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11月21日,在杜拜舉行的國際刑警年會上,南韓籍國際刑警組織副主席金鐘陽(Kim Jong Yang)擊敗了此前被外界看好的俄羅斯官員亞歷山大·普羅科普丘克(Alexander Prokopchuk),以2/3的贊成票當選為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

選舉之前,包括美國議員等批評人士就表示,反對普羅科普丘克接掌這個職位。批評認為如果他當選,無異於「引狼入室」。用老百姓的話說,「剛走了豺狼,又來了虎豹」。與前任孟宏偉沒有甚麼區別,屬於一丘之貉。

美國議員認為,他有可能會像孟宏偉一樣,濫用紅色通緝令。BBC引述著名的克里姆林宮評論家、前石油巨頭米哈伊爾·霍多爾科夫斯基的話說,會導致「像是黑手黨在負責」。

點擊下載影片

國際刑警組織換新主席

一個國際組織的掌門人選,惹得眾多批評人士紛紛發聲,這種現象是不多見的。有分析認為,這說明西方國家已經吸取了中共對世界滲透的深刻教訓。

大家知道,中共利用一切可用的手段,不斷把中共官員推上國際組織的高位。中共的目的很清楚,就是想搶奪「話語權」,逼迫他人同意它的要求,主導結果。 這樣的行為,在它滲透的所有國際組織當中,已經出現過多次了。

大家知道,金鐘陽的前任孟宏偉,今年10月份已經被中共抓捕。他就是中共運用影響力,在2016年把時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長的他送上這個位置的。國際刑警組織的主要職責是調查恐怖活動、有組織犯罪等大型嚴重的跨國犯罪。

但是孟宏偉被中共推上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後,積極配合中共在海外抓人的「獵狐行動」,向眾多涉案人員發佈「紅通令」。僅孟宏偉上任的當年,中共公安部就抓獲了951名境外逃犯。

而福布斯網站指出,根據對2016年國際刑警組織的「紅通」進行分析,保守估計可能有54%的「紅通」不合規。就是說孟宏偉在「濫用紅通」,已經把192個成員的世界第二大國際組織,變成了一個中共的部門。

中共「入侵」聯合國

就是全球最大的國際組織——聯合國,也正在受到中共越來越大的影響。美國之音引述匿名外交官的話說,「中國(中共)正在聯合國掌權」。除了人權委員會、教科文組織被中共滲透影響,在非洲事務、北韓和緬甸等問題上,中共也具有極大的「話語權」。

我們換個說法,中共讓它通過就通過,不讓它通過它就不能通過,中共在聯合國已經到了「為所欲為」、「任性而為」的程度。

中共通過加大對聯合國的贊助,不斷增加發言權;並利用在聯合國工作的中國人,直接或間接地施加影響。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各配有一個聯合國副秘書長,代表中共的是劉振民(Liu Zhenmin),負責經濟和社會事務。

按規定國際官員不能再代表任何國家的利益,但是劉振民身為中共黨員,顯然要「為黨說好話」。比如今年初,他在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表示,中共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順應世界發展潮流。

WTO規則 中共鑽空子

眾所周知,美中之間正在發生貿易戰,原因是中共一直鑽世貿組織(WTO)的規則空子,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批評WTO不公平。這是因為WTO是對中國經濟幫助最大的國際組織,也是被中共「玩弄」國際規則最嫻熟的國際組織。

大家知道,中共一直堅持用「發展中國家」的理由來推卸應該盡到的義務。儘管被其它國家多次投訴,但是WTO的職能只是調解糾紛。面對中共,WTO經常力不從心,中共因此累積了大量財富。

在它首次成為全球第一貿易大國的2013年,中共支持的巴西外交官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當選了WTO總幹事。隨後他任命中共商務部副部長易小準(Yi Xiaozhun)為副總幹事。公開資料顯示,易小準分管的工作,恰恰就是包括美國指控中共的盜竊知識產權、拒絕市場准入等部份。

一長串國際組織 中共官員佔據高位

此外,中共還滲透很多的國際組織。2011年它把中共央行副行長朱民(Zhu Min)推上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副總裁的職位,2016年又由張濤(Zhang Tao)接替朱民;2016年把中共財政部官員楊少林(Shaolin Yang)推上了世界銀行首任常務副行長兼首席行政官的職位;2006年把香港衛生署長陳馮富珍(Margaret Chan Fung Fu-chun)推上世衛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總幹事職位;2013年把中共財政部副部長李勇(Li Yong)推上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總幹事位置;把中共郵電部官員趙厚麟(Zhao Houlin)推上國際電信聯盟(ITU)秘書長位置等等。

還有一長串的國際組織,都被中共官員佔據了高位。也就是說,這些國際組織都被中共滲透和控制了,這不是「狐狸看守雞捨」嗎?

國際主流媒體都先後發文,開始關注中共官員參與國際事務可能帶來的隱患,指出中共要把紅色的世界觀和狹窄利益強加於世界。

但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卻為中共官員「洗白」,他說「中國(共)外交官文質彬彬,你覺得可能『闖巴新外交部』嗎?」

時評人士孔誥烽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指出, 中共外交部的這個回應,真是比「棟篤笑」更好笑。「棟篤笑」就是大陸人所說的「單口相聲」,而這個「單口相聲」在民間還有一種說法:「滿嘴跑火車」。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