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網信辦等部門對自媒體帳戶及其平台展開專項整治。隨後,中共喉舌發表時評,宣稱向自媒體果斷亮劍。中共這一舉措有何意味?

中共喉舌新華社在14日的時評中稱,遭到網信辦關閉的9,800多個自媒體帳號涉及解構歷史、抹黑英雄;製造謠言、傳播虛假信息;肆意傳播低俗色情信息,違背公序良俗,突破法律底線等問題,並稱關閉的帳號中還不乏「大號」。

社評還稱,自媒體不是法外之地,自媒體亂像看似發生在網絡空間,實際上深刻作用於社會生活。為了自媒體健康發展,監管部門要果斷「亮劍」。

「自媒體的存在,對中共的CCTV、人民日報等黨的媒體的權威性造成了很大的威脅。」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對大紀元說,「特別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包括名校的學生,他們透過自媒體了解到普世的價值以及那麼多的群體在抗爭,也走上街頭跟城管、警察對抗。中共也看到這一點,所以對自媒體採取系統性的封殺。」

據東森新聞透露,不僅騰訊微信和新浪微博等平台遭約談警告,網信辦以清除低俗內容為名,下令對自媒體微博微信封禁20多萬個帳號,刪除40多萬篇文章。不過這條報道目前已被刪除。

中共針對的是哪一類自媒體?

自媒體,互聯網術語,又稱「公民媒體」或「個人媒體」,是指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傳播者,以現代化、電子化的手段,向不特定的大多數或者特定的單個人傳遞規範性及非規範性信息的新媒體的總稱。

林雲飛表示,中共主要針對的是新聞媒體類及時評類的自媒體。比如某個地方發生突發事件,自媒體跟進的速度非常快,雖然中共的實時在線等網絡媒體跟進的速度也很快,「可中共對媒體所要求的就是所謂的社會穩定、光榮正確,自媒體的聲音它是不能控制的,所以,凡是不受黨指揮、領導的自媒體體系都是它清理的對象。特別是比較深度的事實評論,因對中共造成很大的威脅,也是中共重點清理的對象之一。」

據資料,中共從2008年以後就停止發佈每年的「群體性事件」統計。2013年6月,一家以蒐集、整理和統計中國國內各類民間群體事件的民間維權抗爭記錄網站「非新聞」誕生。

該網站顯示,僅2015年所記錄到的群體遊行、示威、集會等案例高達2萬8950宗。不過,2016年6月,「非新聞」的創辦人盧昱宇和李婷玉就遭到中共的抓捕,「非新聞」被關停。

僅2016年4月份記錄到的群體事件有2001宗。(非新聞推特)
僅2016年4月份記錄到的群體事件有2001宗。(非新聞推特)

事實上,從2016年11月開始,中國幾乎所有的民間維權網站都受到中共強力封殺,遭到抓捕的有四川「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湖北「民生觀察」網負責人劉飛躍、「權利運動」網站和「翻牆網」的負責人甄江華,而「權利運動」的創辦人胡軍至今失蹤,以及廣東維權平台「拈花時評」的創辦人張廣紅等。

自媒體對中共的影響

林雲飛表示,自媒體對中國影響非常大,特別是對年輕人的影響,「現在的年輕人對中央電視台的新聞、所謂權威性的人民日報、地方媒體的黨報的關注度在逐漸下降,他們卻在互聯網上通過手機微信、微博的客戶端很及時地閱讀到大量的關於突發性事件或有深度的時評,這對中共來說是不希望看到的。」

發表於2015年《高等農業教育》上的一份對南京江寧大學城的東南大學、中國藥科大學、南京工程學院、南京曉莊學院、金陵科技學院、南京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江蘇經貿職業技術學院等7所高校、1,327名在校大學生的調查報告指出,在校大學生在日常生活中經常使用自媒體。

報告還說,100%的受訪者通過自媒體關注社會熱點,有94.3%的受訪者表示對相關社會熱點新聞發表過個人評論;而其中的77.9%的受訪者表示曾經在自媒體上轉發過社會熱點新聞或評論。

林雲飛表示,隨著自媒體成為一個社會非常重要的自由傳播媒體後,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其中,「如果未來的青年不受黨的控制,就會影響到中共執政的合法性跟持續性,動搖中共根基。」

對自媒體的封殺能做到嗎?

林雲飛說,關閉自媒體,短期可能的影響是使自媒體對社會影響力及活躍度下降,長期看也減少了自媒體的數量,「中共就曾把所有的自媒體聊天室關掉,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據資料,2008年,中國10人以上規模的維權抗暴事件超過10萬起,2009年,中共為阻止網民在互聯網上談論涉及政治問題和談論對政府不滿的言論,以及對群體事件的互相傳播,借整治低俗網站之名關閉大量網站。

當時的大陸媒體報道稱,互聯網協會的互聯網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分三批關閉了50個網站,很多相冊、網誌、論壇、個人空間、貼圖、影片都遭關閉,特別是比較活躍的傳播渠道聊天室全部被關閉。

「但中共是沒有辦法徹底封殺阻擋的。」林雲飛說。

林雲飛認為,中共企圖通過監控互聯網、關閉自媒體等手段來控制中國所有人的大腦,特別是年輕人的大腦,但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作用,「互聯網會不斷地創新,給年輕人開闢更多的窗口,並通過這些窗口了解中國及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