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可‧彭斯是百分之百忠誠,我心裏連一絲質疑的念頭都沒有過。」特朗普當著大批媒體的面說道,「從我贏得黨內初選,他就是我的搭檔,我再高興不過了。」

11月16日,《紐約時報》刊登報道稱,特朗普質疑副總統彭斯是否忠誠,暗指特朗普不信任彭斯,讓特朗普不得不再次出來批評「假新聞」。

「一如往常,《紐約時報》搞了篇假報道」,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他們編造消息來源,卻不願來問我、讓我說話,我才是唯一知道事實的人。」

特朗普強調,「我無法想像有哪位總統與副總統的關係,比我們兩人還要好、還要密切。假新聞越來越多,是人民的公敵!」

報道證據含糊 違反專業規範與倫理

那麼,這篇報道,是否真是左派媒體再次攻擊特朗普政府的假新聞?

首先,從技術層面檢閱該篇報道,文中消息來源並不明確。記者只以一句「採訪近12名白宮幕僚與親近特朗普的人」帶過,不僅人數不明確、人員無名無姓,沒有直接明確的爆料者引語,也沒有直接向特朗普本人求證或給其回應機會,實乃違反「平衡報道」、「讓當事人回應負面消息」的專業規範與新聞倫理。

畢竟,此項報道涉及對國家元首的人身攻擊、國家安全及政府穩定,茲事體大;而《紐時》即使不能專訪特朗普,也有許多機會可在記者會後向特朗普提問求證或請求回應,但他們卻付之闕如。儘管報道中引述了白宮副發言人的一句發言,但也不禁令人質疑,是否媒體刻意不想讓特朗普回應此事。

特朗普信賴彭斯輔政 屢次委以重任

其次,從政治層面檢視特朗普與彭斯當選兩年來的互動關係,也與報道內容頗為迥異。

特朗普是初入華府政治圈的商界大亨,講究務實、行動、效率,對於政界的遊戲規則、暗潮洶湧,難免有所陌生;彭斯是政壇出身,歷任眾議員、印第安那州州長,恰恰與特朗普形成完美互補。他在任內極力輔佐特朗普,舉止得體、言行得當,為特朗普適時分擔不少輔助性工作角色,也強有力地為特朗普政策辯護,從而獲得特朗普的高度評價與信任。

因此,特朗普對彭斯多次委以重任,例如新成立的太空軍(Space Force)建制工作,特朗普便特地交給熱愛太空的彭斯負責督軍。

特朗普還讓彭斯分擔當前最重要的美中戰略工作,彭斯不僅在10月4日發表歷史性演說,揭露中共對美國的敵意行為;日前的亞太經合會(APEC)活動,也由彭斯前往,針對貿易戰與中國問題發表重要演講,與北京當局隔空交鋒。

此外,身為談判高手的特朗普,還將彭斯納為他的談判夥伴,兩人聯手施展「紅臉、黑臉」戰略。

例如,年初的南韓平昌冬奧,特朗普派遣彭斯前往出席,與金正恩妹妹金與正擦身而過、冷面無視,向各界宣示美國對北韓的強硬決心;稍後,特金會確定舉辦,再由特朗普出馬對金正恩展開「善意外交」與談判,最終達成無核化框架協議。

日前剛落幕的APEC也是雷同。彭斯出席領袖峰會,強硬宣示美國反對中共的不公平貿易、反對中共威脅南海與印度—太平洋地區,彭斯表現政治家的嚴肅神情與堅毅語氣,讓中共倍感壓力。接下來,或可預見,特朗普與習近平在G20峰會期間的互動,可望出現較為友善、樂觀的氣氛,有助雙方溝通協商。

特朗普與彭斯,「一紅臉、一黑臉」的談判戰略,神似特朗普過去與其得力愛將、特朗普集團資深法律顧問喬治‧羅斯(George Ross)的角色合作關係,為特朗普的政治與外交談判創造更多槓桿空間。

更何況,特朗普在商界馳騁數十年,善於觀察人員,十分重視員工對公司的忠誠與品德。特朗普與彭斯相處兩年,他能不清楚彭斯的為人嗎?倘若特朗普不能充份信任彭斯,他會將這些重任交給彭斯嗎?

再者,特朗普與彭斯都虔誠地信仰神,彭斯更是白宮內閣「《聖經》學習會」的發起人,特朗普自然更能信任一位真誠信神、重德律己的副總統。

左派媒體離間分化特朗普政府 中共黑影舞動?

而《紐約時報》的報道內容與事實相去甚遠,報道證據力又薄弱,那麼為何媒體還要刊登這篇必遭質疑的文章?

或許,這篇報道有幾項用意:1)儘管中期選舉落幕,民主黨拿下國會眾議院,但左派媒體對特朗普的猛烈攻擊仍將持續展開,甚至砲火升級;2)左派媒體有意挑撥、離間特朗普內閣團隊,試圖傷害政府內部士氣與互信,減損人民對特朗普政府的觀感與信任,藉此影響2020年總統大選選情;3)左派有意分化特朗普與彭斯的合作關係,藉此削弱特朗普政府對抗華府舊勢力與「深層政府」(Deep State)的戰力,削弱2020年大選連任的團隊實力。

別忘了,《紐約時報》曾在9月5日刊登一篇自稱是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的匿名投書,大肆攻擊特朗普及政府內部。《紐約時報》罔顧新聞專業、刊登匿名黑函的行徑,一度引發軒然大波,也招來「損害國家安全」、「顛覆政府」的質疑與批評。

並且,部份美國左派媒體在過去數年來,與中共特務往來密切,甚至一度成為中共內部某派繫在海外散發黑材料、攻擊另一派系的政治打手。

今年中期選舉前夕,中共亦曾通過海外喉舌《中國日報》在愛荷華州刊登四個整版的「類新聞廣告」,大力攻擊特朗普。

如今,左派媒體再次對特朗普發動攻勢,試圖分化、離間特朗普政府,是否又有中共的黑影晃動其後?中共是否仍在佈局干預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值得我們審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