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走軟讓發行美元債券的中國企業面臨更大債務壓力。專家警告,中國企業的美元債務違約風險在上升,其中房地產業風險系數最高。

日本銀行野村證券11月初發佈一份研究報告說,隨著未來幾年到期的債券數量增多,借貸成本上升和人民幣貶值可能會使更多中國公司無法支付即將到來的債務。

在今年前10個月,中國離岸公司美元債券(OCDB)的違約總額為34億美元,這是去年沒有的現象。報告預計,未來兩年內會出現更多中國企業的債務違約案例。

到目前為止,雖然因中國企業海外美元償還壓力增加而引發更大範圍危機的可能性尚小,但目前的情況已讓各方密切監測中企債務違約的溢出效應。

企業債務壓力越來越大

野村證券在11月的報告中指出,中國企業第三季度以美元計價的債務總額約7,510億美元,是2015年年底的兩倍多。

報告預計,從2018年第四季度到2020年底,平均每季度有333億美元的中國企業美元債券到期,大大高於今年第三季度估計的110億美元債務。

而根據彭博社的數據分析,中國離岸公司美元債券(OCDB)的違約率在經歷第三季度的下降後、第四季度已出現攀升。

「我們認為,儘管企業在夏季有了一個喘息機會,但在國內需求疲弱、信貸違約增加、人民幣貶值以及美聯儲加息的背景下,OCDB再次面臨日益增大的壓力。」報告寫道。

宏觀環境壓縮企業利潤

在正常情況下,中國公司可以用人民幣計價發行債券,也可以用美元或其它外幣籌集資金。但若沒有適當的對沖匯率變動的機制,以外幣發行債券給企業帶來的大量貨幣風險不可小覷。

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超過6%,這讓以人民幣營利的中國公司需要支付更多的人民幣,才能償還等量的美元債務。這會擠佔中國企業,尤其是擁有外債業務的企業的利潤。一些分析師已預計,人民幣將進一步走軟。

另一方面,雖然人民幣疲弱有助於提升中國企業的出口競爭力,但同時也使企業進口原材料的成本更高。

此外,中國經濟第三季度的增長速度已降至2009年第一季度以來的最低增長水平(6.5%),同時,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經濟增長卻同時伴隨著驚人的債務增長。據估計,中國的債務規模是中國GDP的3.5倍。債務將最終限制需求增長,這也會進一步削減企業再投資或融資的動力。

而與此同時,美國經濟強勁、勞動力就業市場強勁、工資上漲,和失業率達到1969年12月以來的最低點。為防止美國這個世界最大經濟體經濟過熱,美聯儲一直在提高利率。

在美聯儲上調利率背景下,債券價格會下跌,而美元計價債務的收益率將上升。這對發行美元債務的中國企業來說,是雪上加霜。

發新債補舊債 房地產業進寒冬

一些中國公司正在通過發行新債券、籌集資金以償還現有債務。例如,中國國內主要房地產開發商中國恆大集團在10月31日向香港證券交易所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它正計劃發行18億美元的新票據,回報利率高達13.75%,「主要是為現有的離岸債務提供再融資」。

野村報告指,對新發債券的需求下降將使這些中國公司難以籌集資金,房地產開發商可能會遭遇一段特別困難的時期。這可能導致資本流入減少,會給中國的外匯儲備增加壓力,並進一步削弱人民幣匯率,同時加上國內信貸供應吃緊,「最終將對中國經濟造成更大的下行壓力」。

香港摩根資產管理公司亞太區首席市場策略師泰輝(Tai Hui,音譯)也告訴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中國房地產行業應該是當局首先考慮(會出問題)的部門。

「我在觀察這些企業美元債務的滾動增加。」他表示,雖然目前沒有看到系統性風險,但金融壓力通常在傳播之前會先從一個領域開始。

「我想(中共)政府需要非常注意這些事務之間的潛在聯繫。」他說。

評級公司惠譽(Fitch Solutions)的分析師也認為,房地產行業一直是中國經濟如今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如果它下滑,則會變為中國經濟的負擔。他們在10月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這將增加另一層壓力。」

對中國經濟的龐大債務問題,大和證券資本市場公司(Daiwa Capital Markets)的經濟學家賴科文(Kevin Lai,音譯)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中共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若沒有定期廉價貸款的注入,許多將會裸泳於水面上。

賴說,切斷他們的借貸資金鏈會產生非常負面的影響,比如社會動盪、裁員和破產,而這些是北京想要避免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