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將近尾聲,這個世界越來越亂,人心也越來越沮喪,時間過得更快了。世界華人也都有各自的忙碌和煩惱。大陸民眾看著中美貿易戰越打越熱,也看到中共政府的無能為力,更看到中共日益陷入空前激烈的內鬥。所以,冷眼旁觀中共內部互掐,是國人目前最好的選擇。台灣民眾,當然在積極準備九合一選舉。港人看著1,200億的港珠澳大橋,只能有一千輛車得到許可通行,應該是有苦難言。美國華人現在越來越傾向於離開民主黨,轉向共和黨;人們對特朗普越來越喜歡,正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加入選舉義工的行列。

正當美國人積極準備中選、紛紛參加特朗普萬人集會時,幾千名洪都拉斯人也來湊熱鬧,結成大篷車車隊,拖家帶口,拖兒帶女,浩浩蕩蕩向美國進發。按他們步行的速度,這些人似乎非要趕在感恩節前後,天寒地凍之時,踏入美國地界,和美國人一起度過感恩節和聖誕節。

從中、南美偷渡進入美國,近一個世紀來一直都有。但來自洪都拉斯的這次集體「移民」遷徙,規模之大,這些人的堅持、執著、默默前進的步伐,讓世界感到震驚。人們驚訝於為甚麼突然出現這麼大的人群,從2千到5千,達到7千,甚至一度超過1萬!他們在南美數國形成、聚團,然後匯合一起,沿公路向北進發。他們包括婦女兒童,但大部份是青壯年人士;他們有車輛開路,有車輛送水送食物支持,互相扶持,頭也不回的準備跨越墨西哥,目的地只有一個:美國。

有趣的是,他們想在美國討生活,卻一路帶著洪都拉斯國旗,毫不掩飾的告訴世界他們是誰。這些人顯然不是戰爭難民,洪都拉斯也沒有正在進行的內戰,因為戰爭難民應該是男女老少全都有的,他們不是這樣。他們健康狀況良好,沒有缺衣少食的跡象,中青年婦女、兒童和中青年男子佔了多數,是一支非常奇怪的移民大軍。顯然,能長途跋涉兩千公里,沒有充份準備,是不可能的。目睹他們行進的人們,會讚賞他們嚮往美好生活的願望,但他們實現願望的方法,卻不能贏得世人的同情。在同情心和同理心之後,冷靜思考的人不難做出推論,驅動了這些無辜、單純的人們的,可能有更多的經濟和政治以外的理由。

從國際法的角度,如果不是政治難民或受到迫害,經濟難民是不會被接納的。如果允許所有的人都可以用經濟理由要求移民國外,想想看,世界就亂套了,國界也不會存在了,那樣人類社會就立即需要一個世界政府!

世界政府的理念,是根本不可行的。南美大篷車隊的民眾,可能出於簡單的、個人經濟的原因參與其中,也可能有加入其已經在美家人的行列的願望,但他們「和平闖關」背後的信念,其實就是共產主義的思想,就是共產主義的幢幢鬼影:美國富裕,美國人有更高的生活水準,那我們也要分一杯羹;我們要分一杯羹,但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法律約束,也無視那些在他們之前排隊、等候合法進入美國的幾百萬合法移民;反正我就是要去,你就是要接納我。否則,我們就……其實呢,這是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暴民思想,和無產階級流氓作風的綜合體!

南美大篷車的背後,有共產主義思想的驅動,還有中共的「人民戰爭」觀念的驅使。這些被共產思想、社會主義思想,和左派思潮驅動的人們,在利用美國人民的善良,把遵紀守法、善良的人們的同情心,當作自己可予可求的東西。讓這樣的大篷車隊在中國邊境試試看,在俄國邊境試試看,看看他們有沒有這樣的底氣去闖關!北韓核武問題中,那些幼稚的專家認為,北韓會給中國製造「難民問題」,北韓難民會讓中國頭痛不已!這是毫無依據的胡扯,中共根本不會對北韓難民有一絲一毫的憐憫,更不會對大舉來臨的北韓難民感到害怕。相反,中共會大兵壓境、大開殺戒、用重機關鎗對準北韓難民,使他們不能越過鴨綠江一步!

中共在國共內戰中,在長春圍城,在六四天安門,在迫害法輪功,在所有的鎮壓中,都毫無惻隱之心,全是虎狼之念。中共最無恥的地方,是他們依然把「人民戰爭」奉為圭臬,而全然不知這種行為的可恥。中共目前仍在宣傳和準備使用「人民戰爭」的戰法,中共海軍不敢出動時,鼓吹讓漁民、漁船上陣,在南海和東海成為炮灰,這居然還被中共的軍事專家堂而皇之的提了出來!

南美的大篷車隊,讓人想起小說《黃禍》中的描述;2,500公里的跋涉,幾乎是中共「萬里長征」的翻版。洪都拉斯的7,000人,如果闖關成功,馬上就會有十萬、百萬的經濟難民要求入境。大篷車隊當然是組織起來的,有人發錢,有人供飯供水。誰在背後呢?洪都拉斯的一名左派議員,就在公開鼓動這些經濟難民前往美國。美國一家電視台採訪了一名公開支持大篷車的美國人,他是西裔(Hispanic)。主持人問他入侵的法律依據是甚麼,這人說不出來,說當年歐洲人來美國,佔領了印第安人的土地,今天他們說自己是印第安人,所以也來了,這簡直讓人啼笑皆非。

美國阻擋大篷車隊入境,會不會殃及池魚,讓真正的政治難民也不得進入呢?應該不會,政治難民如果已經進入了墨西哥,就已經擺脫恐懼了,沒有遭到迫害的理由,也就沒有進入美國尋求庇護的理由。

阻擋車隊的美軍,從原計劃的800人,到2千人,到5千人,再到 1萬5千人,特朗普已打定主意,不會鬆動。兩個士兵抬一個,也可以把這些人抬回墨西哥了。特朗普打擊非法移民的時候,其實呢,也是對氾濫全球的共產思想的一個沉重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