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約談騰訊微信、新浪微博之後,日前,中共國家網信辦(簡稱網信辦)又集體約談百度、騰訊、新浪、今日頭條、搜狐、網易、鳳凰等10家客戶端自媒體平台,稱這些平台存在「亂象」。有網民指,中共不斷加強對網絡言論箝制,旨在徹底扼殺網上不同聲音。

據中共官媒報道,從10月20日,網信辦等有關部門,對自媒體帳號開展集中清理整治專項行動。近期已全網處置(關閉)9,800多個自媒體帳號。

11月12日,網信辦又約談騰訊微信、新浪微博等自媒體平台並提出嚴重警告。

據東森新聞透露,不僅騰訊微信和新浪微博等平台遭約談警告,網信辦以清除低俗內容為名,下令對自媒體微博微信封禁20多萬個帳號,刪除40多萬篇文章。不過這條報道後來被刪除。

陸媒報道稱,這次整治之後,一些漏網和逃避監管的自媒體帳號主體,或公佈「小號」,或跨平台註冊「轉世」帳號。

11月14日,網信辦又集體約談百度、騰訊、新浪、今日頭條、搜狐、網易、UC頭條、一點資訊、鳳凰、知乎等10家客戶端自媒體平台。網信辦有關負責人稱,平台企業要為「自媒體亂象的滋生」負責。

11月16日午間,微信團隊發佈公告稱,為「履行平台主體責任」,「進一步加強帳號管理」,即日起,個人公眾號註冊數量上限下調為1個,而企業類公眾號數量由5個調整為2個。

自媒體,互聯網術語,又稱「公民媒體」或「個人媒體」,是指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傳播者,以現代化、電子化的手段,向不特定的大多數或者特定的單個人傳遞規範性及非規範性信息的新媒體的總稱。

日前,中共喉舌新華社的社評稱,「自媒體的存在,對中共的CCTV、人民日報等黨的媒體的權威性造成了很大的威脅。」

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近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包括名校的學生,他們透過自媒體了解到普世的價值以及那麼多的群體在抗爭,也走上街頭跟城管、警察對抗。中共也看到這一點,所以對自媒體採取系統性的封殺。」

自媒體遭到中共整治已非首次。今年1月27日,中共國信辦督促北京市網信辦約談新浪微博,稱其「對用戶發佈違法違規信息未盡到審查義務」,「持續傳播炒作導向錯誤」等信息,責令整改。2月2日,中共網信辦公佈,將進一步加強對新浪微博、騰訊、百度、優酷、秒拍等網絡平台的監管。

在暫停營運一周後,2月3日,新浪微博熱搜榜、熱門話題榜等恢復上線。7日,微博熱搜榜上排名第一的是中共黨媒人民網的微博內容。而在新增並置頂的中共官方宣傳欄目「新時代」下,位列的全部是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最高法院、中共喉舌新華網、中共政府網、央視新聞等的微博內容。

外界質疑,此前,新浪微博被下架時,有疑為中共特務的「網絡水軍」,一邊倒地聲討新浪微博「花錢買熱搜」、「有錢就能上熱搜」。而被整改後,中共官方微博堂而皇之地登上了熱搜榜頭榜,此舉再一次證明,中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有網民表示,經常使用微博,和其它媒體平台相比,微博容易搜到一些更真實的信息。不過隨著越來越多敢言的公知被封號,微博也逐漸淪為中共官方手中的工具。網絡活躍人士李非表示,微博的整改,無非就是為了進一步管控言論。

事實上,從2016年11月開始,中國幾乎所有的民間維權網站都受到中共強力封殺,如四川「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湖北「民生觀察」網負責人劉飛躍、「權利運動」網站和「翻牆網」的負責人甄江華,以及廣東維權平台「拈花時評」的創辦人張廣紅等。「權利運動」的創辦人胡軍至今失蹤。

近幾年,鳳凰網亦多次被當局約談、處罰。外界分析認為,鳳凰網是被中共利用替其宣傳的外媒,在內外交困的時候中共也要收緊它的言論,不允許它有不同的聲音出現。

據官媒報道,這次對自媒體大整改後,下一步網信辦將繼續加大管網、治網力度,「從嚴查處,絕不姑息」。

外界認為,中共輿論管制再次收緊,中國新聞媒體行業正經歷「全面審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