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貴階層之所以能夠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受益者,首先跟中國財富分配的方式有關。

改革開放至今,中國的財富分配方式可以說是極度扭曲的,主要表現為權力對財富分配的直接介入。

大家知道,市場經濟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按要素分配財富,資本的所有者獲得資本收益,勞動力所有者獲得勞動報酬,凡是真正意義上的市場經濟國家莫不如此。但中國卻不是這麼回事,在現行的財富分配過程中,起作用的不僅是資本和勞動力,還包括權力,而且權力的作用更大。

換句話說,中國不僅按要素分配財富,而且同時還按權力分配財富,權力甚至成了當今中國最有力的財富分配手段。由此導致的結果必定是財富分配向官員和資本明顯傾斜,而且這種傾斜大都是通過腐敗、尋租及壟斷的形式實現的。換句話說,改革開放後中國人民用自己的辛勤汗水創造的巨量財富,通過腐敗和尋租的方式源源不斷地流入了大小貪官和各種尋租者的腰包。

經濟學家通常把租金總額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看成是一個國家腐敗程度的標誌。1974年,美國史丹福大學教授、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安‧克魯格發表了題為《尋租社會的政治經濟學》的著名論文。

在這篇論文裏,她用一個模型計算了當時世界上最腐敗的兩個國家——印度和土耳其的租金總額,結果發現它們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分別是7.3%和15%。

仿傚克魯格的做法,中國經濟學家胡和立和萬安培分別計算了中國1987年、1988年和1992年的租金總額,得出的結果令人震驚!中國的租金總額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在20世紀80年代後期和90年代初期大概是20%到40%,不但世界罕見,而且比當年腐敗程度最嚴重的土耳其、印度還高得多。可見中國的腐敗嚴重到了何等程度!

當下的中國,不僅是當今世界最腐敗,尋租現象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而且也是腐敗和尋租氾濫得最快最廣的國家之一。曾幾何時,貪污受賄幾百萬就算是巨貪,現如今,貪污受賄幾百萬、幾千萬者已比比皆是,貪污受賄上億、乃至十幾億、幾十億的,亦非個別。

就連上屆總理溫家寶也坦承,中國的腐敗現象接連不斷地發生,而且越來越嚴重,甚至涉及到許多高級領導人。由於腐敗和尋租現象越來越猖獗,貪官和尋租者的腰包自然也變得越來越鼓。

除了財富分配方式極度扭曲,中國的財富分配格局也嚴重失衡。

分配格局事關政府、企業和勞動者三方,他們是國民收入初次分配中參與分蛋糕的三大主體。改革開放後,中國財富分配的一大特徵是,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開始,政府分得的蛋糕越來越大。

世界銀行2009年底發佈的一份中國經濟報告指出,從1995年到2007年,如果去掉通貨膨脹率,國家財政稅收累計增長了6.7倍左右,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增長了1.7倍,而農民更低,才增長了1.2倍(注8)。

而根據國家統計局公佈的資料,從1996年起,中國財政收入佔GDP的比例開始在波動中不斷上升,由1996年的10.91%增加到2011年的22.0%,年均上升0.71個百分點。

再看增速,自2002年以來,中國財政收入年平均增長率約為20.39%,而同一時期中國GDP年平均增速度為10.57%,財政收入的增速是GDP增速的兩倍。全國政協委員、中金董事長李劍閣直陳:「這不僅在中國歷史上所罕見,在世界歷史上也十分罕見。」

不但政府分得的蛋糕比例變得越來越大,企業家分得的蛋糕比例同樣也在不斷上升。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公佈的《中國企業競爭力報告(2007)》顯示,從1990年到2005年,中國企業營業餘額佔GDP的比例從21.9%增加到了29.6%。

試想,一個國家的財富蛋糕就那麼大,政府和企業家分得的越來越大,勞動者分得的當然就只能越來越小——就中國目前的情況而言,主要表現為比重小,而不是絕對量小。

中共一向標榜中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工人農民是「國家的主人」,但從財富分配的結果來看,主人的勞動在自己的國家其實最不值錢。不信大家看看以下幾組資料。

第一個資料是,據媒體報道,改革開放後,中國勞動報酬佔GDP的比重從1983年的峰值56.5%下降到2005年的最低點36.7%,22年中內下降了20個百分點。

第二個資料是關於職工工資水準的。大家知道,勞動報酬中的一個大頭是職工的工資。而據大陸獨立學者劉植榮的研究,全球183個國家和地區的最低工資平均為41,535元,而中國只有6,120元,還不到世界平均值的15%,排在158位,倒數的話就是第26位。再看最低工資與人均GDP的比值,世界平均為58%,而中國僅為25%,排在世界第158位。

第三個資料是關於職工工資比重的。實際上,除了絕對水準,職工工資在國民收入中所佔的比重也在不斷下降。1978年中國職工工資總額(不包括各種福利、退休保障、醫療保障等非工資內容)相當於當時GDP的15.5%,但到2008年,這個比值卻下降為11.2%。

根據著名經濟學家陳志武的計算,從1990年到2008年,中國職工工資總額每年的增長速度比GDP增長速度平均要慢3.8%,明顯落於其它國家之後,財富分配格局嚴重失衡導致了兩方面的嚴重後果。一是流向富人的財富比例持續上升。以民營企業家為例,分配格局的失衡使得中國私人資本的回報比例節節上揚。

有數據說,這個比例從以前的20%提高到了2006年的30.6%。這意味著甚麼?意味著作為民營企業家的財富在不斷擴張,他們的錢袋子明顯變得越來越鼓。還有一個後果就是流向窮人的財富比例不斷下降。經濟越是發展,中國勞動者的收入越是相對減少,他們的相對剝奪感也越是嚴重。

看到此,想必有喜歡刨根究底的讀者會問,那麼造成份配方式極度扭曲和分配格局嚴重失衡的根源又是甚麼呢?古往今來,按照甚麼原則和甚麼比例分配財富從來都取決於由誰來主導財富分配這一點,今天的中國也不例外。

權貴階層之所以能夠如願以償的瓜分改革開放的成果,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受益者,根源就在於財富分配的權力至始至終掌握在共產黨手裏,中國老百姓對如何分配自己創造的財富沒有任何發言權。也就是說,中共的一黨專政是禍根所在。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的歷史其實充份說明了一點,所謂「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並不是讓中國老百姓先富起來,而是讓當官的和榜官的先富起來,也就是讓權貴階層先富起來,而且是讓他們利用權力通過掠奪和盜竊人民用血汗創造的財富暴富起來。這樣的經濟增長完全就是一場權貴階層巧取豪奪的財富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