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至今,美國已經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因特朗普政府在選擇徵稅商品上深思熟慮,使得中共在關稅上支出更多。

彭博新聞11月19日報道,歐盟研究員在「歐洲經濟和財政政策研究網絡」(EconPol Europe)發表的一篇新論文得出上述結論。論文作者Benedikt Zoller-Rydzek和Gabriel Felbermayr表示,面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美國公司和消費者只需支付4.5%的額外費用,而中國生產商要承付20.5%的額外費用。

為了緩解貿易戰緊張局勢,本月底,美中首腦將在阿根廷會晤。根據Zoller-Rydzek和Felbermayr的說法,祭出關稅,特朗普將達到願望:美國進口的被徵關稅中國商品的數量將消減超過三分之一,並將雙邊貿易逆差降低17%。

美方徵關稅深思熟慮 經過一系列調查和諮詢

Zoller-Rydzek和Felbermayr解釋說,特朗普政府選擇徵稅產品具有最高的「價格彈性」,或選擇有非中國產替代品的商品。受特朗普關稅影響的中國產品大多可以被其它地方商品取代,迫使中國出口商降低銷售價格以吸引買家。

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去年8月依總統特朗普的指示對中共展開301調查,今年3月提出調查報告,確認中共在四個方面存在貿易不公平手段:強迫美國公司交出商業機密以換取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的機會,迫使美國企業以不合理的條件在大陸授權其技術,利用國家資本購買美國技術,以及直接採取盜竊手段。

在經過兩個多月的徵求公眾意見及機構內部的諮商程序後,美方於今年6月15日公佈加徵25%關稅的第一批500億美元中國商品清單,儘量選擇可從其它國家進口的商品,也儘最大可能避免消費品。隨後的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清單選擇也是基於這個流程。

而面對一些消費品關稅,美國業者可能吸收部份增加的成本,有些則轉而進口其它國家的商品,以儘量減少對消費者的影響。

「通過對中國產品的戰略選擇,美國政府不僅能夠最大限度地減少對美國消費者和企業的負面影響,而且還能在美國創造大量的淨福利收益。」研究人員寫道。

研究人員寫道,美國的徵稅將為美國政府帶來184億美元淨收益。「然而,隨著貿易衝突的升級,美國政府可能無法將其選擇限制在具有高進口彈性的產品上。」他們寫道。

龍永圖:中方對美大豆徵稅是錯誤

在應對美方的301調查及懲罰關稅方面,中共的報復行為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在USTR於4月及6月公佈清單草案及最終清單後,中共當局立即發公告稱,將採取「以牙還牙」的報復性措施,在同一時間對等值美國商品加徵同樣的關稅,沒有任何調查和諮詢過程。

如果貿易戰未能緩解,美國將於1月1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為了報復,中方已經對從美國進口的110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並大幅降低進口包括大豆在內的美國農產品。

法新社報道,中共前首席貿易談判代表龍永圖,批評北京在與華盛頓的貿易爭議中,採取了一個錯誤的政策。

龍永圖在財新傳媒於18日舉行的企業論壇上表示,在美國宣佈對中國產品課徵關係後,北京方面第一時間立即宣佈對美國進口的大豆課稅,這是犯了錯誤。

龍永圖質疑,中國迫切需要大豆進口,為何一開始就選擇了大豆?這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做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