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隨著槍響,身中數彈的《僑報》董事長謝一寧生命終止在了58歲。17日,《僑報》網站的訃告中介紹,16日上午9點左右,謝一寧在洛杉磯《僑報》大樓辦公室內,被報社員工陳中奇(音譯,Zhong Qi Chen)開槍射殺。槍手隨後被逮捕,作案動機還在調查當中。這件事,直到現在還在華人圈中震盪。

《僑報》中共供養 謝一寧自曝風險

其實謝一寧在早前的回憶文章中就曾講述了他被人威脅的事。「美國之音」報道,上世紀90年代初,為了辦《僑報》,他曾多次受人威脅,表示要打他。他的家曾被砸了,也有人對著《僑報》的洛杉磯辦公樓開槍,員工的車子被人砸了十多輛。甚至有人在電話中直接放話:「某某天你走出電梯門口的時候,你就會死在那裏」。

那麼謝一寧究竟是甚麼人,做了甚麼事,為甚麼會有那麼多人恨他呢?根據公開資料,1960年出生在廣東的謝一寧,1982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後來進入了中共新聞社任記者。1987年,26歲的他被派駐美國,成了中共外派記者中最年輕的一個。

1991年,謝一寧在三藩市創辦了《僑報》美西版,它的前身叫《華僑日報》,隸屬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魏京生基金會執行主任黃慈萍向「美國之音」介紹,「89年六四屠殺後,所有的海外華文報紙都譴責抗議(中共),包括《華僑日報》。其它的報紙都存活下來了,只有這張報紙被中共給切斷了,報社全部關門。」

黃慈萍指出,「那個時候,大家都以與中共政府聯絡為恥。只有他(謝一寧)跑去把這個報紙恢復了,仍然從國務院拿錢。」

據和槍手陳中奇有交往的人對海外華文媒體介紹,曾聽陳中奇說過,「僑報有中資支持,在美國屬於『鐵飯碗』。」

就在謝一寧被槍殺的第二天,中共駐洛杉磯總領事館發表了一份聲明,對謝一寧家屬表示「深切哀悼」,也對《僑報》全體員工致以「誠摯慰問」。

從中領館的反應來看,謝一寧應該是中共比較看重的人,《僑報》是中共比較看中的報紙。那麼謝一寧和《僑報》的身份也就不言自明。換句話說,《僑報》就是中共出資、在美國養著的、輸出中共紅色意識形態的華文報紙。

謝一寧特務身份曝光

有一位艾先生(考慮到他的安全,這裏用化名)專門找到《大紀元》,爆料了謝一寧是「中共特務」的身份。(謝一寧畢業後進入的)中新社就是「中國(中共)新聞社」,這是中共中央級的喉舌媒體,典型的統戰部門。

艾先生說中新社駐華盛頓第一批記者是一對夫婦,兩個中共軍隊總政情報部的特務。中新社沒錢支付新聞部的運作,他們的開支都是總政情報部負責。這對夫婦到處請客吃飯,但因為對新聞業務不熟悉,蒐集情報不力,所以中新社想換個更好的人選。

謝一寧會講粵語和英語,在1987年左右被中新社看中了,隨後任命他為駐白宮記者。艾先生說 「謝一寧以記者身份出現在很多場合,但實際受僱於中共總政情報部」,「從1986年起,他就給中共當特工。」

謝一寧被調到《僑報》,是因為中共在89年六四大屠殺。艾先生說美國民眾當時對親共報紙《中報》和《北美華僑日報》等非常憤怒,這些媒體倒閉後,《僑報》在中共的扶植下,1990年出現了。

艾先生介紹,謝一寧的第二任妻子姓郭,是鳳凰衛視駐洛杉磯的記者。據謝一寧的朋友陸先生介紹,謝一寧的第二任妻子就是鳳凰衛視的主播郭晶晶。他們有兩個孩子,兒子還非常小,也就二三歲的樣子。前妻也在《僑報》,也是中國人民大學畢業的。

謝一寧和宋祖英合照 吹捧薄熙來

眾所周知,鳳凰衛視素來被人們稱為「海外央視」,是香港鳳凰衛視的美國分台。而香港鳳凰衛視的大股東正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網上在流傳一張謝一寧和江澤民情婦宋祖英並排就座的合照,看上去彼此應該很熟識。

《大紀元》曾報道,《僑報》直接受控於中共政府,代表著中共官方的聲音和觀點。比如江澤民1999年下令鎮壓法輪功後,《僑報》一直幫助中共在海外打壓法輪功。從1999年到2002年5月,《僑報》刊登了三百多篇針對法輪功的反面文章,平均3天就有一篇,觀點與中共官媒同出一轍。

對於《僑報》的身份,詹姆斯頓基金會(The Jamestown Foundation)在2001年也曾指出,《僑報》是被中共直接控制的海外中文媒體。此外還有《星島日報》、《明報》、《世界日報》等華文報紙,都與中共政府有財政或管理層間的聯繫。

2011年9月,謝一寧作為《僑報》美西總裁參加了前重慶市委書記,現已判無期的薄熙來組織的重慶「第六屆華文傳媒論壇」,海內外有600傳媒人參加併力捧薄熙來,與薄同台唱紅歌。謝一寧也參與了公開吹捧,他說遇到的出租司機臉上如何泛著「光彩」,說到重慶「感覺特別驕傲」等等。

曾與《僑報》有過接觸的原體制內人士李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僑報》屬中共以非官方名義在海外設立的大外宣和統戰機構,並且直接介入海外僑團和留學生事務,為中共方面服務。李先生認為,美國正在加大對中共海外滲透機構的反制力度,肯定會給它們造成很大壓力,所以導致內部出現問題。

艾先生指出,「為中共賣命後遭惡報的例子比較多,還有一例是前《中國日報》駐美國記者黎星,曾因寫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在大陸獲獎。但是身體本來很好的她,2011年突發心臟病死了。」應了電影《無間道2》裏面的那句台詞:「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