的驢車,已穿過二龍山麓的棗樹林,準備奔回五里坡清風客棧。海二叔坐驢車上望著天空,一片白雲壓過遠山向胸前湧來,一時心中鬱悶洶湧而出,嘴裏不覺唱出了土調兒,聲腔雄渾蒼涼迴盪原野裏:

黃河之水天上來啊,流向四海;咱都從娘肚裏來啊,誰也回不了娘胎。

小箭子聽見了,從一邊山坡上奔了下來,這次遞給海二叔一顆紅透的桃子,在空中笑嚷著:「海二叔還想回娘肚裏去啊?」海二叔接著了紅桃子,嘴裏還唱著,小箭子就拉緊韁繩追了上去,向海二叔說:「小箭子可不想回石頭裏去了。」

海二叔揚起鞭子,打了那驢子一個響屁股,吆喝一聲,越過一個小土墩,仍然唱著那不成調的曲兒:「黃河之水天上來啊,流向四海。」這回小箭子可生氣了,雙腿夾著馬背,在驢車後方向海二叔嚷著:「海二叔想上天嗎?咱五里坡山腰徑山寺那老和尚整天坐禪參悟,海二叔去問問他不就得了。」

小箭子駕著馬呼嘯一聲奔過去,海二叔的驢車仍然歪歪斜斜的奔馳在原野大地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