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人士稱,北京向美國提出的讓步清單,與習近平4月博鰲論壇的演講內容大致相同。美國總統特朗普16日表示,這份清單缺少幾個重要項目,他無法接受。

專家分析,這份清單顯示,中方對美方要求存在極大的認知落差,貿易戰恐無法在短期內解決。

中方讓步清單缺重要項目

美國官員表示,中共在美東時間12日晚間提出一份回應美國要求的文件,內容多半舊調重彈,缺乏美方關切的產業政策調整及結構改革。相關部門仍在研究這份回應文件,中共將美方要求細分為142個項目,並將之歸類為三大類議題:願意進一步談判、已經在處理,以及無法接受。

中共政府某智囊一名外交關係專家向香港南華早報透露,北京在這份文件承諾的內容,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4月在博鰲論壇的演講內容大致相同,包括要向美國採購更多的天然氣,給美國公司提供更好的知識產權保護,更大的市場准入,以及購買更多的美國農產品等。

美國總統特朗普預計在本月底赴阿根廷出席20國集團(G20)峰會時,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共進晚餐及討論兩國間的貿易衝突及其它議題。

特朗普總統於11月16日表示,中共提出了回應文件,承諾項目多達142項,不過他還無法接受這份清單。

特朗普說:「這是一份非常完整的清單,內容包括我們要求的很多東西,但是有些要求,大約四或五項很重要的要求,中方沒有回應,我們會請中方補充。」

「北京希望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並強調與中國達成的任何貿易協議都必須是互惠的。」他說。

「中國希望達成協議」,特朗普補充說,「美國採取的一系列對中國產品的關稅措施,已經迫使該國同意達成貿易協議。我想我們將會達成協議,我們很快就能找到(達成協議的)方法。」

當天在特朗普總統講話後,白宮官員告訴CNBC,外界不應過度解讀總統的講話,因為截至目前為止,沒有跡象顯示美中即將達成協議。

誤判情勢 恐延長貿易戰

中美貿易衝突的關鍵之一是,美方關切中共國有企業的角色,特別是中共對國有企業提供大量資金,為其建立不公平的競爭環境。

中共一名前貿易官員17日告訴南華早報,要化解中美貿易衝突非常困難,中共現在還沒有感受到關稅的壓力,可能需要一年的時間,才會真正地考慮美方的要求。

中國美國商會主席扎里特(William Zarit)17日表示,北京和華盛頓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對西方國家來說,改革意味著私有化,根據市場規則提高競爭力。」他說。

「然而,中國(中共)在過去五、六年中,所採行的『改革』是加強國有企業(不公平競爭優勢),這就是造成美中分歧的關鍵原因。中國仍然是主要貿易國家中最不開放的經濟體之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美國聯邦參議員蘇利文(Dan Sullivan)14日告訴Inside US Trade,月底的特習會無法解決兩國間的貿易問題,這場貿易戰可能會延續至少十年,而且美國厭倦中共「承諾」的程度,遠超過中共的認知。

他說,二十多年來,中方對美國的要求給了無數次的承諾,但都沒有兌現,美國政府對此已感到相當疲乏。

「北京以為美國對中方的『承諾疲乏』(promise fatigue)現象,只侷限在特朗普政府,認為只要特朗普不再是總統,美國就會有所改變。」

「我認為這是一個徹底的錯誤解讀。」他說。

中美貿易戰近期進展

特朗普政府今年5月初在美中第一輪談判前,向中方提出一份清單,列出美方希望中方具體改善的八大要求,包括北京應在2020年前將其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去年為3,760億美元)減少2,000億美元、取消貿易壁壘、終止工業補貼、停止竊取知識產權及強制技術轉讓等行為。

據特朗普政府調查,中共通過不公貿易行為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給美國每年造成數千億美元損失。特朗普政府目前已對2,500億中國商品課徵10%到25%的懲罰性關稅,中共則對1,100億美國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

特朗普曾表示,如果中共未提出令美國滿意的具體行動方案,美國將於明年開始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10%關稅提高到25%,並且再對另外的267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關稅。

美中高級官員自8月以來即中斷對話,直到11月1日特朗普與習近平通話。在與習近平通話後,特朗普發推文說,「進展得非常好」。

11月9日,美國財長梅努欽與中共副總理劉鶴通話。他在電話中告訴劉鶴,在美中進行談判前,中方應針對美方的要求提出具體行動方案,但是劉鶴沒有答應。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15日告訴媒體記者,目前中方提出的讓步清單,只是月底特習會準備工作的其中一項工作,該清單列了142項承諾項目,需要時間逐一檢視,不可能在特習會中討論。

羅斯認為,特習會最有可能的成果是雙方達成一項往前推進的「框架協議,是一個指導大方向的協議」。

「我們不可能在明年一月前(針對中美貿易衝突)達成交易,因此我們仍將依計劃,於明年1月份將2,000億中國產品的懲罰性關稅,由10%提高到25%。」羅斯補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